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女官印江山》慕如画李云瑞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章 雪夜

《御前女官印江山》 小说介绍

主角是慕如画李云瑞的小说是《御前女官印江山》,是作者薄荷味的咖啡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红砖绿瓦,坠散了斑驳白雪。紧闭的漆红大门两侧,各立着一座两人高的千年石犀。九道台阶下,一白衣少女苦苦哀求,声泪俱下,“亦叔,求求你,让我进去,让我见瑞哥哥一面,求求你!”亦叔面色复杂,无奈又为难,“慕…

《御前女官印江山》 第一章 雪夜 免费试读

红砖绿瓦,坠散了斑驳白雪。

紧闭的漆红大门两侧,各立着一座两人高的千年石犀。

九道台阶下,一白衣少女苦苦哀求,声泪俱下,“亦叔,求求你,让我进去,让我见瑞哥哥一面,求求你!”

亦叔面色复杂,无奈又为难,“慕小姐,老奴只是个下人,还请慕小姐不要让老奴为难。”

慕如画心中痛彻,面露悲伤。

“亦叔,你知道我外公他一心为国,从未有过私心,他不会叛国的,你知道的啊,他是被人冤枉的,求求你,您让我进去,让我见瑞哥哥一面!”

亦叔颤了下身子,“慕小姐还是早些回去吧。”

丞相通敌叛国,不管是真是假,证据确凿,皇命已下,都已经没人能救得了相府。

着实不愿看着慕如画绝望的眼神,亦叔寸寸抽出被少女拽在手中的衣袖。

慕如画只觉心中的支撑,渐渐抽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亦叔一步步踏上台阶,身影彻底被朱红大门遮掩,那半面她亲手所绘的影壁,也渐渐消失在眼前。

眼泪瞬间滚落,敛起裙摆,跪在地上。

万籁俱寂,偶尔还能听见有人踩在薄雪上,咯吱咯吱的声响,指指点点的议论声。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从里面打开。

听见声音的慕如画猛然抬起头,在见到眼前人的时候,眸中的星火缓缓坠落。

“慕姐姐。”

来人是李云瑞的表妹,许清之,“慕姐姐,你别跪着了。”

女子火红的衣裙如同雪夜的寒梅,在慕如画眼前绽放。

她一路小跑下了台阶,半是搀扶半是拉扯的将慕如画从地上扶起来,“慕姐姐快起来,别伤了身子。”

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在慕如画的身上,又仔细的系了精致的蝴蝶结。

“清之!”

慕如画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双手如鹰爪攥住许清之的胳膊,“清之,你带我进去,求求你带我进去,好不好?”

对上慕如画期待的眼神,许清之的神色渐渐忐忑,“慕姐姐,并非是我不愿带你进去,而是……”

有人不愿让她进去。

慕如画忽然勾唇,整个瑞王府有资格将她拒之门外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她早该想到的!

丞相府通敌叛国,这个烫手的山芋谁敢碰?

“听说了吗,慕大人亲自带人去了相府,听说是皇上的命令,要抄家灭族啊!”

倏然间,身后传来路人议论的声音。

“哪个慕大人?”

“还能是哪个慕大人,还有哪个慕大人?”

身后议论的两人顶着飞雪渐行渐远。

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感慨:“丞相可是慕大人的岳父啊!”

慕如画的脸色瞬间苍白,一身白衣僵立在雪中,竟仿佛消弭在人世间一般。

许清之赶忙摇摇慕如画的手,“慕姐姐,慕姐姐?”

回过神来的慕如画,甩开许清之的手,疯了一般的在雪中狂奔。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湿气都无法压下的血腥气,惨叫哀嚎求饶声,不绝于耳。

慕如画才到丞相府,就看见母亲程新雅被士兵压着跪在黑衣男子面前。

那士兵称之为“慕大人。”

慕子昂泄愤一般在程新雅的身上重重踹了一脚,程新雅跌倒发丝凌乱,唇角挂着鲜红的血。

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门口的方向,做着口型,“快跑,跑啊!”

慕子昂背对大门,看不见慕如画,却也发现了程新雅的异状。

正要转头时,程新雅忽然挣脱了士兵的禁锢,猛地朝着慕大人冲了上去,“慕子昂,我要杀了你!”

慕子昂没有防备,竟被妇人一把推倒在地上,一身干净的衣袍沾染了污秽,头重重撞在地上,听得“咚”的一声。

士兵心下惊骇,一脚踹开程新雅,将慕子昂扶起来。

慕子昂眼神陡然转冷,一把抽出士兵腰间佩刀,对着妇人的胳膊就砍了下去。

妇人吃痛,“啊”的一声痛呼。

鲜血溅在脸上,慕子昂却只当不知道,手中利刃连挥,那妇人竟是被砍成人彘了。

便是这样,妇人都没死,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慕大人,抻着脖子怒骂:“慕子昂,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

“我程家一百八十一口,都会在地狱里等着你!你会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妇人最后一句话落下,她的项上人头陡然飞出去。

慕子昂拄着刀,粗重的喘着气。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头落在地上的时候,看着门口的方向,目光中带着浓浓的不舍,和担忧。

“大人,已经清点完毕,一百八十一人,一个不少!”

尸体被人收敛之后,院子里抬出两箱据说是通敌叛国才换来的财帛。

清贵了数十年的丞相府,被贴上封条。

对于夏温言将冻僵在丞相府门口的慕如画捡回来,锦墨已经不满,再看夏温言对慕如画不肯假手于人的照料,锦墨再也忍不住了:“公子,丞相府可是遭了通敌叛国的罪名……”

话没说完,就被夏温言打断,“我不信丞相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此事你也莫要再提。”

良久,“夏温言?”

夏温言听见动静回过头,果然见慕如画已经清醒过来。

“你……救了我?”

“举手之劳,慕小姐不必挂怀。”他放下手中的地理志,宛如两人是多年旧交一般。

慕如画只呆愣的看着夏温言,“为什么?”

嗯?

“无论如何,你的恩情我记住了。”慕如画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你去哪儿?”看着慕如画走到门口推门出去,夏温言忙追出去询问。

慕如画只看了夏温言一眼,一言不发,将衣袖从他手中抽出,一步步走出我取轩。

夏温言追出去的脚步,被一个妇人拦住,“温言,你是想看着咱们家也步丞相府的后尘吗?”

慕如画轻车熟路的潜入慕府,却见里面一阵热闹的喧嚣。

躲在树后听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今日是她那个庶出大哥慕如威升官的好日子。

花厅里,慕子昂和柳姨娘并肩坐在主座,慕如威和慕如诗两兄妹坐在下方。

一家其乐融融的模样,让慕如画产生一种错觉,一种什么都没发生的错觉。

小说《御前女官印江山》 第一章 雪夜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