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神医 小说 一品神医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一品神医》小说简介

主角叫韩靖赵雪怡的小说是《一品神医》,本小说的作者是张华佗创作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山野神医韩靖下乡,众人皆嫌弃穿戴破旧。病已归西,韩靖因承诺起死回生。忽而,众人皆有所求。鸿蒙医派,救人亦有医规,若破规,必将湮灭全族。…

《一品神医》 第一章病危 免费试读

云城,左岸别墅区。

韩靖在外面走走瞧瞧,一路感叹,他已经走了最少有10里地,腿都快断了。只见车不见人。

终于看见一个人影,韩靖冲上去,“这位大姐,你们这里6栋在什么地方?”

女人不悦抬头:“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你看着可比我大多了,你是来找人的吗?”

韩靖露出一口大白牙:“不是,有一家姓赵的,请我来看病。”

女人狐疑的打量着韩靖,一身工地搬砖的绿色衬衫,上面还有没洗干净的白漆点子,头上戴着一顶农村下地戴的遮阳帽,肩上扛着一个还带缝补的黄色包裹,一看就是个乡巴佬。

她在别墅区当社区护士,地界儿小,可见过的医生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从没见过他这样的。

只当是来戏弄自己的,语气不善:“这里可是云城最好的别墅区,社区医疗技术和人才都是最上乘的,哪家人这么想不开,让你一个乡下来的看病,别捣乱了,一边去。”

紧接着就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什么,女人接着电话忙了起来,韩靖也不好再打扰,只能边走边找。

他是今天刚刚被爷爷扔下山,说是有个姓赵的老头性命垂危,就在左岸别墅区,让他过来救治。

没多久迎面走来一个大妈,韩靖学聪明了,说自己是来探病的,大妈果然带他找到了6栋,却又一次碰到了那个女人。

“喂,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别墅区,你看你身上脏的,要是给这里的人带来细菌感染怎么办?”

韩靖有些窘迫。

大妈对小护士的态度有些不满:“人家这是来找人的,你这是什么语气?”

小护士挨了训,怒瞪了韩靖一眼:“他根本就是骗人的,刚才在路边,他跟我说是来行医的,就他这样的,怎么可能会治病!”

韩靖急道,“是赵家请我过来的。”

韩靖一路上的车费就已经将身上的钱花光了,而且是赵家主动找上门来的,爷爷说没钱了他们会报销的。

大妈端详着韩靖:“你说的赵家,可是赵林?”

韩靖思索了一下点头:“没错,是叫这个名字。”

“既然如此,那你在这里稍等,我帮你问一下。”

韩靖笑道:“那就多谢了。”

小护士顿时急了:“姐,你怎么还帮着他,他别是来招摇撞骗的!”

大妈小声道:“老爷子怕是过不了今天了,家属的想法我们需要尊重,至于能不能救活,那就跟咱们无关了。”

小护士觉得有理,点了点头。

很快,一个中气十足的人走过来:“您就是韩靖韩先生?”

“没错。”

来人神色稍缓:“韩先生,还请这边来,希望还能来得及。”

话音刚落就急不可耐的拉着韩靖往房间走。

……

房间门口。

一众医学院士默不作声,还有一众亲朋好友将门口挤的水泄不通。

病人名叫赵峰,赵氏集团在他手里辉煌了二十多年,在全球商界榜上有名,自然也是这云城业界大佬。

赵峰重病不起的消息迅速传便商界,有人恐慌,有人等待,不一而足。

院士束手无策,只剩下一个最为极端的手法,只是一旦失败,谁也不想承担这样的后果。

赵林匆匆拉着韩靖要进房间。

院士李福云急忙将人拦下:“赵先生,这里是我们为赵家特建的无菌室,还请赵先生能尊重我们的成果。”

赵林被迫停下:“治好父亲的人就在眼前,让开。”

李福云随意瞥了眼韩靖,劝道:“我知道家属着急,我们现在已经制定出方案,总还是有一线希望的,你可不能乱来。”

“对呀,这人一看就是个乡巴佬,可不能拿赵老的生命开玩笑。”

“还是听听李院士的意见吧。”

七嘴八舌,场面开始嘈杂。

赵林却是皱眉,沉声道:“父亲找来的人,定然有他的用意,还是听父亲的安排吧。”

随后对韩靖道:“韩先生,请您一定要救我父亲。”

韩靖点头:“我来就是治病的,不过我有我的规矩,至于报酬,爷爷是早和赵老爷子商量好的。”

确有其事。

赵林缄默,半晌,对身后一女孩招手:“雪怡,过来。”

女孩一身活力休闲装,高扎起马尾,面容冶丽,脸色有些苍白。

“若你能治好父亲,以后你就是我赵家女婿。”

女婿?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赵雪怡是谁?赵氏集团的千金,还是当红流量小花,就算没有这么雄厚的背景加身,只凭着她那出色的容貌都足以让富家贵胄的追求者前仆后继。

一看就土得掉渣,结果要将多少人心中的女神嫁给这种乡野村夫?

就连韩靖都不知道有这回事,爷爷只说让他救人,不想还给自己娶一个媳妇?

韩靖看着赵雪怡,是个俊俏的婆娘,早知道有这么漂亮的媳妇,他还用得着惦记镇上的那些寡妇?

嘿,老爷子这事干的漂亮!

赵雪怡被他**裸的目光吓到,急忙缩到赵林身后,恼道。

“爸,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见都没见过他,怎么能随意嫁人?”

就连李福云的关门弟子闻言再也沉不住气跳出来:“赵叔,这事简直太草率了,这毕竟事关雪怡的幸福。”

赵林打断两人的话:“他们确实有这个规矩,而且这是一开始你爷爷就答应下来的,你若是不同意,就只能将人送回去。”

这意思,就是不救了?

赵雪怡心中烦乱,任谁突然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不相干的人都没办法接受,可她必须救爷爷,不然……

“除了这个条件,什么都可以,或许你要钱,或者是其它的,只要我们能做到!”

韩靖为这条件心动了下,可还是摇头:“规矩不可破,我也没办法,你只有应与不应,不应,我立刻走,但你若是应了,就没有悔改的余地,否则后果难料。”

鸿蒙无上医一派,约定既成,只能遵守,若有反悔,必将反噬!

这话已然有了威胁的意味。

“哼,这是哪里来野蛮的规定,不知道你爷爷是何名讳?”

韩靖态度平和:“爷爷说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知道他的名讳。”

这话实在让人不爽。

李福云冷哼道:“乡下有乡下的规矩,城里有城里的规矩,还请你立刻离开这里!”

他的关门弟子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叫安保了。

赵林脸色已经黑了,正想据理力争,房间里的护士突然惊慌道。

“不好了,病人没了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