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安暖顾以深小说 童安暖顾以深顾夫人高调再婚免费阅读

《顾夫人高调再婚》小说简介

主角是童安暖顾以深的小说名字叫做《顾夫人高调再婚》,这是一本非常受欢迎的豪门总裁小说,这里为您提供作者果树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顾夫人高调再婚》的在线阅读,《顾夫人高调再婚》小说精彩试读: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童安暖,你以为我的床是谁都能爬上来的吗?想跑,下辈子吧!角落里,跳出一个小肉球,坏人,你放开我妈咪!顾以深薄唇微勾:放开她?宝贝,不想要弟弟了?…

《顾夫人高调再婚》 第13章 片刻心疼 免费试读

童安暖毫无征兆的晕了过去,顾以深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她,柔软的身躯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再次抱着这个女人,才知道她有多么轻盈。

“童安暖,你又耍什么花样?”

顾以深眉头紧锁,这几天被这个女人搅的心神不宁,往常冷静沉稳的他,最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连每天上班都会发呆。

他伸手拍了拍女人的脸,滚烫的脸颊让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发烧了。

“童安暖!”

顾以深咬牙,打横将她抱起来。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此时此刻他多么的紧张。

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他浑身散发着超强气场,大步出了办公室,环顾四周落在秦殇身上:“备车!”

秦殇的小身板一抖,立马拿着车钥匙跟在身后,大气不敢喘。

顾以深的脸色黑的如同锅底,秦殇从未见过总裁这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全身都在备战状态。

车子很快开出公司,顾以深坐在后面,童安暖窝在他的怀里。女人的脸色潮红,额头滚烫。

他的眼里带着几分担忧和愧疚,她生病,自然是与他有关的。

纵然再怎么狠心,在她出事的那一刻,他也害怕的像是要再次失去些什么。

大手紧紧的捏住女人的腰,一双冷眸因为担心而变得十分柔情。

童安暖,你敢有事试试看!

童安暖被捏的疼,许是做了什么噩梦,弯弯的眉毛瞬间皱了起来,一张绯红的小脸也扭曲的不成样子。

“臻臻……臻臻……”

梦魇中,她慌乱的抓着,越来越焦急,似乎是在追什么人,太着急了,竟哭出声来。

女人紧闭的双眼,流淌着泪水,慌乱而又无助,瞬间击溃顾以深的所有心理防线。

刚才因为她喊出那个陌生的名字而愤怒的心,也瞬间被心疼填满,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他的表情有多么温柔。

只是张口还是有些生硬:“我在。”

秦殇整个人抖了一下,眼神里的不可置信和惊恐无法掩盖,天知道他跟了总裁五年,从来没有见过总裁这个模样。

偏偏这方法,对童安暖十分管用。

女人好似受了安抚,紧紧的抓着顾以深的衬衫,重新睡死过去。

顾以深抱着童安暖进了病房,她还死死的不肯松手,医生护士只好当着顾以深这座冰雕的面给童安暖检查。

“怎么烧的这么厉害才送过来,你们家属心也太大了!”

医生看着温度计上显示的三十九度,直接黑了脸色,再晚过来一会儿,人都烧傻了!

顾以深冷着脸,幽深低沉的眸子里尽是危险,那样子像是要吃人一般。

一旁的秦殇意识到总裁要发怒,连忙冲过去劝说:“医生,麻烦快速退烧,也是我们的疏忽。”

此时此刻,他的身后有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让他如芒在背。

天知道如果童小姐变成了傻子,他们这些人还能不能活到明天。秦殇内心崩溃,脸上却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医生冷哼一声,这才开始给诊治。

秦殇终于松了口气。

等所有人都离去以后,顾以深站在床边,女人的手还死死的抓着他的衬衣衣角,睡的深沉。

童安暖一直是童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从小没有吃过什么苦,细皮嫩肉皮肤水润。

精致的小脸随便放在哪个豪门圈子里也是最出彩的一个,就连跟明星站在一起,都毫不逊色。

顾以深下意识的伸出手,捏住她的小脸,柔软的触感让他的眼眸也变的柔情。

就是这样一个人,因着商业联姻嫁给顾以深,两人日久生情,有了深厚的感情,更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

但后来,一切都变了。

顾以深想起一些不好的记忆,刚刚涌起的异样情绪被他狠狠的压了下去,手也如同受到灼热一般,瞬间撒开。

甚至连被童安暖扯着的衣角都狠狠的抽了回来。

“唔……”

像是突然没了安全感,童安暖在睡梦中有些不满的皱眉。

这一次男人终究没有再怜悯她一丝一毫。居高临下冷冷的俯视着她,再没有半分心软。

错了就是错了。

顾以深大步离开,没有半分留恋。

总裁在办公室里抱着一个陌生女人紧张离开的消息瞬间被传遍了整个公司。

同样也传到了陆婉婷的耳朵里。

“啊!”陆婉婷看到手机里别人发给她的照片,狠狠的摔在地上。脸上泛起一股狰狞。

陆家夫人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过去:“婷婷,这是怎么了。”

“妈!”陆婉婷像是收到了莫大的委屈,整个人扑倒陆母的怀里嚎啕大哭。

从小到大她要什么有什么,她的任何东西都世上独一无二的,没有一个人敢跟她陆家大小姐抢东西。

可是童安暖!

她心里的嫉妒和恨意疯狂的增长,趴在陆母的怀里更加难过:“妈,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又要抢走顾以深,我该怎么办啊,妈!”

陆母听到“那个女人”就知道是谁了,一想到她让自己的儿子陆斯耀被迫在国外呆了五年,她就恨的要命。

“我们一定要想个办法,将她弄走!”

“对!”陆婉婷的眼里全是恨意。

顾以深从医院里出来,心情十分压抑,伸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脸上挂着几分厌烦。

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就站在医院门口抽了几口,然后又夹在修长的指尖,任由烟雾缭绕,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以深?”

陆婉婷像是不经意发现她,朝着他跑过去熟络的拉着他的手,脸上一抹笑容:“你怎么在这里?”

顾以深瞳仁晃了晃:“有点麻烦事。”

男人风轻云淡的,像是对童安暖根本不上心,但陆婉婷却有深深的危机感。

本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却有些沉不住气,松开他的手质问:“是童安暖么?”

顾以深望她一眼,没有任何感情:“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男人的语气,像是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让陆婉婷的骄傲被狠狠的碾压。

她几乎有些崩溃:“为什么?顾以深,全天下都以为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还爱着童安暖是么?你是不是忘了她五年前对你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