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容聿免费阅读第300章 楚辞红笺楚辞容聿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楚辞红笺》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楚辞红笺》由西湖边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辞容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沧源国荣王府》《楚辞红笺》沧源国,容王府。雕梁画栋,亭台楼阁,琉璃瓦反射着耀眼的太阳光,投射在聆雨轩那扇微合着的大门之上。王妃,不好了,王妃王妃原本静谧的庭院,被这一声急迫的声音给扰乱了。…

《楚辞红笺》 第五章 容亲王回府 免费试读

宝颜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屑,她根本没意识到,眼前的翌阳公主楚辞,已经不是平时那个任由她欺负却一声不吭的容王府正王妃了。

楚辞挠了挠发痒的耳朵,用眼角懒懒地睨了宝颜一眼,学着她的语气,道:“看来最近是王爷把你的翅膀养硬了,敢在本宫面前这么放肆!”

原本还慵懒无害的模样,随着几声杯子的落地声响起之后,吓得在场所有人一大跳。

天,公主要发飙了。

看着满地的陶瓷碎片,大伙儿都在心里惊呼道,而宝颜也没想到楚辞会有这么大的动作,一瞬间也吓得愣是没有出声。

当她缓过神来的时候,楚辞已经站到了她面前,略比她高一点的身高,在此时,居高临下地看着宝颜,那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吓得宝颜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最近本宫闲着没事干,一直在研究王府的家法,对当家主母不敬者,鞭刑三十……”

说到这,她薄唇一勾,看着宝颜顿时吓得惨白的脸色,继续道:“多次直呼本宫的名字,本宫让人奉茶给你,你不喝,还敢摔杯子,你是不是嫌你这张小脸蛋不够漂亮,需要本宫在你脸上雕几朵花上去?”

“你……你想怎么样?”

很显然,宝颜被她的话,吓得不轻,从眼下这情况看来,这小贱胚一时半会儿还不会那么轻易放她走。

看着宝颜被吓得脸色苍白,又强壮镇定的模样,楚辞的眼底,再一次融进了几分不知觉的得意。

说到底,这正王妃怎么不受宠都好,身份可是摆在那里的,毕竟是皇帝的亲妹妹,她要真计较起来,她一个王府的妾室,还真是免不了被一阵收拾。

所以说,穿越不受宠不要紧,关键是,家庭背景很重要,她的后面,可是当今朝廷当后盾,要真说要追究,容聿那渣渣都有的好看。

“捡起来。”

楚辞再度指了指地上的茶杯碎片,开口道。

“我不捡!”

宝颜一口便拒绝了,如果这一次她在楚辞面前示弱了,以后,这些个下人,还怎么会把她放在眼里。

“半个月前把我推下水的事,要是算起来,应该是谋害当家主母了,这罪可比不敬重多了……”

虽然是大逆不道的重罪,可被楚辞这样漫不经心地提起,霎时间,吓得宝颜魂飞魄散。

虽然她知道楚辞没证据,王爷也不会相信她的话,这就是她在楚辞面前有恃无恐的原因,但是,如果楚辞一口咬定是她,又趁着容聿不在府内,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这样想着,宝颜刚才那嚣张的气焰,马上便削弱了,可对于楚辞的“指控”,她当然不会承认。

“哼!不就是捡个杯子吗?你别妄想什么罪名都往我身上按!”

说吧,宝颜便心不甘情不愿地蹲下身去,将被她打碎的杯子碎片捡起,扔进了身边的废纸篓里,跟着,转身怒气冲冲地离开。

那背影,别提有多不甘心了。

今天的下马威立得可是整个王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了,而宝夫人在王妃的聆雨轩遭受到的“欺凌”也很快在王府中传了开来。

那些原本还对楚辞不屑一顾的下人,再也不敢对她不敬了,同时,聆雨轩里出来的下人,也没有再遭到欺负。

而宝颜身边的贴身丫鬟红笺,在那一次被楚辞教训了一顿之后,也收敛了许多,虽然心有不甘,可也不敢明着太过放肆。

繁华的汴城街道,立于两侧的商贩叫卖声络绎不绝,大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川流不息,老百姓的脸上,露着悠闲惬意的笑,一派自得其乐的模样。

两旁的高楼茶座,酒店商铺也是一派兴隆的样子,夕阳的余晖,慵懒地洒在街上色彩明艳的琉璃瓦上,飞檐楼阁,无不显示出这盛世之下的汴城一片繁华之景。

此时,一辆华丽的马车,映着余晖,被四匹长相俊美,颜色相称的棕色骏马拉着,缓缓走来。

深紫色的丝绸裹住了马车的四面,一层淡蓝色的绉纱遮挡着窗牖,让坐在马车里的那张脸,若隐若现,神秘得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这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片刻之后,在容王府门口停了下来。

“王爷,王府到了。”

走在马车最前面的侍卫,来到轿帘旁,低声又恭敬地开口。

“嗯。”

低沉浑厚的嗓音,在马车内,清冷地响起,淡漠到几乎找不到半点情绪,好听却让人感觉到一种不敢靠近的疏离感。

伴随着轿帘被拉开,一张惊世绝美的容颜,从马车内缓缓走了出来。

一席深紫色的锦袍,裹在他颀长的身子上,勾勒出了他完美的线条。

墨色长发及腰垂着,轻抿着薄唇,清冷却夺目的模样,散发着一种遗世孤立之感。

似乎只有这样的惊世容颜,才能配得上刚才从马车内传出的那好听到让人悸动的沉冷嗓音。

容聿,沧源国亲王,封地汴城,同时,也是当今皇帝的妹夫,翌阳公主楚辞的丈夫。

“王爷回府……”

随着随行侍卫这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之后,容聿已经跨进了王府大门。

虽然,王府跟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可从跨进王府开始,容聿就觉察到了一种不能明确说清的异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抹穿着红衣的身影,正哭哭啼啼地朝他跑了过来,“王爷,您可回来了。”

低低的哭泣声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委屈。

容聿的眉头,不动声色地一拧,很快,便恢复到了一贯清冷的姿态。

“怎么了?”

他问,声音,依然如冰。

“王爷,您可要为妾身做主呀,您不在的这几天,妾身在王府里,日子过得甚是委屈,呜……”

宝颜说着,便拿着手绢,掩面低声啜泣了起来。

容聿的眉头,再度一拧,并不喜欢见到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模样。

可让他不免感到吃惊的是,这王府里,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容王府的女主人,竟然还有人会让她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