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林向晚苏靖庭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林向晚苏靖庭小说免费阅读

《夫人至上:偏执大佬独宠我》小说简介

《夫人至上:偏执大佬独宠我》小说是惜月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角是林向晚苏靖庭,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八年情深,倾其所有,抵不过他的心狠手辣,赶尽杀绝。林向晚有个藏了五年的秘密她生下了他的孩子,一个先天凝血功能障碍的孩子。陆锦臻于她来说,是穷途陌路一抹光,深海的浮木,却在她看到希望时,打的她措手不及。酒店内,他和别人举行盛大婚礼。她缩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苟延残喘。失去的不仅是光明,还有腹中五个月大的孩子。梦碎,心死,烟消云散,她以最壮烈的方式彻底消失在他的生命中……每当夜深人静,思念成疾,是谁红了眼,哭的像个失去全世界的孩子。…

《夫人至上:偏执大佬独宠我》 第10章 能在这位置上待多久 免费试读

第10章能在这位置上待多久

越是如此,张瑶越是不甘心,她都已经被苏总下堂成如初境地,竟然敢打她巴掌,甚至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林向晚,你以为你还是苏太太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在这位置上待多久!”

“只要我一天没跟苏靖庭离婚,我一天就是苏太太,而你永远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遭万人唾弃。”

林向晚没有再看她一眼,冷漠的收回视线,补完剩下的一点妆容,脊背笔直的向外走去。

即便她现在再如何狼狈,再不得苏靖庭的欢喜,也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对她肆意的评头论足。

林家早些年也是风光一时,可林氏夫妇飞机失事,双双殒命,林氏公司群龙无首,股东撤股,人走茶凉,随后迅速被其他公司收购,最终陨落,销声匿迹。

而作为林家落魄的名媛千金,很快就被社会所浸染,见识了人心凉薄,曾经亲切叫他晚晚的那些叔叔伯伯,对她避而远之,生怕跟她扯上关系,跟他们借钱。

那个时候,她跟苏靖庭正是热恋期,苏靖庭并未因为林家落寞而选择跟她分手,反而变得更加温柔体贴,对她关怀不断,两人的感情也更加的牢不可破,也正因如此,她才会在萧氏出现危机的情况下,做出牺牲自我,保全了萧氏,却不曾想,会让他们走到如此无可挽回的境地。

糖豆的存在,就像是横兀在他们之间无法缓和的荆棘。

林向晚上了门口的车,车里光线昏暗,苏靖庭坐在后车座,穿着一身高定的铁灰色西装,浅蓝色衬衫,一半的脸部匿于隐影之处,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车厢内的静寂的气氛,让人窒息。

“开车。”

沉沉的嗓音彰显他此刻不悦的情绪。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车厢内静寂而诡异。

林向晚想到刚才张瑶所说的话,手指忍不住蜷缩成拳,指甲用力的攥进手心,疼而不自知!

苏靖庭突然在他们关系最糟糕的时候让她陪他去晚宴,恐怕张瑶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以前糖豆身份还没曝光的时候,苏靖庭从来都不带她出去应酬,他说:我的向晚,只许我一个人欣赏你的美,我要把你藏起来,不让别的男人觊觎。

可现在呢!

曾经的甜言蜜语,犹言在耳,而往昔的甜蜜已不复存在。

林向晚闭上眼,说不出的难过与心酸。

车子穿越浮华,很快停在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苏靖庭率先下车,垂眸看着坐在车里不动的林向晚。

“苏太太,还需要我请你下车吗?”

凉薄讥削的话让林向晚全身的血液骤然冷下来,她几乎是僵硬的下了车,走到他的身边。

“我带你出来是丢人现眼的吗?你这副哭丧的表情是给谁露给谁看?”苏靖庭拉住她的手放在臂弯处:“林向晚,记住你的身份,进去之后,记得给我笑,若是我不满意,医院那边我可不保证,他还能安然无恙躺在那。”

这个他是谁,已是不言而喻。

林向晚脸上的血色不可名状的褪却了几分,她那巴掌般莹白的小脸显的更加楚楚可怜,苏靖庭嘴角紧绷,强制自视线移开,胸口控制不住的一疼。

真是可笑,这个女人怀了别人的孩子,隐瞒实情嫁给他,背叛了他们纯粹美好的爱情,而他像个傻瓜一眼被欺骗了那么多年,可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竟然还会觉得心疼。

可她呢,为了维护那个野男人的身份,连那男人的名字都不肯泄露。

就这么维护那个野男人吗?

难道他苏靖庭在她林向晚心里,连一个野男人都不如?

恨从心来,他大步朝前走,也不顾林向晚穿的恨天高。

林向晚几乎是跌跌撞撞才跟他的步伐,好几次差点扭到脚踝,可她硬是一声不吭,咬唇跟上他的步伐。

她知道苏靖庭恨她,故意要为难她,若是她抗议不满,会换来他变本加厉的报复,糖豆也会因此失去活下去的希望。

“苏总,您来了。”

包厢里,坐着几个苏氏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看到苏靖庭的到来,立刻起身相迎,目光扫过他身边的林向晚,眼光不免停留了一瞬。

林向晚穿着高定的礼服,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引人遐想,她妆容淡雅,气质脱尘,穿着跟妆容融合到极致,美得惊心动魄。

“早就听说苏太太美若天仙,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苏总一直把苏太太当宝贝似地藏在家里,今儿怎么舍得把人给带出来……”

“是不是苏太太在家待的闷了,苏总带苏太太出来解解闷?”

左一言右一语的试探话,如同密密麻麻的刺一样扎进林向晚的耳朵里,表面上却笑容无懈可击,聘聘而立。

苏靖庭拍了两下林向晚的手便松开,兀自在椅子上坐下,语气淡冷:“向晚,难得你跟我出来,这些都是跟苏氏合作已久的合作商,还不快陪各位老总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