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诗诗陆千羽小说全文 《萌娃很拽:残夫悍妻宠上天》无广告阅读

《萌娃很拽:残夫悍妻宠上天》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田诗诗陆千羽的书名叫《萌娃很拽:残夫悍妻宠上天》,是作者田诗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突然重生成了被渣男亲妹合伙杀害的倒霉蛋儿,又得嫁给一个眼盲、阴郁、心扭曲的煞星,传说他身残命硬,克姐克妹还克未婚妻。咦?居然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勉强接受。可是夫婿家不舍得买肉吃!不怕,她空间在手,致富虐渣两不愁!…

《萌娃很拽:残夫悍妻宠上天》 第20章 免费试读

第20章

“我也不知道,就心里不开心。”陆千澈蔫蔫地说。

“噗……你这是劳苦命吧,不干活就没劲。”

“切,才不是呢。”陆千澈叼了根狗尾巴草衔嘴里,“我就是不喜欢在家呆着。”

“是啊,在牧场浪着好,还有那些姑娘捧着。”

陆千澈一皱眉,神情古怪地瞅着她,“你吃醋啊?”

“哈,我为什么吃醋,你又不是陆千羽。”

陆千澈的脸色唰的又拉下来,“每天在我面前卿卿我我的烦死了!”

田诗诗脸微红,抿嘴笑,“你羡慕啊,那就赶紧娶媳妇呢。”

“我着什么急?我还小呢!”

田诗诗笑而不语,两人又坐了会儿,她还是注意到,这孩子今天真的是闷闷不乐的,他这么活泼开朗,是不是有啥事儿?

“你到底怎么了?”

陆千澈吐了口气,将狗尾巴草扔了出去,“今天是我生辰。”

“啊?你生日啊,那庆祝啊!”田诗诗正在兴奋,却被他训斥了一声,“有什么好庆祝的!又不是什么好日子。”

田诗诗不解,“为什么?生日都要过的呀,回去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

陆千澈眉头皱了起来,“我说不庆祝你是听不明白吗?傻啊!”

“……嗯?”田诗诗有点慌,“不过就不过,你凶什么?”

陆千澈转开头,不说话。

田诗诗敏锐地注意到他眼睛红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跟真儿是双胞胎。”他突然闷声说。

可能觉得凭白吼她过意不去,或者说心里的苦闷堵的慌,需要找个人倾诉。

田诗诗一下子滞住,蓦地想起陆千羽说过他妹妹陆真儿出生一个月就夭折,原来陆真儿和陆千澈双胞胎啊,这生日,陆千澈怕是一辈子也没法过了。

难怪他早上非要赖着她一起出来放羊,难怪陆千羽也心情不好。原来症结在此。反倒是乔氏一副淡漠的看不出来。

“别人的生辰,过的欢欢喜喜的,就算穷人的孩子不过生辰,至少也不会像我这样,充满了罪恶感!”陆千澈恨恨地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不是……千澈,你不要这样想,跟你有什么关系,这都是意外。”

陆千澈咬了咬唇,气笑道:“是啊,跟我没关系,都说是我哥克死的,但实际上我娘说了,是因为奶不够吃,因为我是男娃所以只顾着喂我,真儿才生了病,死掉的,她是因为我死的!”

顿了顿,又气恼地道:“我他娘的还得背负着对哥的愧疚!”

田诗诗默然了,一时不知道如何劝他。

陆千澈抽了抽鼻子,抹掉了泪,苦笑,“当初应该让我死才对,娘也不用一直念叨,做各种奇怪的事情。”

“双胞胎会容易伤一个,医疗技术差的话,一个都很难存活,这跟哪个孩子都没关系,这是自然。”田诗诗极力劝解他,“你不要耿耿于怀。”

“不是我想,是我娘!”

田诗诗再一次沉默。

她能理解,当初的选择一定让乔氏也十分痛苦,都是自己身上的肉,一样的心疼。可如果只能保一个的时候,别说这个时代,就是在二十一世纪,选男孩的也多。可是做了这样艰难选择后的父母,通常又背负一生的心理负担,也会让活着的那个孩子有心理阴影,好像自己抢了别人的命。真的好悲伤的故事。

“千澈……过去的,没办法挽回,那时你还是个孩子,你没有任何错,所以不要多想,你就好好干活,让家里过的越来越好,你娘慢慢的,会忘掉那些伤痛的。”

陆千澈转头看她,眼神迷离,“是吗?”

田诗诗温柔一笑,“嗯,这不还有我在吗?你放心,我会活的好好的,让那种谣言不攻自破,渐渐的大家会改变他们的成见的。”

陆千澈的神色变得很复杂,又担忧又愧疚又惶恐,“其实,我也很怕你会……”

“哎!打住!老娘会长命百岁的!别听那些人妖言惑众,都是无稽之谈,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可是……我姐也是……”陆千澈更不安了。

话说到此,其实她一直都很想问的,“……千羽说,你姐是生轩轩时去世的?到底是什么原因?”

陆千澈垂下眼帘,神色忧伤,“我姐,她受了很大的精神折磨,郎中说,她是气血耗尽……”

“精神……折磨?”

“她被一个男人骗了,怀了娃,全村人都指指点点,轩轩生下来时,娘就要将他淹死,是哥跪下求娘,才保住了孩子一命。”

他虽然说的很简洁,但是田诗诗还是听出了说不出的悲凉,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可想而知当时的惨烈,古时的女子遇到渣男,哪还有活路,生生自己耗死,还要连累一家人受人歧视。

现在细想这乔氏的一生,当真悲惨,艰难不断,没有疯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得多大的胸怀和承受能力,可她也不得不承受,毕竟还要撑着这个家。突然心疼这个婆婆。古时的成年女人更没有容易二字。

“哧!”陆千澈突然哧地笑了一声。

田诗诗还沉浸在悲伤里,猛的一听有点懵。

“我跟你诉苦干什么?你比我还惨。”

“……”虽然无语,但这回不想回怼他。

两人正谈的投入,忽闻羊群里一阵臊动,一群羊激烈的叫起来,“咩……咩……”此起彼伏。呼啦啦的四处乱撞,一看就是受到了攻击。

陆千澈神色一厉,忽地站起来去看,只见在那羊群中间,蹿来蹿去的有只白底黑点的……豹子?!

“是雪豹!啵!敢吃老子的羊!?”陆千澈一边去上马一边对田诗诗吼,“快上马,小心它攻击到你!”

“哦,哦!”田诗诗早就吓呆了,上次狼她也只是远远的看着,野生动物她真的没有这么近的看过,还是这种猛兽。谁不慌呀!

她这边急急慌慌的骑上了马,再一抬头看,只见陆千澈已赶了马奔向那只雪豹,那雪豹看起来并不大,不像成年豹,奔跑的速度不是很迅捷,捕食的动作也不是很老练,在羊群里追了几只羊都没得手,还被一只大羊给抵了一下。

陆千澈拉弓射箭,瞄准了那厮。

田诗诗也不知怎么,突然脱口喊了句:“别杀死它!赶它走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