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夫人高调二婚小说 童安暖顾以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顾夫人高调二婚》小说简介

《顾夫人高调二婚》是作者果树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人物是童安暖顾以深,这部小说主要内容精选: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童安暖,你以为我的床是谁都能爬上来的吗?想跑,下辈子吧!角落里,跳出一个小肉球,坏人,你放开我妈咪!顾以深薄唇微勾:放开她?宝贝,不想要弟弟了?…

《顾夫人高调二婚》 第20章 我还没有离婚 免费试读

顾晨带童安暖去了商场,买了一套还算合身的衣服和鞋子,随后带着她去餐厅吃饭。

安妤的确是饿了,折腾了一晚上,她肚子都已经扁了。再难过也要先吃饭,所以菜一上来,她就动了筷子。

顾晨见她亟不可待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你怎么又和我哥闹别扭了?”

童安暖塞了一口刺身三文鱼,原本微微明亮的眼睛忽而黯淡下来:“你哥不肯跟我和好。”

啥?顾晨头顶一个大大的问号,大哥在搞什么?

以往五年顾以深都是怎么过来的,他再清楚不过了。

童安暖不想在吃饭的时候提起那个男人,连忙用公筷夹了一块肉放在他的碗里。

可顾晨看了一眼,仍旧喋喋不休:“安暖,你们两个又是为了什么事吵架啊?”

纵然顾晨是顾以深的弟弟,但终究是比她大,童安暖有些头大:“他不相信我跟陆斯耀是清白的。”

顾晨皱了皱眉,五年前的那件事,的确够蹊跷的。

童安暖见他媳妇为难的样子,自嘲的勾了勾唇:“连你也不信?”

顾晨连忙摆了摆手:“不是那个意思。”

是不是那个意思都无所谓,等她找到了证据,一定会让所有人知道,她是无辜的。

一顿饭吃的格外压抑,童安暖终究还是饱了,也不会再去想顾以深过分的行为。

只是,又得花钱买个手机了。

顾晨在外没有独立公寓,只好将她送到一家酒店里,童安暖一夜无眠。

……

翌日,天朗气清。

比起昨晚的鬼天气,今天一早天气放晴,可惜总裁办公室里,还是冰天雪地的氛围。

顾以深冷着俊脸,挺拔的身姿坐在那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秦殇进门时,眼神闪烁了一下,不敢触碰她的逆鳞:“总裁,查过了,没有夫人的消息。”

顾以深的瞳仁泛着冷光:“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个大活人居然都找不到!

昨夜童安暖赤脚跑出去,本以为她是闹小脾气,谁知道真的一夜未归。

等他找出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秦殇见他发火,大气不敢喘,实在不是他们无能,帝都这么大,他们也无从下手啊。

“还愣着干什么,滚去找!”

顾以深下令,秦殇如同得了赦令,马不停蹄的滚了,出门时还差点撞到进门的陆婉婷。

“秦助理这么着急做什么?”

秦殇低声说了一句抱歉,急匆匆的离开。

顾以深正在气头上,见陆婉婷进来,眼底的烦躁更加浓重,点燃一根香烟,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风景。

陆婉婷温婉的眸子闪了闪,随后从背后环上男人的腰,感受到男人后背僵硬了一下。

她笑着开口:“很少看到你这么烦躁的样子,谁惹你了?”

顾以深拉开她的手,神情逐渐恢复,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冷漠回答:“小事。”

陆婉婷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有些失望,但很快又黏了上去:“别被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影响自己的心情。我们来说点高兴的。”

她看起来十分开心,也特别兴奋,男人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冷淡的敷衍着。

“什么事?”

陆婉婷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垂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攥紧,反复了几次,才终于平静。

“下月月初我们就要订婚了,不应该提前商量一下么?”

顾以深冷漠的抬头:“婉婷,订婚得事情不着急。”

男人冷峻的表情,说着无情的话语,却让她一时有些不明白。

轻轻扯了扯嘴角,勉强笑着:“可是我爸已经和顾伯伯谈过了。”

“我从未答应过。”

顾以深幽暗的深瞳里,不带任何感情,让陆婉婷维持的温婉在片刻消失:“以深,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是不是因为童安暖?”

顾以深皱眉:“婉婷,我还没有离婚,跟你结婚算什么?”

童安暖那个女人,厚颜**,想要带她去民政局却死活不肯,到现在都没有把离婚手续给办了。

陆婉婷的眼里全是冷淡,说什么不肯离婚,恐怕都是假的吧,放不下才是真的。

“顾以深,你不会是被那个女人,重新迷住了吧?”

她冷笑着拆穿他的谎言。

“没有。”

顾以深的双瞳坚定,未曾有半分犹豫的回答。

陆婉婷不信,都是童安暖,如果不是她回来了,顾以深怎么会变心!

一时间,办公室的氛围有些怪异。

秦殇去而复返,不合时宜的推开门,在感受到办公室的氛围时,硬着头皮开口。

“顾总,楼下有人在闹事,梁氏城建带人在下面闹。”

顾以深好似并不意外,起身跟着秦殇一起去了楼下,陆婉婷不甘心,也紧随其后。

公司楼下,梁金城的右眼缠着绷带,身后跟着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他一脸嚣张。

“叫你们顾总出来,我要起诉他!给我上去喊人!”

前台几个员工纷纷劝说:“梁总您先冷静冷静,我们已经派人通知顾总了!”

梁金城不听劝,冷笑一声,直接砸碎了前台的一个花瓶。

“梁总,大清早好大的火气。”

总裁专属电梯开门,顾以深不咸不淡的声音瞬间飘了出来,原本还吵吵嚷嚷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漫不经意的捏着自己的腕扣,一走近就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压力,梁金城一时哑口无言。

随后想到自己的眼睛,愤恨的咬牙:“顾以深,昨天你把我打伤,以为这样就可以算了?”

顾以深冷漠:“你想怎么样?”

梁金城一只三角眼睛转了转,整个人都充满了算计:“顾总只要遵守之前的合同与我们合作,我可以既往不咎。”

周围的人听了纷纷吃惊,唯独顾以深冷静如常。

“如果我不呢?”

他的话一开口,众人就感受到了森森寒意,梁金城也有些害怕。

和顾家的合作是一笔只赚不亏的买卖没有人会傻乎乎的丢弃这个机会,他就算再害怕,也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硬着头皮说道:“顾总若是不答应,我也只能走法律途径,追究追究我这只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