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凝秦枫小说主角 韩凝秦枫是哪本小说主角

《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是芦苇Q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凝秦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胎死腹中,身中病毒,她不过是家族谱上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九死一生,历练归来,复仇,是她唯一的执念!然而他的出现,却似无边黑夜乍泄的一抹光他说:你的余生,我来守护!他说:谁若伤你一分,我定毁他一生!他说:我的余生,全部是你!然而他却不知,她早已没有余生…

《一胎俩宝:总裁请指教》 第20章:二十四孝 免费试读

别在记得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爸爸,我睡不着怎么办?”

“心里有事?”

“害怕,我杀人了。”韩凝看着容瑾的眼睛,声音犹如猫叫,低低的,乳小动物的呜咽声:“杀人是不对的,我会不会被人抓去坐牢。”

“不会!”容瑾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茫然:“为何?”

她明明杀了人,不是吗?杀人是要坐牢的她是懂得,方才那一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杀人了,当时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他们是坏人,该死!

她冲动之下,打碎了酒瓶,把他们都捅死了。

谁让他们欺负她。

“韩凝没有杀人,人是爹地杀得。”容瑾捧着她的脸,轻声说道:“你只是把他们打伤了,是爹地杀了他们,你怎么会坐牢呢?”

“不,爸爸说谎,明明是我杀得,我又不是傻瓜。”韩凝坚持:“我宁愿自己被抓,我不要他们来抓爸爸。”

“真乖,放心睡吧,这件事交个我,不会有事的。”容瑾低头在韩凝的眉心吻了一下。

“那爸爸以后还会不会为了别的女人离开我?”韩凝对这个问题非常执着,甚至比坏人欺负,更在意,紧张的看着他。

“不会了。”容瑾摇头:“再也不会了。”

让她离开一刻,他就悔不当初,除非她完好了,记忆恢复了。否则,他都会细心照顾她,再也不会放开她,舍不得啊。

韩凝心安了,枕着他的肩膀,渐渐沉睡了。

他调了房间的亮度,灯光暗了下来,因为怕韩凝夜里做噩梦,他并没有离开,拥着她睡,奇迹般的,睡到天亮,竟一夜安稳。

第二天有报纸登出昨晚的惨案,容允处理的很干净,没留下一点证据,又因是靠近灯红酒绿区,案子并未因引起什么轰动,死亡事件从未间断过,警方也见怪不怪了。

扔了报纸,容瑾开始办公,没想到才一会儿就听到容允来电,说陈森和林冰到达了,他一笑而过,他们真是速度。

韩凝……

“嘿,老大……”林冰径直上了楼,直爽的落座在容瑾的对面,嘴角上扬:“我们亲爱的老大,你越来越帅,而且帅的越来越有味道了。”

“谄媚。”容瑾微挑眉毛。

“胡说,这是赞美。”

陈森敲了敲门,一脸带笑:“瑾,早。”

“阿森,好久不见了。”

门口站着一名二十八九的男子,白衬衫黑长裤,本来很简单的装束,却被他穿出别样的酷。

他的皮肤很白,就像绝大部分的女孩子一样;但因为皮肤白,俊美的五官看起来便份外鲜明,尤其是双唇,几乎像涂了胭脂般红润。但他相貌虽然美,却丝毫没有女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既聪明又骄傲。

“瑾,我的病人呢?”陈森含笑问道,饶有兴致的看着容瑾,他对面的林冰也是一脸兴奋,容瑾略微头疼。

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容瑾眉心一沉,慌忙丢下书房中的两人,往卧室中跑去。

林冰和陈森十分默契的挑了挑嘴角,愉快的跟了上去。

韩凝抱着被子缩在床头,惊慌失措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凤凰,虽然凤凰带着友善又妖娆的笑容,却没让她的心防降低一分。

“咦,怎么这么眼熟呢?”凤凰疑惑,挑着韩凝的下巴,左看右看,韩凝突然一掌排掉她的手,声音有些冰冷:“滚开。”

凤凰微微一笑,又捏着韩凝的下巴,笑吟吟的问:“韩凝,的确和那丫头挺像的,失忆后的她跟当年的那个女孩更像了,怪不得……”

容瑾的睡衣穿在她的身上本就宽松,她自然看见她身上的红点,顺其自然的也就误会了,韩凝稳了稳心绪,冷冷的看着她:“你是谁?”

“姑姑……”容瑾快步而入,凤凰抬手打招呼:“嗨,宝贝,我来看看你的宝贝。”

“韩凝……”林冰来到跟前,双眼凝视着面前的女孩,眉头紧蹙:“咦……”

她还没说话,韩凝已经推开她,迅速爬起来,赤着脚跳到容瑾的身边,避她们如蛇蝎,容瑾安抚着拍拍她的肩膀。

“她真的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吗?”林冰看着拥在一起的两人问道。

容瑾点点头。

陈森摸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说道:“瑾的睡衣,瑾的房间,还有吻痕……哎呀,好有**的父女关系哦。”

“别胡说!”容瑾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

楼下大厅,韩凝被凤凰和陈森凤凰盯的不舒服,下意识去找容瑾,他有事和容允交代,人站在中庭,正和容允谈话。

凤凰板过她的脸:“丫头……”

她眸光一冷,凤凰有种错觉,仿佛她又变了一个样子,唯独对着容瑾是不同的:“不要碰我。”

“姑姑,只有寒姑父会喜欢你碰他的,别人都不喜欢。”突然跳过来的容殊插话道。

“死丫头,闭嘴。”

容殊笑眯眯的,她经常都是笑眯眯的,眼睛弯弯的。

“陈森,你能治好她吗?》”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她的伤来的伦敦,不过什么时候动手术,要看瑾的安排,如果私自做主,出了什么事,瑾会……”

他比了比脖子的动作,林冰好奇的看着韩凝,撑着头:“原来老大喜欢这调调,有点出乎意料,我本以为他不会喜欢谁呢?”

容殊撑着下巴,盯着韩凝:“表哥他以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谁,而且眼中洁癖的他,也从没让谁这么靠近过他,除了那次意外……”

韩凝冷着脸,冷冷的扫过他们,她不喜欢别人对她评头论足,凤凰深思的打量着她,这丫头性格变得是不是有点诡异?

在容瑾面前如萝莉般,在他们面前,却是……冷如冰霜,那如冰的眸光,眉梢之间,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人。

凤凰暗忖,这就是阿瑾看上她的原因吧。

“姑姑,容我提醒你一句,寒姑父不喜欢你盯着别人看太久,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甚至是宝贝侄女我。”

“他不喜欢关我屁事。”凤凰一拍桌子:“容殊,你这个二十四孝侄女,给老子闭嘴。”

容殊笑着眯了眯眼睛。

凤凰出了大厅,留着几个丫头沟通,韩凝这性子落到林冰和容殊的手里,肯定是被欺负,只要不动武。

容允领了命令下去,凤凰看着容瑾严肃问:“你确定那丫头真的失忆了?”

“确定,有问题?”

“性子变化太大,弄得我有点玄幻了,我怕你忘记了当初带她过来的目的。”

“没有,只是她失忆了,计划只能暂时搁浅了,还有就是,她第一天就是这样子。”

“只有你例外?”

容瑾点头,凤凰诧异。

他目光落在大厅里韩凝的身上,凤凰轻拍他的肩膀:“你喜欢她?”

“姑姑,你说什么呢?”

“别装蒜。”

“你误会了,不是那种喜欢。”容瑾抿唇,犹豫了下说道:“我只是希望在她恢复记忆之前,给她一段快乐的日子。”

日后,这样的日子不多了。

“她身上……”

容瑾知道她想说什么,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凤凰错愕,她还真以为是容瑾……她诡异的瞄了瞄他身上的某处。

容瑾鄙视她,靠,不用这么赤|裸|裸的吧!

“老**。”凤凰的眼光比他更鄙视。

容瑾笑眯眯的提醒她:“姑姑,请容我提醒你一句,我已经有儿子了,你家那位才算老**。”

凤凰面不改色:“你那次算破身吗,如果不是容临那小子跟你长得太像,我真的不敢相信你这个老**会生孩子。”

容瑾扶额:“姑姑,你该回‘深山老林’了,不然你的墨发起怒来,后果很严重。”

凤凰挥挥手:“后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