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轻幽轩辕熠免费阅读 慕轻幽轩辕熠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东宫盛宠小毒妃》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慕轻幽轩辕熠的书名叫《东宫盛宠小毒妃》,是作者冰阔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成不受宠的小毒妃,慕轻幽表示不慌不慌。太子逼她给白莲花解毒?慕轻幽淡淡一笑:想要解药,那给本宫跪下。太子厌恶道:你真恶毒。慕轻幽扯唇笑:对啊,本宫特别恶毒,不会救人只会杀人,没事儿还吃人!你们都滚远点儿。后来,白莲花撕破脸皮,太子这才知道自己爱错了人。谁知慕轻幽撂挑子背包袱走人,这太子妃老娘不干了!太子千里迢迢追妻,慕轻幽一边一个小帅哥,看着眼前这位小龙(聋)虾(瞎),掀眸凉凉一笑:殿下要追我?且先排个队吧。…

《东宫盛宠小毒妃》 第20章 免费试读

第20章

准时在亥时抵达樱泉池的傅若寒听到了从屋内传来的声音,她心中不安,突然大步走向樱泉池,用力地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她脸色大变。

“殿下!”

为什么慕轻幽那个该死的**会在这里!

被傅若寒一声惊叫,慕轻幽再次恢复些许清明,她抓起落在一旁的银簪,对着自己的大腿狠狠地扎进去。

大腿传来的刺痛让慕轻幽完全清醒过来,她抬腿,猛踹。

下一秒,轩辕熠整个人被踹在榻下。

“慕轻幽,你找死!”

“我是不是找死你不是应该最清楚不过吗?”

“你的心上人来了,要发疯找她去!”

慕轻幽冷冷看着突然出现的傅若寒。

她翻身下床,并随手抓起轩辕熠扔在一旁的衣服套在身上,系好。

然后反胃地对着一旁干呕了两声。

轩辕熠脸色顿时就黑了。

转头对上双眼冒着怒火的轩辕熠,慕轻幽胃又泛起酸味,恶心地看了轩辕熠一眼,对上傅若寒恶狠狠的目光,朝她的方向走过去,直接越过她,抱起追随在傅若寒进屋子的芋圆,扫了一眼屋子,然后便直接离开了。

待慕轻幽一走,傅若寒好不容易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她立马想起屋内的轩辕熠,她上前伸手便想去扶轩辕熠。

“殿下,我先扶您回去吧?”

轩辕熠低头看向伸过来的手,眼神闪烁一下,避开她伸出的双手,再看穿得过于轻薄的傅若寒,他体内刚减缓的气息又开始往上涌,他忙运气将体内的躁动压下去,弯身将落在地上的衣服拾起,随意地套在身上。

“不必了。”

傅若寒似乎感觉到什么,忙上前搂住轩辕熠的腰身,羞羞答答地:“殿下莫怪幽幽,幽幽不过是太过爱慕殿下了才会出此下策,她对殿下没有恶意的,只是想得到殿下的欢心,所以才会下药的,若是殿下愿意,我愿做殿下的解药。”

说罢,傅若寒便伸手一扯,解开系带,将衣服摊开。

衣服一落地,傅若寒便羞涩地抬头,结果眼前一晃,一个身影越过她,直接拉开门离去。

一股羞辱感袭来,傅若寒的眼眶一红,她迅速将衣服套好,眼中迸出一股强烈的恨意。

慕轻幽,又是慕轻幽!若不是她,刚才发生一切便将都是属于她的!

她精心布置的一切竟都便宜了慕轻幽!这叫她如何甘心!

她不会放过她的!

出了樱泉池,慕轻幽直奔朝夕殿,一进屋她立马闪身进了空间药房,在最后一丝理智消失之前配好解药,吃下去。

待药效完全发挥,她人完全清醒过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这时她才清晰地感觉到由大腿的疼,她低头看向染上血的外衣,龇牙咧嘴的掀开衣服,露出大腿上的伤口,看着从大腿上流出的血,慕轻幽怀疑自己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更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回的朝夕殿。

艰难地挪动脚步,在药房里面找出药磨成粉撒在伤口上,在拿纱布绑好。

再看腿上的血渍,她朝着空间药房里面看了看,才想起来她并没有在里面备下清水,无奈之下只能暂时衣服简单的擦拭一下。

做好这一切,慕轻幽这才想起芋圆被轩辕熠扔的那一下,她抬手对芋圆挥手道:“芋圆,过来,我给你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

芋圆一瘸一拐地朝着慕轻幽走过去,走到她脚边用头蹭蹭她的脚撒娇卖萌了下。

慕轻幽弯下身摸了摸芋圆的头,轻声道:“今天还要多谢你,摔疼了吧?”

芋圆又在慕轻幽掌心里面蹭了蹭。

将芋圆抱起来放在桌上,慕轻幽小心地给芋圆检查了下四肢,并未发现骨折这类的重伤,她小心地检查芋圆弯曲的爪子,捏了捏它的骨头,见只是扭伤了,她松了口气。

“没事没事,只是扭到了,我给你拿药揉揉,明天就好了。”

芋圆又蹭了蹭慕轻幽的手,伸舌头舔了舔慕轻幽的掌心。

“既然都没事了,那我们出去吧,别让人发现了。”

小心的避开芋圆扭伤的爪子,抱起芋圆缓慢地挪出了空间药房。

朝夕殿里一片漆黑,慕轻幽站在原地待眼睛适应了黑夜,能视物后才小心地挪动脚步,一步步地往床榻边走过去,将芋圆放在床榻上,柔声道:“你待在这里别动,我去找看有没有折子点灯。”

慕轻幽在房间里摸索了半天,结果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桌上连个水壶都没有,更别说脸盆架上了。

朝夕殿因为人都随着傅若寒去了甄淑阁,此时一点人烟味都没有,空空荡荡的,然而此刻慕轻幽却觉得很讽刺。

只是因为是傻子,只是因为不受宠,慕轻幽这个太子妃在东宫竟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没有宫女伺候,没有膳食,连灯都不给点……

芋圆像是感受到她的情绪般,在她脚便蹭着,像是在告诉她,你还有我。

脚边的毛绒让慕轻幽回神,她将芋圆抱起放在怀里,摸着它的头。

索性很累,她很快就抱着芋圆谁着了。

翌日,慕轻幽一大早便起床,她在房间里面找了一番,翻出一套再朴素不过的衣服换掉昨夜的脏衣服,然后她带着芋圆摸出朝夕殿。

她现在又要去摸一遍厨房了,把她所需要的的东西都藏到空间药房里面,这样至少能保证自己不被饿死。

只是路上遇到了两个丫鬟正在聊天,一个问:“姐姐也是去给主子取早膳,不如待会咱们一道?”

“我哪有那么好命去给主子送早膳啊?我不过是替傅小姐身边的红苕跑腿的。”

“姐姐竟是在替红苕姐跑腿?”小丫鬟艳羡地望向眼前的人。

只听眼前的人嗤笑一声,嘲讽道:“傅小姐好心,让红苕姐给那位送汤药,结果红苕姐没空,便让我去了。”

慕轻幽望着结伴而行的两人,眼神冷淡了下来,又有人上赶着要作死了……

但眼下,还是食物重要!

慕轻幽努力地将走过的路记住,然后在跟到厨房外围时,她闪身从厨房的外围绕了一圈,找了一个较低的墙翻进去,将芋圆放进空间药房里面,然后小心地来到厨房的窗户边上,看着小丫鬟领了吃食装进饭盒里面,然后井然有序地提着走了。

再见此时厨房内还有个厨娘站在灶前熬制着什么,香味浓郁,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昨夜她又是中毒,又是喝酒的,此时她的肚子早就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