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眼万年 小说 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第一章一眼万年》小说简介

新书《第一章一眼万年》作者混铉上仙,小说主角是战无缺陆巧儿,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小说情节简述:一言可崩天地,弹指可碎日月星辰,一代战神含恨而亡,重生废物赘婿,以无双战体铸最强道基,斩天骄,踏神子,这一世,吾要称帝!…

《第一章一眼万年》 第七章自食恶果 免费试读

第七章自食恶果

“这不是那白纸吗?这废物还敢拿出来”。

“不对,上面有字”!

原来在刚才蒋娜娜出手的时候,战无缺已在白纸上留下字迹。

吴阁主脸色阴沉如水,将那张纸拿到手中,看也不看,冷笑一声,元力一吐,手中白纸顿时化作碎片。

元力透体而出,大武师强者的标志!

“随便拿张白纸就想诓骗我聚宝阁至宝四海鼎,证据确凿,今天战家也保不住你”,吴阁主眼中一片阴狠,大喝道:“来人呐,把这个骗子给我抓起来”!

话音刚落,四周顿时冲上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武者,个个气息都不弱,伸手向战无缺按去。

“好啊,终于识破这个骗子的把戏,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青衣和那群少年放声大笑,在平分灵药。

即便到了此时,战无缺神色都未有丝毫波动,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吴阁主,你可知道你撕碎的是何物”,战无缺深深一叹,似乎极为可惜,看向吴阁主的目光中带着怜悯。

“死在临头还在装神弄鬼”,吴阁主厉声道,心中陡然出现一抹不安,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就要将战无缺擒拿,不敢再让战无缺继续说下去。

“大还丹丹方”!

战无缺看也不看冲向自己的吴阁主,反而盯着丹王淡淡道。

大还丹,五品灵丹,可快速恢复武皇体内的元力,在五品丹药中属于炼制较为简单的一种,若有丹方在手,丹王晋升丹皇不难。

但此丹方较为稀缺,即便在万年前也不多见,放在现在恐怕几近失传,战无缺不相信丹王会不动心。

果然,神色一直淡漠的丹王双眼蓦然红了,狂暴的气息直接在他身上爆发,赤红色的元力兽影透体而出,犹如猛兽出笼!

元力化形,这是武王强者的标志!

“谁敢动他”!

庞大的兽影瞬间炸开,四周围观的人顿时被远远抛飞,吴阁主首当其冲,一口逆血从嘴里喷出,狠狠撞在墙上,形成一个人形凹坑,浑身气息瞬间萎靡下来。

战无缺站在场中,长发乱舞,衣衫猎猎作响,脸色从始至终都未有丝毫变化。

丹王见状,不禁暗暗点头,不论其他,战无缺的胆量是他见过年轻一辈中第一人。

“小友,不知你刚才所言是真是假”?丹王上前颤声问道,语气有些激动,丹道可是他毕生的追求,被困丹王多年,都快成了他的心病。

“当然是真的”,战无缺随即找来纸笔重新写了一张大还丹的丹方,递了过去。

丹王接过,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以他多年的炼丹经验可以确信这丹方不假,心中顿时激动起来。

他十岁炼丹,至今有百年之久,可惜所学丹道并非正统,被困丹王良久,究其原因还是出在丹方上。

丹王突破丹皇,只需成功炼制一炉五品灵丹即可,可惜丹王搜寻多年也未有一张完整的五品丹方,只有几张残缺的,炼制几次都失败了。

眼下这大还丹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丹方,在五品丹方中等级偏低,他有七成把握可以炼制成功,丹皇指日可待。

念及至此,丹王看向战无缺的眼光顿时变了,他现在可以确信,战无缺背后必定是有高人存在,否则根本不可能拿出这等稀有丹方,更不可能随意赠送。

战家没有这份底蕴,战无缺年纪尚浅,唯有背后高人才能解释这一切。

只是想到他方才的犹豫和冷眼旁观,恐怕会让战无缺心中不快,心中大急,打定主意要弥补与战无缺之间的关系。

“连五品丹方都敢撕碎,险些坏了老夫的大事,吴记中,我看你这阁主是当到头了”,丹王缓缓转过身,神色冰冷,眼中有杀机闪烁。

他是聚宝阁的名誉长老,等级比吴阁主高的多,只需一句话,吴记中这分部阁主就当到头了。

吴阁主看到丹王眼中的杀意,心里一咯噔,赶紧跪在地上,痛苦流涕,求饶道:“丹王大人,小的知错了,看在小的为聚宝阁出生入死多年,放我一命吧”。

丹王神色冷淡,丝毫不为之动容,转头向战无缺抱拳道:“小友,此人如何处置,任凭你定夺”!

“废除修为”!

战无缺冷漠开口,仿若高高在上的神明,在俯视吴阁主。

神明不可辱,更何况是曾经的战神,更不可辱!

“好狠”!

围观众人心中狠狠一抽,为战无缺的狠辣无情感到恐惧。

“一个废物也敢口出狂言,给老子死来”!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吴阁主突然暴起,施展出压箱底武技,一身强横的元力外放,狠狠向战无缺头顶拍去。

战无缺离的不远,吴阁主甚至可以看到战无缺眼中满满的讥讽,心中不由一惊,下一刻眼前陡然一黑,缓缓软倒在战无缺脚下,一缕鲜血从其头顶流下,脑中早已是一片碎肉。

“小友受惊了”,丹王缓缓收手,目中带着歉意,喝道:“来人,将尸体拖走”。

战无缺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猜测丹王的武道境界起码到了武王三层以上,不然不可能这般随手一击就能击杀大武师,跟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小友,这丹方对老夫有大用,就厚颜收下了,当老夫欠你一个人情”,丹王将丹方小心收起,随即将四海鼎收起储物袋中,一同递给战无缺。

“丹王先前送我灵药,再加上四海鼎,你我两清”,战无缺神色平淡。

  一个丹方罢了,战无缺未曾放在心上。

丹王闻言有些尴尬,大还丹丹方的价值远胜四海鼎之上,即便加上灵药和储物袋也比不上,战无缺话中含义,明显是在埋怨他之前的冷漠。

不过他却是误会了,身为曾今的战神,再加上混沌战体的体质,战无缺有把握短时间内就能突破武王,根本看不上一个区区丹王的人情。

“怎么,输了就想跑”?战无缺头也没回,陡然厉声喝道。

刚准备迈出大门,准备偷偷开溜的青衣闻言一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