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凝秦枫小说结局 《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小说全本阅读

《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小说简介

韩凝秦枫是现代言情小说《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中的主要人物,由金牌网络作家芦苇Q精心编写,该文讲述了韩凝秦枫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该小说讲述了:胎死腹中,身中病毒,她不过是家族谱上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九死一生,历练归来,复仇,是她唯一的执念!然而他的出现,却似无边黑夜乍泄的一抹光他说:你的余生,我来守护!他说:谁若伤你一分,我定毁他一生!他说:我的余生,全部是你!然而他却不知,她早已没有余生…

《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 第12章:少儿读物 免费试读

“书放下,滚。”

“是是是……”容允连连应是退到小门处,又露出一个头,暧昧的笑道:“哥,人家现在可是祖国的花朵,你可要想清楚哦。”

他说罢一溜烟儿就不见了。

韩凝茫然:“他说什么?”

容瑾轻笑:“别理他,去看看喜不喜欢那些书,不喜欢再买。”

“好啊!”韩凝欢快的从他的腿上跳下来,容瑾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容允的话点醒了他,韩凝如今只是孩童心智,而且他不是一直秉着她只是一个复仇的工具吗?他竟然……

他眸色一黯,他是第一次对女人的身体起了反应……他真是该死的。

容瑾最后归结于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身心健康,血气方刚的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摩擦。

他以前又没有和那个女性这么……如此过……

“爸爸,这些书都是我的吗?”韩凝扬了扬手中的格林童话。

容瑾点头,因为欲|望渐渐退去,身体也放松了许多,微笑着:“去那边坐着看书,爹地先忙可以吗?”

“好!”

韩凝抱着大袋子到沙发边坐下,把书从袋子里翻了出来。

容允的手下给她买了十于本童话书,韩凝看的津津有味,偶尔轻轻的笑,很乖巧的没有去吵容瑾。

半个小时后,她小心翼翼的起来,穿了拖鞋,无声无息的跑出书房,容瑾抬头,略微诧异,片刻后就见她抱着一条薄毯过来,裹着身子缩在沙发上看书。

楼下那群看监控的人面面相觑,容允诧异极了:“最后就成这样了?没有扑倒吃掉?”

容殊遥遥头:“表哥这一幕,真是经典啊,果断截图下来,以后难得欣赏了。”

“放心,韩凝在一天,多的是观赏机会。”

“正解!”

容殊眯着细长的眼睛:“容允,你送书的时候太不会挑时间了。”

若是晚个几分钟,他敢拿头打赌,容瑾一定会问韩凝,他们哥哥的克制力多强,他们一清二楚,他都流汗爆青筋了,那是快到极限了。

容允无比纠结:“我也觉得,”抬手在容殊的后脑勺上狠狠的拍了一下:“要叫哥哥,怎么这么没礼貌,再叫我的全名,要你好看。”

“你……”容殊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怒视着他。

男子及时打断即将开战的“世界大战”:“其实要看老大的戏很简单,就看容殊会不会说话了。”

“关我什么事?”

“你是唯一的女性啊,如果你能和韩凝打好关系,肯定就可以在看我们老大的好戏了,哈哈……”男子大笑的出着坏点子:“顺便教她怎么培养父女关系,嘿嘿……你懂得。”

“你太黑了。”房间里的几人异口同声鄙视着他,同时又跃跃欲试。

容殊腹黑又兴奋的点了点头。

“喂,她可是表哥找来复仇的工具,这样真的没有关系吗?”

“拜托你眼光擦亮一点好吗?你见过老大如此宠溺过谁,你见过他什么时候为了一个女人大动干戈过,你又什么时候见过他大半夜让人去买什么少儿读物这么幼稚的事情吗?”

书房很安静,容瑾一天的工作量极大,需要批阅和过目的文件非常多,这都是容允、容殊等人已经整理过送上来的工作,他一天还必须花十几个小时在工作上,最近陪着韩凝,更是积压了不少工作,书房中只听见沙沙的翻页声音。

韩凝安静的翻着通话故事书,容瑾偶尔抬眸问她两句在看什么,好不好看,她也乖巧的回答,容瑾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安安静静的。

书房中的灯光很亮,他偏头看去,韩凝侧着身子,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神情安宁愉快,静好美丽,他从来不知道,他也有如此温静的一面。

容瑾看着对面的韩凝不自知的笑了笑,随后低头工作。

韩凝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一看墙上钟表,已经是深夜12点了,她缓缓的放下手中的书,眼睛有些酸涩,暗想着小眯一会儿,等一会儿再继续看。

容瑾抬眸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

他看看手腕上的时间,起身过去,小心翼翼的抱着她,想她的卧室走去,韩凝睡的很熟,脸蛋往他的怀里蹭了蹭,继续沉睡。

他帮她盖上被子,韩凝头一歪,呼吸清浅,白皙的脸颊上有几分薄薄的红,睡着的她很是可爱,容瑾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脸上滑过,指腹下的肌肤肉腻如丝绸,有着淡淡的幽香,他眸中露出几分近似于疼痛之色,韩凝,你什么时候醒来呢?

“醒来后会不会更加的恨我呢”容瑾低声喃语。

孩子的死,又被妹妹在身体里注射病|毒,打击太大了,她至今没有过来,再加上戒|毒|所中的折磨,精神上的误导,**剂的作用,摧毁了她,让她封闭了自己。

那日在监控视频上看她受尽折磨之时,心底里除了兴奋之外还有滔天的愤怒,那种愤怒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之外,他还记得当时得到韩凝被劫走后的消息,心底里的着急不只是因为失去了复仇的工具,还有别的什么发生了改变。

他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在跑道上急速的飞驰着,在最后时刻拦住了韩煜的跑车,他记得从韩煜手中接过的她,是那样的瘦弱无骨,轻的就像一片叶子。

他至今仍然在想,为什么,他当时知道她被救走了,为什么还要把她要回来,真的只是因为她是复仇的工具……

孩子被做掉,被注射病毒,受辱,这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他要插手这件事呢?真是只是因为她是他物色很久的复仇工具……

这一天不下三次这么问自己了。

是她悲惨的呐喊声,还是她孤独绝望的眼神,又或是在一年前他就通过各种渠道观察着她,他当她是朋友了?他自嘲一笑,这一次的行动,他的确是冲动多于理智。

韩凝于他,是被一个特殊的存在,不管他承不承认,事实如此。

他希望,她能早点恢复,虽说此时的她很乖巧,很可爱,可这并不是她真正的面目,那个充满恨意,浑身冰冷的韩凝,他其实也不太希望看见,还真是矛盾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