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诗诗陆千羽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主角名叫田诗诗陆千羽

《萌娃很拽:残夫悍妻宠上天》小说简介

《萌娃很拽:残夫悍妻宠上天》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林田诗诗陆千羽,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突然重生成了被渣男亲妹合伙杀害的倒霉蛋儿,又得嫁给一个眼盲、阴郁、心扭曲的煞星,传说他身残命硬,克姐克妹还克未婚妻。咦?居然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勉强接受。可是夫婿家不舍得买肉吃!不怕,她空间在手,致富虐渣两不愁!…

《萌娃很拽:残夫悍妻宠上天》 第8章 免费试读

第8章

“是狼!”田诗诗顿时吓出了一身汗!

“嗷—

又是一声,感觉更近了!她仿佛能听到狼群奔跑的声音,回头看,黑压压的树林中真的感觉有东西在急蹿,吓的她捂住嘴巴,没命的往前跑……

“啊!”忽然,脚下被石头一绊,她尖叫一声,跌倒在地,咕噜咕噜地翻滚下坡。

“咻咻!”头顶上飞过去几只箭,紧接着是一阵阵狼的惨叫声。

田诗诗惊魂未定的抬起头,就看到坡上有人骑马而来:“嗒嗒嗒、嗒嗒嗒……”

两匹马停到了她上头,“吁……!”

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她趴在草丛里装死。

“喂——是谁在那里?!”听声音是个年轻人。

但她还是保守的没吭声。

“天要黑了!山里有狼,要是还活着,就喊一声!”

咦?田诗诗抖了下精神,听着像好人啊。再说她这样在山里也不是办法,万一再遇到野猪呢?

于是,她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大兄弟!两位小哥!救命啊——”

那两个年轻人一听到她的话,立即从马上跳了下来,“在那里!”说着跑下坡。

田诗诗奋力爬了起来,“谢谢两位小哥。”

“是个姑娘?”两位年轻人有些意外,“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山里?被狼咬了没有?”

“没有没有,只是摔了一下。”

“走吧,先跟我们回去。”

田诗诗有点警觉,“去……哪儿?”

“难不成你要在这里过夜?先回帐篷里再说。”一人拉住了她,转身就走上了坡,二话不说,利落地抱住她一提,就将她放到了马背上,然后自己也翻身上马。

“……”田诗诗反应过来,人家已经扬鞭奔跑了。她觉得跟个陌生人一起骑马很奇怪,悄悄往前挪了挪。

“小哥,有多远?”

“就在前边。你着什么急?”

她不敢说话了。

很快,他们出了这片林子,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原上,幕色下隐约可见有好几个大帐蓬。

这时,有一匹马从对面飞驰而来,马背上的年轻人身背着弓箭,他清瘦的身板,长发飞扬,逆着暮光,英姿飒爽!

“四哥!四哥!!我们回来了!狼群跑了!我们还捡到了一位姑娘!”这两个小哥争先恐后的邀功。

田诗诗默然。

很快,对面那人如电一般靠近,顷刻间来到了跟前,他一拉缰绳,马儿扬蹄嘶叫。

田诗诗定晴看,只见这个少年大约十五六岁,五官线条稍显秀美,一脸的胶原蛋白,眼睛里的稚嫩和张扬并存,是个英气勃发的孩子。

他溜着马儿,拽着缰绳,眼神略带地打量着她。

忽而,他神情骤变,猛地冲着她后面的小哥怒斥:“混帐玩意儿!把你那臭爪子给爷放开!”

“啊?”小哥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田诗诗。

这少年噌地跃下马,直接过来伸手将她给拽下来,她一个不稳直扑到他怀里。

少年顺势一手环住她的腰,在她撞进怀时,凑到她耳边调笑道:“二嫂这么着急投怀送抱,想我了?”

田诗诗蓦地睁大眼,一把推开了他,他却乐的呵呵直笑。

“四哥?她是……”

少年邪邪地一侧头,眼睛一瞪,“你们找死!二嫂也敢碰!”

“什么?是二嫂?”那两个小哥也吃惊了,连忙跳下马给田诗诗道歉,“二嫂,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冒犯你,莫怪莫怪……”

“滚滚滚!”少年暴躁的摆手打发了他们。

两人灰溜溜地牵着马走了。

“你……”田诗诗上下打量着少年,心想他莫不是认错人了?她怎么可能是他二嫂?再说也没听说陆千羽有兄长啊。

“嗯?看二嫂这表情,是不记得我了?”少年一皱眉,委屈地捂住胸口,“哎呀我好伤心!”

田诗诗翻了个白眼。

少年呼了口气,一副无奈加撒娇的表情说:“好吧,告诉你,我是你小叔子陆千澈!给我记好,不准再忘了!”

卡嚓!………

仿佛听到了雷劈声,田诗诗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什么鬼?不是吧!

“咦嘻?二嫂是不是觉得很巧,你在这里都能遇到我,哦对了,昨天,还是我替二哥跟你拜的堂呢!你说咱俩是不是很有缘份?”

田诗诗简直想当场去世,大爷的,她怎么会这么倒霉……竟然一头栽到了陆家老窝!她是被陆家人给禁锢了吗?真是欲哭无泪啊!

本能的转身想跑,却被陆千澈迅速握住了手腕,“诶?嫂子,你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不是该跟我哥春宵一刻的吗?”

他看似很自然的握着她,但她试了试,根本挣脱不开,这家的兄弟应该都有功夫,看他背着弓箭骑射术也了得。所以,想从他面前逃走,更难。

田诗诗只好先放弃,答:“我受了伤,千羽让我来山上采药,结果迷了路。”

“是我哥叫你来的?”他眼珠转了转,即而一个邪笑,“哥哥心可真大,这么个美娇娘也舍得赶上山来,用心良苦啊,呵!”

听他这口气,田诗诗越笃定自己的猜测了,陆千羽肯定是故意的。

“还好有我……好了,跟我走!”

“啊。”田诗诗刚走一步,感觉身上到处都疼,也不知伤到了哪儿。

陆千澈回头,晶亮的眼睛里略带紧张,“受伤了?”

田诗诗一脸窘迫,“没什么……”

他二话不说,突然一个弯身,将她拦腰抱起。

“喂!不要!放我下来……”田诗诗慌张地挣扎。这太亲密了吧,她还没到不能走的地步。

陆千澈不屑地道:“你矫情什么呀,又不是没抱过,上次可是我千辛万苦的把你从娘家扛回来的!”

“你说什么?”

“说什么?你别想不认帐,负心女。”落话间,他已掀帘子入了一间帐篷,直接抱着她走到一张床塌前,放在上边。“哎,别说啊,你还不轻呢,不过我也喜欢抱。”

田诗诗终于忍不了了,“你这嘴上不占便宜难浑身受是吧?”

一个闷,一个痞,两兄弟的性格是还真是互补。

“唔~~不是占便宜,是真情实感!”说罢,冲她抛了个媚眼儿。

田诗诗无语,转开头不理他,这才发现,他这帐篷里还挺简单的,除了必需品,便什么也没了。

他转身从一个小桌上拿了药过来,蹲到她跟前,直接要掀她的衣服。

“我自己来。”田诗诗连忙接过药。

陆千澈也不勉强,一**坐到她旁边,侧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