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安暖顾以深做主角的小说 童安暖顾以深小说主角

《顾夫人高调二婚》小说简介

《顾夫人高调二婚》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讲述了童安暖顾以深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豪门总裁风格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童安暖,你以为我的床是谁都能爬上来的吗?想跑,下辈子吧!角落里,跳出一个小肉球,坏人,你放开我妈咪!顾以深薄唇微勾:放开她?宝贝,不想要弟弟了?…

《顾夫人高调二婚》 第8章 你真脏 免费试读

“以深!”

童安暖踩着阶梯跑了上去,一脸兴奋。

顾以深神情冷淡,比起她的欣喜,他相对来说就冷淡许多。

仿佛遇到什么瘟神一样,他立马掉头去了地下车库。

守株待兔一整天了,童安暖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一瘸一拐的追上他:“以深,我等你一天了,你终于出现了。”

顾以深眼底闪过厌恶:“阴魂不散。”

男人的步伐太快,童安暖腿不受伤都追不过,更别说是腿受伤了,蹦蹦跳跳跟在身后,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以深,等等我,我要追不上你了!”

童安暖可怜兮兮的开口,却并没有得到男人的半分怜悯。

她咬了咬唇,脸上带着一丝难过,结果脚下一个不稳,直接被地下停车场的减速带绊倒。

“啊!”

童安暖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脚下的疼痛让她怎么也爬不起来。

男人听到响动,猛然转头,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睛深处,有一闪而过的担忧,很快消失不见。

童安暖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试图以此换取男人片刻的怜悯:“以深,好疼。”

女人声音柔软,甚至带着撒娇的意味,顾以深垂放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有一瞬间的动摇。

心脏也酥酥麻麻的疼痛着,顾以深还在犹豫不决。

童安暖吸了吸鼻子抱着腿,她是真的疼死了,如果能够让这男人主动过来,就是成功了一半。

她试图站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车库中有一辆车开着闪光灯朝着他们过来,童安暖的位置正好在路中央。

她下意识的求救:“以深……”

顾以深好似终于有了理由,顺势走上前去,打横把她抱了起来,车辆也在同一时间顺利离开。

童安暖窝在男人的怀里,闻着清新的古龙香气和淡淡的烟草味,有一瞬间的心跳如鼓。

“这是你的新把戏?”

男人说话喷洒的冷气萦绕在她周围,说不上的清冷矜贵。

抱着她的手逐渐收紧,捏的她大腿和腰身生疼,像是在报复一样。

童安暖眼眶微红:“我的脚真的很疼。”

疼是真的,想要借这个机会勾引他也是真的。

她倚靠在男人的胸膛,悠悠开口:“以深,你果然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否则也不会……啊!”

童安暖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直接从顾以深的身上摔落下来,还好男人只是松开了一只手,她才没有狠狠的落在地上。

见她一只脚站稳,顾以深才借着另一只手,直接把她推远:“童安暖,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男人冷漠的转身,再也没有搭理她。

童安暖被推在一辆车上,车把手咯的她生疼,反抽一口冷气,忍着巨疼开口。

“以深,你为什么要骗自己,你明明还爱着我!否则刚刚你为什么要管我。”

她不顾一切冲上去,从背后抱着顾以深,脸上亦是同样的冷漠和痛恨,但说出来的话,却十分深情。

“以深,我也一直爱着你,我们给彼此一个机会不好么?我们重新来过吧!”

哪怕是五年前,顾以深都不会原谅她,更何况是她消失了五年,都快要淡出他的生活了,他为什么还要重新来过?

大掌一根根拨开她的手指,冷漠的近乎绝情:“你这样的人,已经不配了。”

童安暖被掰开手指,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的拉住顾以深的手,直接绕到他跟前,一把捧住他的脸,狠狠的吻住。

柔软的触感让顾以深浑身一僵,一双冷眸不可置信的瞪着眼前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下一秒,童安暖的小手已经捂住他的眼睛,深情而又拙劣的挑’逗。

顾以深浑身上下的感觉都放在自己的嘴唇上,脑袋也空荡一片。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被蛊惑,但想到女人近来反常的行为,理智终究占了上风。

任由女人作乱,他未曾回应半分。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童安暖觉得过去了一个世纪,她才终于松开他的唇,也放下了自己的手。

男人的眸子再次睁开,没有迷情意乱,只有深深的清冽和对她行为的嘲讽:“童安暖,你真脏。”

童安暖眼眶徒然一酸,男人表现的太过冷淡,她已经使尽浑身解数,依旧没有让他有半分动摇。

“以深,你真的不爱我了?”

男人狠狠的擦了擦嘴角,眼里尽是嫌弃。

“你这样的人,谈爱都侮辱了这个词。”

顾以深伸手推开她,大步流星的朝着自己的车走去,徒留一个冷硬的背影。

童安暖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开车离开。

最后失去浑身力气,瘫倒在地上。

她已经尽力了,真的。

回来找顾以深只是为了给臻臻治病,她没想过要和顾以深和好。

但此刻,亲自感受到男人的绝情,她还是格外心痛。

落在地上的手,狠狠的收紧,就算顾以深不爱她了,她一样要完成自己回来的目的!

童安暖忘了自己是怎么从顾氏的地下车库回到酒店的,只记得回来的时候浑身酸痛。

感觉自己距离死亡不远了。

脚下的疼痛时刻让她保持着清醒,也清楚的告诉她,自己想要什么。

童安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沉沉睡去。

翌日,她照常来到顾氏集团的楼下堵人,只是这一次,保安力度加强了。

只要她一靠近门口的阶梯,就会立刻被人拦住。

“顾总吩咐了,不允许童小姐靠近半步!”

童安暖咬牙,这个男人居然会恨她到这个地步。

没关系,公司等不到,不是还有别墅么!

童安暖这样想着,直接打车去了顾家别墅。

只可惜她刚到就呆住了,别墅外面也围了一群黑衣人,凶神恶煞,不允许她靠近半分。

“该死的顾以深!”

童安暖脸上充满痛恨,如果不是为了臻臻,她才不会受这么多折磨,来找他这个**。

一整天下来,童安暖连顾以深的面都没有见到。

这样下去,只会浪费时间,她必须要想个办法。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的影子,童安暖眉目舒展,怎么把他给忘了!

有他帮忙,一定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