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韩凝秦枫小说全文

《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韩凝秦枫的书名叫《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它的作者是芦苇Q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胎死腹中,身中病毒,她不过是家族谱上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九死一生,历练归来,复仇,是她唯一的执念!然而他的出现,却似无边黑夜乍泄的一抹光他说:你的余生,我来守护!他说:谁若伤你一分,我定毁他一生!他说:我的余生,全部是你!然而他却不知,她早已没有余生…

《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 第四章:保护妹妹 免费试读

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合法妻子,竟然在这三年里被自己折磨的不成样子。

秦枫一个跨步挡在韩凝的面前:“你确定要离婚?”

韩凝听完男人的问话,抬起眼眸凝视着面前勾人心魄的黑色眸子,自嘲的扯了下嘴角,虽然干裂的嘴唇因为韩凝的动作掺入丝丝血痕,但还是没有让她皱一下眉头。

“秦大少爷是幻听了吗?还是你昨晚和韩幻儿那个**缠绵到第二天早上,让你兴奋到忘记了今天的所有事情了?还是她在床上的功夫太好了,让你都忘记了这三年所发生的事了……”

“啪——”韩凝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秦枫响亮的巴掌打断了要说的话。

“再说幻儿一句不是,我就撕烂你的嘴!”秦枫狠劣怒视着她。

韩凝慢慢摆正自己的头颅,看了眼英姿俊朗的男人,错过他的身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公寓。

韩凝回了韩家,随时恭候着秦枫指派的离婚律师,好让奸|夫|淫|妇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刚刚跨进韩家的大门,就听到让人恶心的声音。

“哟……这是谁啊?怎么像个乞丐一样,”坐在客厅的夫人还夸张的用手指捏着鼻尖,皱着眉头喊道:“这是多少天没洗澡了,臭死了。”

韩凝没有搭理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她本不想和她多做争执,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站住,不知道看到长辈,要先问好的吗?”夫人一个箭步跨过去拉住了韩凝的脚步。

“韩太太好!”韩凝顿住脚步,慵懒的抬着眼皮不咸不淡的喊了句。

“啪——”顿时韩凝的另一边的脸颊肿了起来。

“你……”韩凝捂着自己的右脸瞪着夫人。

“我什么我,叫错了就该打,我现在是你父亲的妻子,该叫什么还用我教你吗?”

一脸横肉的夫人趾高气扬的指着韩凝的脸颊藐视的说道。

“想让我叫你妈妈,等下辈子吧……”韩凝冷哼一声怒怼回去。

夫人在韩凝没有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听自己的女儿说了,她在秦家的事无巨细,顿时哈哈大笑道。

“这是成了弃妇了,来我家撒野来了,小浪蹄子想都别想,只要我在韩家一天,这里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话刚说完抬手就要推韩凝出去。

突然从楼上冲下一个人影,挡在了韩凝面前。

“呵呵……不……不要打妹妹!”男人一脸紧张的挡在韩凝的面前。

“滚一边儿去,这里没有你这个傻子的事情,”夫人一脸厌恶的推了他一把。

“哥哥……你没事吧?”韩凝一个跨步过去,眉心紧皱的弯腰搀扶起地上的大男孩,担心的问道。

“呵呵……凝凝不要担心,我没事。”男孩双手拍了拍后背的衣服,笑呵呵的看着面前骨瘦如柴的妹妹。

眼神中快速的划过一丝心疼,那一抹心痛之色快如闪电,就连面前的韩凝也不曾察觉。

“哥哥,你先回房间,这里没有你的事情!”韩凝担心面前的悍妇,会伤害到自己这位智商,只有八岁孩童的哥哥。

“不要,我要保护我的妹妹,不让任何人伤害你!”男孩倔强的扬起那张一年四季总是脏兮兮的脸颊。

这么多年了,韩家没有一个人见过男孩真面目,他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花园玩耍,谁也不可以靠近那里,脸上的污秽也从来不曾洗去过。

“够了,叙旧滚出我的家,别在这里碍我的眼!”韩夫人的声音突然打断两人的声音。

韩夫人说着脚步不停,疾步来到韩凝的面前,大手一推:“滚出去,臭死了!”

“啊——”

滴米未进的韩凝怎么能承受的住,体重接近吨位的韩夫人。

身轻如燕的她被韩夫人奋力一推,摔倒在地,骨头断裂的声音,**着在场的所有人。

男孩看着脸色苍白的韩凝,犹如疯了一样的冲了过去。

“啊——你敢打妹妹,推我妹妹,我要杀了你!”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

把韩夫人推到在地,骑在她的肚子上,双拳奋力的捶打着她那满脸横肉的脸颊。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嘴里不停的喊叫着。

“啊——杀人了,来人,快来人!”韩夫人杀猪般的叫声传遍整个公寓。

“干什么呢?”在楼上开视频会议的韩昌,被刘兰的叫声惊扰下楼。

他年纪约摸四十五六岁了,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他紧绷着脸,竖起的眉毛下,一双被怒火灼红的眼射出两道寒光。

韩夫人听到韩昌的声音,双手奋力推开骑坐在肚子上的男孩,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的向韩昌走去。

男人看着满脸伤痕,发丝凌乱的夫人,眉头毫不掩饰的紧紧的皱在一起,眼神里划过深深的厌恶之感。

“这是在做什么?以为是在菜市场吗?”男人眼睛扫视着客厅里的所有人。

“老爷,还不是那个小浪蹄子被人退货回来了,还拉着我们韩家大少爷给她出气。”

刘兰站在韩昌的身旁,手指指向瘫坐在地的韩凝,贼喊捉贼的说道。

韩昌顺着刘兰的手指看向韩凝,眼睛眯了眯开口问道:“凝儿,你怎么回来了?”

韩凝艰难的站起身体,慢慢的走向自己的父亲。

“妹妹小心~!”男孩急忙跑过去搀扶着韩凝。

她没有说话转脸看向男孩,嘴角报以微笑。

在韩昌一步之遥的地方顿住脚步:“爸爸,我要和秦枫离婚。”

“啪——”

才向父亲说明了心意,脸上就呼呼的疼了起来,她侧头看向对面愤怒的男人。

“疯了你,你以为秦太太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你和秦枫离婚,韩家会损失多少生意,会被多少人嘲笑?”

韩昌的手还举着,韩凝嗤笑,这是随时左右开弓,再给她几个耳光吗?今天的她是犯了哪家神仙,竟跟她的脸过不去了。

“即使我不做秦太太,韩家也有人很快补上去的。”

见她话里带着嘲弄,韩昌语气稍有缓和:“幻儿和秦枫这么多年了,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反正不能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