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女官印江山》全文在线试读 第十八章 赠礼

《御前女官印江山》 小说介绍

《御前女官印江山》是作者薄荷味的咖啡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御前女官印江山》精彩节选:慕如画的小脸蛋儿上还有油污,李云瑞掏出自己袖子里的帕子想要替她擦掉,结果慕如画闪避着躲掉了他的手,弄的李云瑞有些尴尬。“你的脸上有东西没有擦干净。”李云瑞淡淡道,仿佛并不在乎这些尴尬。她眼神闪烁,摸出…

《御前女官印江山》 第十八章 赠礼 免费试读

慕如画的小脸蛋儿上还有油污,李云瑞掏出自己袖子里的帕子想要替她擦掉,结果慕如画闪避着躲掉了他的手,弄的李云瑞有些尴尬。

“你的脸上有东西没有擦干净。”李云瑞淡淡道,仿佛并不在乎这些尴尬。

她眼神闪烁,摸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胡乱的擦着自己的脸,生怕李云瑞会再动手一样。

她虽然把脸上的油污擦掉了,可是顺带着擦掉了脸上的妆容,看上去有些滑稽。

最后还是李云瑞半强迫着给她擦了脸,力气很大,慕如画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等到结束了之后,自己的小脸蛋儿感觉**辣的疼。

“姐姐,这个哥哥又是谁啊?为什么和你这般亲近?”

耳边,慕如白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

如果日后李云瑞和慕如画成了婚,慕如白可就是他的小舅子。

“不得无礼。”慕如画道,“方才温言哥哥不是说了,这是二皇子殿下。”

温言哥哥……

听到慕如画对夏温言的称呼,李云瑞眼神闪烁了一下。

从侍卫手中拿过匣子递给了慕如画,“东西我已经叫人修好了。”

什么东西?慕如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见她迟迟不肯接过匣子,李云瑞又道:“怎么?不想要?”

慕如画接过来悄悄打开看了一眼,认出了这是自己上一次不小心摔坏的那对玛瑙耳环,直接就还给了李云瑞。

“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你若是不想要的话,也没关系,可以将它还给原来的主人。”

原来的主人不就是淑妃娘娘吗?

这要是让她知道李云瑞拿到东西就借花献佛给了自己,还不把她给气死了。

慕如画无奈,就只能收下东西。

一旁的夏温言和慕如白完全不知道两个人在做什么,就看到两个人把手里的东西推来推去的,好像谁都不想要一样。

慕如白一时间调皮,夺过姐姐的匣子打开看,里面的玛瑙耳环光泽艳丽,在阳光下更加的流光溢彩,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哇,这也太好看了吧!”

慕如画赶紧把东西收起来,眼神不自觉就看向了夏温言。

这对玛瑙耳环,赏花宴上夏温言是见到过的。

而夏温言的确也是诧异了一下,并不是因为这对耳环,而是李云瑞在赢得这对耳环之前说的话。

那岂不是……慕如画就是二皇子心仪的人?

不知道为何,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舒服,不过很快就掩盖下去了。

“姐姐,这对耳环绝对很适合你,等回去的时候你戴上去让弟弟看看呗。”

慕如白拉着慕如画的衣角哀求道。

慕如画捏了捏他的脸蛋,“你小小的年纪怎么满脑子不知道学些好的?等回去了我就告诉母亲,让你以后再也不能出来玩!”

她这说的是气话,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可就是觉得别扭。

而慕如白听到之后,五官皱在一起,看样子慕如画是揪着他的小尾巴了。

瞧着这姐弟俩的互动,夏温言不经哑然失笑,想到了上次赏花宴之后回到家中,父亲叮嘱自己的话。

慕家虽是强权,但尚书府和慕家还是不要走的近比较好,免得被有心之人拿起做文章。

“今日我出来得也够久了,再不回去温习书本的话,只怕家父是要生气了,二殿下,慕小姐,慕小少爷,我就先行告辞了。”

李云瑞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而慕如画却觉得奇怪,他早就已经是京城第一才子了,怎么还需要温习功课的吗?

殊不知这只是夏温言离开的一个借口而已。

而李云瑞看着慕如画的目光始终在夏温言的身上,眼神里似乎隐藏着隐隐不舍,他假装咳嗽了一声,道:“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慕如画这才将目光转移到了李云瑞的身上。

上一次在皇宫里面本来想说清楚的,但是李云瑞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后耳环又不小心摔了,她才作罢,既然今天恰好遇见了,不如自己就说得更直白一点。

“小白,你先回到马车上,我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和二皇子殿下说。”慕如画道。

小白也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自个儿姐姐的未婚夫了,自然要单独培养感情,于是点点头,拖着自己短胳膊短腿就走了。

而李云瑞,眼里带着几分窥探,倒是很好奇慕如画究竟想和自己说些什么。

“二殿下,上次在皇宫里,是我的言语组织不得当,没有表述清楚。今日我就说的明白一点,我与二殿下之间,一来没有情谊,二来理想不同,注定是走不到一起去的,烦请二殿下主动退了这门亲事。”

竟然还是为了这件事。

李云瑞的眸子里已经酝酿除了几分不开心。

“你有没有想清楚,若是此时此刻我退婚了,你就要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

男人退婚,代表着不满意,这自古以来就只有女人吃亏,而且日后再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可就不容易了。

“我自己的脸面,我自己可以挣,没必要依靠男人。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情殿下心中进退维谷,大可不必,退婚之后,我所有的事情都和殿下没有干系,哪怕是被人笑话,也是我自作自受,殿下不必介怀。”慕如画由衷道。

李云瑞袖子里的手不经握成了拳。

她到底是有多厌恶自己,便是冒着被整个京都笑话,也不乐意与自己成亲。

“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件事情是我父皇做主张,可毕竟是关于我的终身大事,父皇又怎么可能没有过问过我?”

慕如画微微蹙眉,似乎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不愿意成亲的,而听到对象是你之后,只知道你还是个小姑娘,压根就没到成婚的年纪,便更加拒绝,只是可惜了,父皇并不觉得我的拒绝有效,这是他执意如此,我挣扎过,但是——”

李云瑞耸了耸自己的肩膀,“但是没有用。”

闻言,慕如画也是有些失落。

小说《御前女官印江山》 第十八章 赠礼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