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叫项少龙云雪颜 都市最强战神毛豆布丁

《都市最强战神》小说简介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都市最强战神》由本站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主角项少龙云雪颜的故事,小说简介:女儿被逼童养媳,妻子沦为筹码!项少龙含怒而归,再掌君临天下!战神一怒天下寒,十万铁骑下江南!…

《都市最强战神》 第12章 做人别太狂 免费试读

“梁总长!你怎么来了?”

钱海的脸色很不好看,虽然来者职位与周总长不过平级,但是身份,却是十分敏感。

天海法务局总长,有监察、罢免、审讯天海城各级官员的权利,包括天海城城主,也不例外。

梁运生一脸正气,看着钱海,淡淡道:“怎么,难道钱督长不欢迎我吗?”

钱海脸色一怔,讪讪一笑:“梁总长说笑了,想必梁总长亲至,一定也是有公务要办,我就不在这打扰了。”

“我们走。”

说着带着孩子就要离开,他儿子小帅顿时不干了,躺在地上打滚:“爸爸我不要走!”

“那个女人打我,你打死她!打死她替我报仇!”

“呵呵,钱督长好大的威风啊,这动不动,就要打死人啊!”

感觉到梁运生话中有刺,钱海的脸色也拉了下来:“梁总长,一个五岁孩子的戏言,也能当的了真吗?”

“但恰恰戏言,才能反映出真实的东西!”

“你!……”

钱海目光微微一眯,随后,投向项少龙,仿佛第一次相见一般,再度将他审视一番,随后,意味深长道:“看来,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居然连梁总长都能请来为你保驾护航,我也有些想明白,为什么周总长,会愿意这么死保你了。”

随后,他缓步走到项少龙身旁,侧耳轻声道:“不过,不要着急,只要你还在南城,咱们,就有的是时间慢慢认识!”

“对了,你的老婆和女儿,也很漂亮,希望,我也有认识她们的机会!”

声音虽轻,但语气中的威胁之味,溢于言表。

“钱海!”

梁运生怒声道:“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钱海无辜的看着他:“我说什么了?难道,我想认识个新朋友,梁总长也要管吗?”

“钱督长!”

项少龙的声音如狱,不大的房间内,温度仿佛突然下降了好几度,令人生寒。

“看来,你还真是作威作福惯了,却忘了一件事。”

“这天下间,从来没有一手遮天的人,最起码,你一个小小的督长,还不配!”

云雪颜和云嫣儿就是项少龙的逆鳞,触之逆鳞,钱海在项少龙心中,已经与死人无异!

“我配不配,那要走着瞧!”

钱海目光一厉,深深看了他一眼:“我们走。”

“站住!”

项少龙终于动了,一步踏出,站在他面前,虽是平视,但带着一股泰山般的浩渊:“我,让你们走了吗?”

这时候,梁运生也连忙开口道:“对,你不能走。”

“呵呵……”

钱海笑了:“梁总长,我虽然是南城督长,但现在不是上班时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没犯法,二没犯罪,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你没犯法?也没犯罪?”

项少龙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不过语气中,却带着深深的嘲讽。

这么嚣张霸道的人,若是没有污点,恐怕连脚后跟都不信!

谁知钱海一本正经道:“如果你说我有罪,那么,就请你拿出证据来!”

“要不然,梁总长在这里,我完全可以告你诬告诽谤!”

梁运生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走到项少龙身边,轻声道:“我们调查钱海已经三个多月了,但是他隐藏的很好,不管从哪个方面调查,都查不到他违法犯罪的证据。”

想必钱海也是笃定,更加的嚣张,看着梁运生:“梁总长如果觉得我哪里触犯了法纪法规,那么钱某随时欢迎你带着证据,来我办公室喝茶!”

“钱督长,不要着急,再等等,你想要的证据,很快,就来了。”

项少龙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

钱海心头,顿时泛起一抹不安。

就在这时,梁运生身后的一个人,拿着手机顿时惊呼出声:“总长!有了!有了!”

梁运生眉头一皱:“什么有了?”

“证据!”

那人看着手机,快速念道:“安和集团向督长钱海行贿三百万,以现金的方式分别在颐和茶楼,天门桥下等九个地方,以九次的方式向五个人进行面对面交易,五个人身份分别是钱海玲、钱学书,钱……等俱是钱海本族族人,后三百万以分批转账的形式,汇入海外账户,账户名系钱海直系表叔。”

“大龙置业以环保名义,向督长钱海行贿房产三套,以……”

一条条证据摆出,一个个数额触目惊心,梁运生一脸铁青,而钱海,再无嚣张,手脚冰凉!

“钱海!”

“怪不得我调查了你三个月,却调查不出你任何的蛛丝马迹,没想到你用心如此之深,每一笔钱至少分批倒转十余次,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一回,你在劫难逃!”

钱海很快就冷静下来,没有理会咆哮的梁运生,反而将目光投向项少龙,摄人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恐惧:“是你?”

不怪他恐惧,这些东西,钱海做的十分隐秘,否则,也不至于梁运生调查了他三个月却一无所获,但这突然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被翻了出来,而且又是如此的明细,拥有这么大能量的人,又该是一个多么通天的人物啊!

“不是我,是人在做,天在看!”

“钱海,你贪赃枉法,因为你的贪婪,致使无数人或受屈,或蒙难,天道轮回,也是时候该偿还了!”

“偿还?哈哈……可笑!”

“这些钱都跟我的亲戚有关,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一些能查到我头上来的,不过都是些小钱,就算判,又能判我几年?!”

“这次我认栽了!”

“等我出来,咱们再慢慢算账!”

“你还想出来?”

项少龙笑了:“恐怕,你有点想多了。”

“就这点钱,难道还想关老子一辈子不成?”

钱海张狂道。

“一颗子弹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粮食呢?”

项少龙话音刚落,那边手机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总长,又有新证据了。”

“后塘村村民吴振华、蒋天羚等十三人,实名举报督长钱海受贿,被钱海夫人以钱海的名义,雇凶杀人,伪造各种意外,致使十三人,九人死亡四人伤残。”

“大东村村民董为树夫妻二人,因举报钱海,被其夫人以钱海名义……”

一条条血债,二十一条生命,有名有姓!触目惊心!

这时候,钱海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哆哆嗦嗦的回过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床边的美娇妻:“这……这些都是你干的?”

他不敢相信,这个婉转于他身下的女人,竟然是这般冷血的杀手!

钱太太竟然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他们都要检举你,你要是倒台了,那我们的钱财和权利,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帮贱民而已,死就死了,顶多赔点钱,有你在,有什么好怕的!”

“你!……”

钱海高举的巴掌,迟迟没有落下,他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妻子,此刻竟然有些惊恐,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将妻子宠成了这般模样,在她妻子的意识中,在这片土地上,自己就是皇帝,可以任意妄为,甚至烧杀抢掠,都是理所应当!

“老公,跟他们废什么话啊!”

“我今天看他们特别不高兴,要不然,我再去安排些人,让这些讨厌的家伙消失好了!”

钱海飞一般的逃离妻子身旁,此刻的他,哪还有之前的狂傲,一脸祈求道:“梁总长!你都听到了,受贿的事,我全认,可这买凶杀人,都是她干的啊,跟我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行贿再多,顶多牢底坐穿,可二十一条人命啊,足以让他当庭问斩啊!

以前在网络上看到那些坑夫的老婆,钱海还使劲嘲笑,但是没想到,自己的老婆,直接给自己来了个往死里坑啊!

“梁总长!”

项少龙的话突然想起:“这些证据,够用吗?”

梁运生一惊:“这些证据难道都是您……”

话说一半,突然闭上了嘴,想起这位的身份,心中顿时了然,是啊,以少帅的通天手段,调查这点证据,自然都是小菜一碟。

看着梁运生恭敬的模样,钱海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一样,一把扑到项少龙脚下:“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饶了我这一回!”

项少龙慢慢俯身,侧耳轻言:“你本来不用死的,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拿我的妻女做威胁。”

“多行不义必自毙,若有下辈子,记住一句话,做人别太狂,山外有山,人外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