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初暖夜景寒小说 顾初暖夜景寒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神医狂妃:战神王爷乖乖受宠》小说简介

《神医狂妃:战神王爷乖乖受宠》是叶轻狂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神医狂妃:战神王爷乖乖受宠》精彩章节节选:他们想去救主子,奈何中毒,心有余力不足。草丛另一边,夜景寒全身乏力,无法动弹,只能狠狠瞪着顾初暖。"你敢碰我一下试试。""碰一下哪够,起码全身都得碰了。"许是他那双眼睛太过炽烈,顾初暖有些心虚,赶紧将他穴道点了,以备万全。…

《神医狂妃:战神王爷乖乖受宠》 第11章 知我者谓我心忧 免费试读

呸,三十多种药材,生长的地方都不一样,她采到猴年马月,还不如搞点钱,把药材直接买了干脆。

徐夫子的话就像催眠一样,加上穿越过来至今没有好好休息过,顾初暖不知不觉的沉睡过去。

等到她惊醒的时候,是肖雨轩将她拍醒的。

她迷茫的抬头,”天亮了?”

徐夫子暴怒,”顾初暖,你眼里还有没有老夫?”

顾初暖挠了挠嗡嗡响的耳朵。

这糟老头子,一大把年纪脾气还那么暴躁。

学堂上的众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迟到就算了,居然还敢在课堂上睡觉。

徐夫子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啊。

“这是皇家学院的学堂,天下间多少人做梦都想进来,可你呢……你居然在课堂上睡觉,你……你是要把我活活气死吗?”

肖雨轩哭笑不得。

他该开心,还是该替同情她?

顾初暖没来的时候,每次被夫子逮到把柄的总是他,现在貌似风向转了,这丑丫头,比他还不靠谱。

他最多就是偷眯一下,她是睡得连呼噜声都出来了。

顾初暖义正严词的纠正,”夫子,您误会了,皇家学院是什么地方,我做梦都想来呢,怎么敢打磕睡,刚刚我是在冥思苦想您讲的课。”

“混账,你在课堂上睡觉,你还有理了。那你说说,我刚刚讲到哪儿了?”

顾初暖侧头,朝着肖雨轩扫了过去,以眼神示意他。

肖雨轩用书本挡着,低声道,”鼠离。”

鼠离?鼠?什么鬼?

她眨了眨眼,表示不解。

“鼠离,老鼠离开了。”

闻言,顾初暖更愣了。

这讲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课。

“顾初暖,肖雨轩,你们两人挤眉弄眼的做什么?”

“夫子,我昨天没睡好,今儿个眼神不大好,它一直跳,我也没有办法啊。”肖雨轩解释道。

学堂里的学生们都笑了。

这两人挨成一桌,还真是一个纨绔,一个草包,正好凑一对。

顾初兰倨傲的笑着。

她这个妹妹有几分墨水,她比谁都清楚,她也就等着看笑话了。

“顾初暖,你还不赶紧回答,刚刚我讲到哪儿了。”

“老鼠离开了。”顾初暖硬着头皮回答,只希望肖雨轩能够靠谱些。

“哈哈哈……”

所有人捧腹大笑,差点没把自己给笑岔气了。

顾初暖拉下了脸,不悦的瞪着肖雨轩,低声骂道,”我也是信了你的邪。”

肖雨轩一脸委屈,”是讲到老鼠离开了啊。”

“混账,你们两人,你们两人是要气死我吗?”

徐老子捶足顿胸,指了指外面,”你们……你们围绕着皇家学院,给我跑五十圈,没跑完不许回来。”

肖雨轩一怔,”夫子,这关我什么事?”

“肖公子啊肖公子,你大哥文武双全,你二哥与上官夫子并称天下四大才子,你……你怎么就没有遗传到你哥哥们的一点儿天赋啊。我在这里讲了半天,你就来一句老鼠离开了,你要气死我吗?你让我怎么面对肖老将军。”

**。

他帮着丑丫头,还把自己帮出罪了。

顾初暖忽然想到什么,撇了撇嘴,懒洋洋的道,”夫子,刚刚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瞧把你给气的,你听着哈,我给你背出来。”

众人皆不相信,等着她继续闹笑话。

泽王更是嗤之以鼻。

这辈子他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跟她退了婚,否则今天丢的就是他的脸了。

所以有人都没想到,顾初暖竟然一字一句的背了出来。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哗……

整个课堂炸开了。

她……她怎么能背得出来?

黍离不是早就失传了吗?他们也只会前半句啊。

徐老子已经惊呆了。

顾初兰与顾初云等人也惊了。

泽王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初暖。

就连徐夫子旁边的上官楚拿着书本的手也一抖,愕然抬头一双好看到极致的眸子,打量般的看着顾初暖。

好一个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她……怎么会黍离的?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众人的异样眼神让顾初暖头皮发麻。

难道不是黍离?

第三句她是怎么也不好意思背出来了。

只能讪讪道,”那个……夫子,我还是去跑五十圈吧,不过顾初兰是我的伴读,我被罚跑,她没理由不跑吧。”

顾初兰从震惊中惊醒过来,”关我什么事?”

“怎么就不关你的事,身为伴读,你的主子做错了,难道你不该被罚吗?”

“这算什么理儿?”

“就是这个理儿。你要有意见,出门左转,去找皇上去,让皇上别让你当伴读呗。”

“好,好,好,太好了,顾三小姐,这是完整的黍离吗?”

徐老子突然冲了过来,连说数声好,差点把顾初暖给吓到了。

这老头,脑子有坑吧,喜怒阴晴不定的,有人格分裂?

见顾初暖没有回答,徐夫子急急又问了一句,”顾三小姐,这是完整的黍离吗?”

“不是。”

“那剩下的呢,可否一并背出来?”

“你不是夫子吗?你教不就好了,干嘛要我背。”

这句话让徐夫子一噎。

黍离早就失传数千年了,能留下的只有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这么简短的两小句。

多少文人雅客都在收集黍离,只可惜还是未能收集完整。

徐夫子也不在意她的看法,一心只想从她身上套出后面的诗句。

“实不相瞒,黍离早就失传了,所以……三小姐你懂的。”

顾初暖搜寻了一下记忆,隐隐约约记得,楚汉争霸时期,时空发生扭转,他们这片大陆就是楚汉争霸那时候被硬生生的分裂的,时至今日已经两千多年了。

这两千多年来发生多次战乱,辗转经历数十朝,楚汉以前的文字早就失传了,不少文献也随之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按着她的记忆,当年好像是西楚项氏一族夺了皇位,只是才坐了不到二十年,就被齐国给取代了。

这不就等于楚汉争霸的时候,时空分叉了两条线。

一条是她所熟悉的刘邦登上帝位,建立汉朝,项羽乌江自刎。

一条则是这个时空,项氏一族登上帝位,刘氏一族尽皆被屠。

顾初暖翻掉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只觉得脑中凌乱不堪。

“全诗一共三句,如今我背了两句,还剩最后一句,要我背出来也是可以的,不过嘛……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