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楼田志勇刘斌结局 凶楼免费阅读

《凶楼》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凶楼》由地狱书生1号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田志勇刘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秘的D栋,诡异的病人,邪恶的404病房……我是守夜人,为你揭露私立医院不为人知的一面!…

《凶楼》 第17章 新来的护士 免费试读

第17章新来的护士

我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呆滞在了原地,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意思?

让我远离那个女孩,否则就跟她一个下场?

“远离谁?”我急声问道。

“远离她,她,很危险……”

“刘斌,你——”

嘟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突然打来,突然挂断。

刘斌就好像一个来无影无去无踪的幽灵。

不,或许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幽灵!

我一**坐在地上,心彻底乱了。

刘斌让我远离的那个女孩,很大概率是指程小燕。

只是,为什么?

他为什么让我远离程小燕?

还有,他说程小燕很危险,危险指的又是什么?

是指她的病,会传染?

我依旧不相信,刘斌特地打电话过来,仅仅只是告诉我,小心传染病?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如果说之前刘斌的死,只是牵连到了D栋,那现在,却似乎和程小燕也有了关联。

嗡嗡嗡——

手机再度响起。

我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拿起手机一看,并不是刘斌,是孙姐。

“志勇,今晚会来上班吧?”

“嗯,会的。”

“不要迟到哦。”

挂了电话,心情莫名烦躁。

休息了一天,突然特别不想去D栋,害怕那里的病人,更害怕那里的气氛。

我走到吸烟区,一连抽了几根烟,忽然想着,要不辞了吧?

离开医院,又不是找不到高薪职业。

大不了,我去最辛苦的工地做事,每日每夜的加班,反正还年轻,一个月弄个万把块,应该不难吧?再不行,我还可以去夜总会,反正现在还年轻,努力一下,说不定可以少奋斗十年……

这些奇怪的念头,一个接一个出现,只是在我去病房见了母亲后,全打消了。

母亲的气色最近好了许多,听主治医生说,是特效药起了作用,现在每天按时服用,配合一些简单的治疗,不说完全治愈,起码一两年后,是有希望能像正常人一样行动的。

那医生临走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领导说你最近表现不错,让你好好干,这种特效药不多,一般都是给缴费的病人优先使用,但毕竟你是咱们医院的人,医院不帮你,谁帮你?

言外之意,继续当守夜人,有药吃,反之,特效药立刻就会停止供应。

有劝说,也有几分威胁的意味。

我沉默了几秒,笑道:谢谢。

这一刻,心里忽然下了决定——就是死,也要死在D栋。

……

晚上去D栋上班,老远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

好像是108病房。

我连忙走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穿着粉色的胖护士,正和一个中年女病人对骂。

两个人似乎为换药的事吵了起来。

“这种药根本救不了我,我要换药,我要立刻换药!”女病人激动地叫道。

“换个屁!你一个付不起医药费的穷酸,能在这吃廉价药就不错了,不感恩戴德,还在这跟我吵,我说你是不是贱啊?”胖护士指着女病人的脑袋,破口大骂。

“你什么态度,我可是这里病人!”

“病人怎么了?病人就是爹啊?老娘告诉你,在其他门诊的病人是病人,在这里的病人就是畜生!不,连畜生都不如!”

“你,你说我是畜生!我要去医院告你,咳咳——”

中年妇女气得脸色发白,因为过于激动,眼皮子都翻了起来,一个劲的咳嗽。

“少给我装了,要死快点死,省得老娘还要伺候你这种垃圾!”胖护士双手叉着腰,骂骂咧咧。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愤怒道:“她是病人,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你谁啊?”

胖护士一脸不屑地打量着我。

“我是这里的守夜人!”我冷冷地说。

“哦,就是你小子啊?什么守夜人,说得好听,无非是下一个替死鬼罢了。”胖护士冷笑出声。

替死鬼?

我心一下子紧张起来,忙问她,替死鬼什么意思?

“替死鬼就是替死鬼呗,之前来这里的几个守夜人,全都嗝屁了,你得意个屁啊,早晚也要归西。”胖护士撇嘴道。

我顿时愣住了。

果然,之前的几个守夜人,都出事了。

当时刘斌,有意无意地也提到了这个,只是他很快转移了话题。

而就在我来这里没多久,刘斌也死了。

死状诡异,凄惨。

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

胖护士见我脸色不对,不禁幸灾乐祸:怎么,就这怕了?废物!

我把目光转向她,说:我怕不怕不重要,如果你对病人还是这种态度,就别怪我告诉医院。

“切,你告啊,赶紧去告!”胖护士不怒反笑,指着我的鼻子,恨不得戳过来。

看到她趾高气扬的模样,仿佛和那个该死的校长重叠在了一起,心中的愤怒如火烧一般。

要不是顾忌饭碗,我一定会揍她一顿。

“行了,老娘睡觉去了,没事别烦我。”

胖护士拍了拍门,转身扭着**,大摇大摆地走了。

这嚣张气焰,不禁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在医院有人?

“田医生,我要换药,再不换药,我会死的……”

那中年女病人走到我身边,啪的一声跪在了地上,脸上满是泪水,一脸祈求地说道。

我连忙把她扶起来。

骨瘦如柴,脸色蜡黄,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头发却白了一半。

莫名地想到了母亲,心里叹了口气。

可惜,医院是个很现实的地方,不交钱,换药根本不可能。

能理解,毕竟私立医院也要赚钱。

只是,对于这些病人充满绝望的眼神,心里始终很不是滋味。

我只能安慰她,说再忍忍,现在的药再低廉,也总好过没有,为了活下去,不要苛求太多……

她沉默不语,没再说什么。

实际也明白,不交钱,医院是不可能换药的。

刚才的争吵,纯粹只是一种对病痛的发泄。

嗡嗡嗡——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程小燕打来的。

我有些心虚地接通,以为她会怪我不去看她,没想到里面却传来她惊恐地尖叫:

“志……志勇,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