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夫人高调再婚小说童安暖顾以深全章节阅读

《顾夫人高调再婚》小说简介

网络作家果树写的一本小说火遍了全网,那就是《顾夫人高调再婚》,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是童安暖顾以深,主要讲述的是: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童安暖,你以为我的床是谁都能爬上来的吗?想跑,下辈子吧!角落里,跳出一个小肉球,坏人,你放开我妈咪!顾以深薄唇微勾:放开她?宝贝,不想要弟弟了?…

《顾夫人高调再婚》 第5章 你不合胃口 免费试读

曾经,童安暖和顾以深有个孩子,她怀着孕,被陆婉婷陷害,顾以深觉得她脏,亲自下令,让人带着她去流产。

如果不是他……

童安暖的手颤抖着,如果不是顾以深,她也不会动了胎气,也不会决然逃到国外去度过五年。

更不会,让他们的孩子患上先天性的疾病。

童安暖不想让顾以深知道童臻的存在。

她只想尽快怀上顾以深的孩子,然后离开这个地方,等孩子出生,就给臻臻治病。

“顾以深,以前的事,你也有错,为什么全要怪在我身上。”

童安暖不去想那些悲伤的事,一心想安抚眼前暴怒的男人:“我们可以不可以放下以前的事情重新来过?”

顾以深被孩子的事情**到,当初是她为了陆斯耀,选择了流产,他有什么错?

再次听到女人风轻云淡将以前一笔带过,他的心更加冷硬了几分。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离婚是他现在唯一想要的。

童安暖被男人按在柱子上,背后磨砺的生疼,说出那些话以后,两个人就沉默了许久。

最后,顾以深松开童安暖,浓墨一般的双眸中晦涩不明,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好,想给我生孩子,晚上来别墅。”

童安暖心中一喜,顾不上背后的疼痛:“你不是在骗我吧?”

童安暖脸上的喜悦真真切切,一点也不像作假的模样,好像真的想了很久,亦或是期待了很久。

顾以深浓眉深深蹙起:“随你去不去。”

说完大步流星离开。

童安暖稍微愣了片刻,随后欣喜的盯着男人挺拔的后背开口:“顾以深,我回去准备你爱吃的,早点回来!”

无论怎么样,男人总算松口了。

只要愿意跟她生孩子就好……

她的臻臻有救了。

童安暖眼睛里溢满了泪水,抬手擦了擦,脸上全是狂喜。

这些天的压抑和折磨,总算是有了结果。

顾以深离开以后,童安暖也没有停下,从超市里买了他喜欢吃的菜,就直接回了顾家别墅。

佣人见她去而复返,有些吃惊,但不敢多问。

童安暖轻车熟路的到了厨房,开始洗菜,佣人在背后,看着她带来的食材,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先生从不碰这些东西。

童安暖精心准备了一整天,就等着顾以深回来。

夜深。

顾以深开车回了别墅,刚准备开门,门就从里面打开,紧接着是童安暖一张面若桃花的脸。

“以深,你回来了!”

顾以深胸口微微一滞,随后带着深夜的冷气踱进室内,淡漠的脱了外套。

“我来帮你。”

童安暖知道男人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原谅了她,自然得学着乖巧一些。

更何况,男人今天答应的这么痛快,八成是找到了折磨她的新办法,童安暖比任何人都了解顾以深,所以也时刻提防着。

顾以深避开她伸过来的手,直接将衣服挂在衣架上,进了客厅。

童安暖被冷落,心中略微有些着急,他不会是忘了白天说的话了吧?

咬了咬唇,跟上男人的脚步,伸手拉着他,依旧笑意动人:“我做了你最爱吃的饭菜,忙了一整天了,去尝尝?”

顾以深认真看了她一眼,浓眉下的一双深瞳闪过一抹阴霾。

刻意讨好,强颜欢笑。

他跟着童安暖到了餐桌前,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食物,也许这曾经是他最爱吃的菜,但现在不是了。

“没有一样我喜欢的。”

冷淡如冰的语气让童安暖瞬间怔住,脸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怎么可能?”

曾经,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嫁给顾以深之前,她是童家大小姐,有佣人伺候着。

嫁给顾以深之后,这个男人爱她深沉,也曾未让她受到油盐酱醋一丝一毫的沾染。

但五年间,她孤身一人在国外,无依无靠,又要照顾孩子,早就学会了各种家务,就连做饭,也已经到了一定程度。

她做的全是他曾经最爱的东西,他却说不喜欢?

“以深,你好歹尝尝。”

童安暖讨好的笑着,吃与不吃不是重点,她不过是想破冰,让他们之间不那么尴尬。

很显然,男人并不买账。

“不了,不合胃口。”

顾以深冷漠的视线落在那看起来十分诱人的饭菜上,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嘲讽:“为陆斯耀学的?看起来真不错。”

状似十分不经意的话,只有他自己知道,涵盖了多少嫉妒和痛恨。

童安暖的心脏被狠狠的撞击,眼中更是多了几分不耐烦:“我们之间,非要提他么?”

“好,不提。”

顾以深拖了椅子坐下,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到哪了?”

电话里的人毕恭毕敬,生怕惹怒了男人,连忙回答:“顾总,马上到了。”

挂了电话,顾以深看向正在发愣的童安暖,语气并未有多少波动:“坐,谈谈我们之间事。”

顾以深的表情太过寻常,棱角分明的俊脸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走的只是冷硬和无情。

童安暖觉得今晚有些不同寻常,似乎自己早已落到男人设好的圈套,心惊胆寒的坐在他的对面。

“还有人要来么?”

“童安暖,人不可能对一种食物情有独钟,吃多了,会恶心,也会腻。”

顾以深移开视线,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捅了捅那盘红烧肉,眼里全是嫌弃:“人也一样。”

说着直接将筷子扔在桌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可以选择不跟我去民政局,所以,我把人给你喊过来了。”

“你!”

童安暖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我以为你不会骗我!”

“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就算骗了又怎么样呢,比起童安暖的欺骗,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顾以深眸中的冷意泛泛,淡漠无情的盯着童安暖,似乎要把她整个人给看透。

童安暖受不了,直接摘了身上的围裙,趁着人还没有来,先走为上。

“顾以深,我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没必要谈下去!”

想跑?

顾以深从座位上起身,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急什么,离婚手续一分钟的事。”

童安暖被禁锢住,浑身冰凉:“我不会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