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小心宠,王妃马甲多苏芸夙晨叶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王爷小心宠,王妃马甲多》小说简介

主人公苏芸夙晨叶是这本王爷小心宠,王妃马甲多小说中的人物,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一纸茶笺,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王爷小心宠,王妃马甲多》推荐阅读。主要讲述的是:苏芸,你还真相信玄羿是爱你的?告诉你,他爱的其实是我,对你,一切不过都是演戏罢了!苏芸,你就是一个没人要,没人爱的可怜虫,你还活着干什么?你去死吧!你就活该去死!死的远远的,你所有的一切都将是我的,我的!…

《王爷小心宠,王妃马甲多》 第1章 被踹下了床 免费试读

“苏芸,你还真相信玄羿是爱你的?告诉你,他爱的其实是我,对你,一切不过都是演戏罢了!”

“苏芸,你就是一个没人要,没人爱的可怜虫,你还活着干什么?你去死吧!”

“你就活该去死!死的远远的,你所有的一切都将是我的,我的!”

……

怨毒的咒骂声在脑海里一遍遍回荡,犹如梦靥一般扼住了苏芸生存的希望。

“不,不要,不要这样对我,不要!”

苏芸猛的惊醒,虚汗湿透了脊背。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犹如快要**的鱼。

记忆中那冷冰冰的长枪贯穿胸口疼得让人发抖,昔日情人就那样冷冰冰的垂眸看她,面无表情。

她的胸口揪心般的疼!

眼前有些陌生的房间让她恍惚的思绪微微回笼。

她是在床上?这是哪里?难道她还没死?

可,她明明记得那长枪贯穿了她的心脏,那种窒息般的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些陌生的记忆。

“咝。”

莫名的刺疼让她伸手抱住了脑袋,好半晌,那疼才渐渐地消散。

云苏?慕云将军府嫡女?御王正妃?

御王!

苏芸眸子蓦地一缩!

御王正妃是什么鬼?

她不是在天麟国吗?怎么会在慕云国?

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急切的想爬起来出去看看。

这一起身,她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懵逼了一瞬,脚踝上蓦地多了一只手。

“吓!”

那手用力一拉,苏芸吓了一跳,人已经重新跌入床榻,紧接着,一副火热的精壮身体便靠了过来……

男人特有的荷尔蒙气息笼罩着她。

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钻进鼻孔,苏芸脑袋一阵阵的发晕。

这是……催情香?

啧,该死!谁要害死她?

作为一个成年人,此刻她自然知道要发生什么。

她用尽力气推抵,奈何这催情香中的迷幻成分让她身体酥麻,没有一点力气!

那推搡在男人看来,不过是欲拒还迎!

苏芸挣扎了半晌,只见男人动作越发的大胆,急得眼泪流……

她这一辈子,清白之身还没给过呢,就这样不明不白给人糟蹋了?

眼神一厉,苏芸张嘴朝着男人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

血腥味充斥着口腔,男人蓦地吃痛,手上动作松了两分。

苏芸眸光一亮,趁着这个机会赶紧爬向床边。

同时获得了自由的手摸上了左手手腕,意念一动,催情香的解药已经到了手心。

苏芸松了口气,只要将这解药涂抹到两人身上,这催情香很快就会失效。

念头闪过,苏芸刚准备动手,身后蓦地被人一把抱住往后一拉!

两人狠狠跌入宽敞的大床,与此同时,男人迅速捉住了她不安分的手,用力一拨。

“咚咚咚……”

苏芸眼睁睁的看着那解药滚下床去,落到了阴影里。

“我……靠他三代祖宗!”

苏芸咒骂一句,挣扎着想去拿解药,却被男人狠狠禁锢在胸口。

而此刻,苏芸才发现眼前这男人的脸,有些眼熟……

剑眉星目,薄唇挺鼻,那双眼中永远噙着三分笑意。

即便此刻,那双眼因为催情香的作用而血红一片,依旧带着一丝邪狞!

不得不说,这男人生得极美,即便是玄羿与之相比,都要差上两分。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张脸,她很熟悉!

慕云御王夙晨叶?

“怎么会是……唔。”

疯狂肆意的吻已经堵住了苏芸即将出口的话。

“唔唔……”

看着他肆无忌惮的攻城掠寨,苏芸一急张嘴又想咬。

然,嘴巴刚动,便被人擒住了下颌!

嘴巴里全是他的味道,一股清冽的淡淡青草香。

苏芸双手被缚在头顶,以一种近乎屈辱的方式被禁锢着。

渐渐的,那催情香的作用蔓延到四肢百骸,原本还算头脑清醒的抵抗,变得虚软无力……

房间门外,刚发现不对劲儿,准备破门而入的洛一脚步蓦地一顿。

那汹涌澎湃的靡靡之音传进耳里,洛一面色微微一僵。

这是他们的御王?

看样子兴致正高,这个时候推门打扰是不是很不好?

洛一纠结了好一阵子,最后还是选择转身走远了些。

以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这个时候切记打扰……

天色蒙蒙亮,夙晨叶从熟睡中醒来,鼻尖暧昧的气息让他微微皱眉。

漫不经心的扭头,便对上了一张熟睡的侧颜……

这张脸……云苏!

“砰!”

苏芸被折磨了一晚上,天微亮才有了丝丝睡意,不想刚睡着,**就挨了狠狠地一脚,狠狠地跌下了床!

身子光溜溜的落入地板,冰冷的感觉钻入皮肤,苏芸打了个激灵,抬头便对上了一双冰寒彻骨的眸子!

“洛一!”

他阴沉着脸,一双落在苏芸身上的目光充满了嫌恶。

却还是在洛一进门的前一刹那,扔了件衣服盖住了苏芸的身子。

“主子。”

“把她给本王带下去,关入柴房,任何人不得探视!”

“是。”

洛一额头冒汗,主子昨夜不是很兴奋的吗?现如今这变脸功夫越发高了。

洛一不敢多看,隔着苏芸身上那件单薄的衣服将人拽了起来就往外拉,身后传来了夙晨叶幽凉的声音。

“别忘了让她喝下避子汤。”

“是……”

柴房门口,洛一亲自抓着苏芸,等着小丫鬟将避子汤端来,亲手灌入苏芸嘴里。

“王妃娘娘,主子并不喜欢您,您这么做不过徒惹主子不高兴罢了。”

他灌得又快又急,双手捏住苏芸下颌,迫使她仰头喝药。

苏芸被呛得直咳嗽,一碗药喝完,身上盖着的衣服已经打湿了一片,冰凉冰凉的。

洛一说完这话,也不等苏芸说话,摆手让人打开柴房,将苏芸扔了进去。

初春的早晨,雪刚化了,这温度低的要命!

身下是冰冰凉凉的石板,苏芸冷得打了个哆嗦,挣扎着起身,挪到了一边的干草堆上,紧紧的缩成一团。

身上的疼痛在清楚的告诉她,昨夜都是真的!

她楞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修长白皙,如葱白一般柔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