我在八零年代当团宠 我在八零年代当团宠陆晚晚江礼辞全文阅读

《我在八零年代当团宠》小说简介

经典之作《我在八零年代当团宠》,是作者杨小白所编写,深受书友的广大喜爱,推荐阅读。小说简介:前世,陆晚晚是个孤儿。再次睁眼她成了被陆家父母和几个哥哥捧在手心的五岁傻妞陆晚晚。傻妞不傻了,说话利索了,脑瓜子变聪明了,次次考试得第一。陆家的日子也越过越好,闷声发起大财,摇身一变成城里人。陆家几个哥哥:今天获得的成就,离不开妹妹晚宝!JW集团总裁董事长兼大佬工程师江礼辞: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也离不开晚宝!陆家几个哥哥怒目:离我家白菜远点!陆晚晚微微一笑:哥哥,放开我家小哥哥!让我来!…

《我在八零年代当团宠》 第18章 免费试读

第18章

在她看来,杨宇豪肯定是受到了某种威胁,才不敢将真话说出来。

接触到她那满含仇恨的目光,陆晚晚站了出来,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好心喂了他一口泥巴,替他洗了洗嘴巴,可没有弄脏他的衣服。”

她泥巴扔得可准了,一点都没有浪费,全部进了杨宇豪的嘴里。

“你…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太恶毒了!”陈贵云一时竟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陆晚晚,眼色就像淬了毒的匕首似的,闪着幽幽的寒光。

然而,陆显鹏却站到了陆晚晚面前,隔绝了她的视线,“陈姨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然我也不介意替你洗洗!”

“奶,我们快走吧!”看到他这恶狠狠的样子,杨宇豪哭得更加大声了。

这会儿,他算是能理解为什么陆晚晚那个死丫头会那么暴力了!

“快滚吧!”殷爱梅大手一挥,上前一步关上了大门。

……

一进房间,殷爱梅就将陆晚晚揽进了怀里,“晚宝,你今天吓坏了吧!”

“没有。”陆晚晚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这样的场景,她非得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有点搞笑呢!

特别是看到陈贵云和杨宇豪祖孙俩被自己的几个哥哥单方面碾压的时候!

“晚宝,下次遇到杨宇豪你就先回家叫你几个哥哥,不要单独对上他,知道吗?”殷爱梅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

杨家本来就是锱铢必报的性格,今天在她这里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晚宝毕竟是女孩子,年龄又小,跟杨宇豪那种皮小子体力悬殊,她怕晚宝会吃亏。

为了让她放心,陆晚晚乖巧的点了点头,“妈,我知道了。”

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殷爱梅又摸了摸她的头发,接着絮絮叨叨道,“今天你和大妞遇到杨宇豪,幸好是江领导家孙子替你出了头才没有被他欺负,我们找到机会得好好谢谢他。”

听到这话,陆晚晚顿时来了兴趣。

她抬起头看了殷爱梅一眼,“妈,江领导怎么会住到我们村里?”

“听说江领导祖上是我们这一带的,江领导身体不好想找个地方疗养,看咱们村环境不错就住到了我们村。”

殷爱梅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还听村里人说江领导的孙子总是上山就是为了找药替江领导治病,真是难为他了……”

陆晚晚愣了一下。

江礼辞经常上山竟然是为了寻药替他爷爷治病?

看来,他倒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陆晚晚对他的印象不由得又好了几分。

靠西边的房间里,陆显刚正在和陆小芽说着话,“大妞,你今天做得对,下次要是遇到这种事情也要护着你小姑,不要让别人欺负她,知道吗?”

“爸,我知道。”陆小芽脆生生的回答道。

“大妹,你要是打不过的话,就带着小姑一起跑回来告诉我,等我去给你们出头。”陆承浩在一旁提议道。

“嗯,大哥我记住了。”陆小芽眨了眨眼睛。

还是大哥的办法好,打不过就先溜,然后再让大哥去找回场子。

接下来的几天陆晚晚偶尔会跟陆小芽一起出门,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呆在家里。

眼看着端午节快到了,殷爱梅准备去一趟县城买点东西,顺便去看看陆显宸。

一想到自己还没去过县城,陆晚晚就有点忧桑。

于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搂着殷爱梅的腰,“妈,我也想去县城。”

“晚宝,县城很远的……”殷爱梅张口就想拒绝。

但是,接触到陆晚晚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她却无法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爱梅,你就带着晚宝一起去吧!咱们晚宝还没去过县城呢!你们可以坐牛车去,这样路远也不怕了。”陆建林笑了笑,提议道。

殷爱梅一想,确实是这样,她的晚宝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县城呢!

她点了点头,“那行吧!明天我带晚宝去县城。”

“太好了!”陆晚晚开心的笑了起来。

她发现,她的情绪似乎在不知不觉之中越来越像小孩子了。

不过,这也不见得是坏事!

上一世,她对小时候的记忆并不深刻,很多事情都是模糊的,倒少了很多童趣。

这一次,她正好可以重温一次童年……

“那你今天晚上早点睡,养足精神明天跟我一起去县城。”殷爱梅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眼底满是柔情。

“嗯。”陆晚晚点了点头,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殷爱梅一起床她就醒了。

躺了一会之后,她揉了揉眼睛爬了起来……

今天要去县城,她得起来收拾收拾。

殷爱梅洗漱回来,发现陆晚晚正坐在床沿边穿鞋子。

于是,她走了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晚宝,你咋没等妈叫你就起来了啊?”

“妈,听到你起床的声音我就醒了。”陆晚晚甜甜笑了笑。

殷爱梅也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哦,原来晚宝听到我起床的声音就醒了啊!可真是个小机灵!”

一边说着话,她已经利落的给陆晚晚扎好了头发。

“咱们家晚宝可真好看,一点都不比城里孩子差。”帮陆晚晚换上衣服之后,殷爱梅仔细打量了一番,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