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乾黑店大掌柜在线阅读

余志乾小说的名字是《我绝不当皇帝》,它是由黑店大掌柜创作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余志乾悄悄的给张小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这货能够在长安城混下去,还真的不容易,这种店铺背后肯定都是有大股东存在的,张小敬都敢砸,可见胆量。

《我绝不当皇帝》精选:

“张,张,张阎王!”

张小敬带着余志乾走进一家挂着字的店铺,里面的掌柜看见张小敬之后,立刻张大了嘴巴,结结巴巴的喊出了张小敬的外号。

“行了,今天不找事,你们收字画不,今天带着朋友过来卖东西!”张小敬说完之后,直接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掌柜的立刻从柜台后面跑出来,站在张小敬面前:“那个张爷,这椅子不能做,您和您朋友到里面做,小陆,给张爷和张爷朋友看好茶!”

说完之后,拎着张小敬向着内堂走去,余志乾好奇的看着张小敬:“你在长安城凶名这么大?”

张小敬笑了笑:“这些店铺看起来就是收卖字画古玩的,但是经常有些黑货,查案子经常要过来,一开始不配合,后来砸的多了,就配合了,就成了现在这幅德行!”

余志乾悄悄的给张小敬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这货能够在长安城混下去,还真的不容易,这种店铺背后肯定都是有大股东存在的,张小敬都敢砸,可见胆量。

“不知道张爷朋友准备出手什么字画?是哪个时期,哪位名人的!”

进入内堂之中,布局就显得大气很多,周围也挂着一些名家字画,一名小二上完茶之后就立刻退出去,有点像是后世谈事的茶楼。

“你看这两幅字值多少钱!”

余志乾说完将自己的两幅字递了过去,老板小心翼翼的接过去,打开外面的卷筒,将其中一幅字给抽了出来。

“吸!”当老板将第一幅字打开,看见上面内容的时候,深吸了一口凉气,上面的字体怎么说呢?基本上读过书的人都能够写出来,偷偷的瞥了一眼张小敬,心中嘀咕道:“这个张阎王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不过当他将整幅字卷打开之后,看到最后的落款,手不由的抖了起来,偷偷的看了看正在喝茶的余志乾,将字挂了起来,然后冲着余志乾鞠了一躬:“不知道这位公子,准备将这幅字卖多少钱?”

余志乾喝了一口茶,差一点没有喷出来,这特么的是茶?但是看到张小敬正在优哉游哉的吸着,只能够强忍着各种杂七杂八的味道在自己口腔之中翻滚,最后咽了下去,缓了一会才开口:“你们能够出多少!”

“公子稍等,这一幅字我需要也看一眼!”

说完之后,又将余志乾带来的第二副字给打开,掌柜的眼角稍微的抽搐了一下,果然是同样的,整个一幅字根本如果不是最后的大印根本就卖不起价格。

两幅字挂好之后,老板沉思了一会:“这两幅字小的也吃不准能够卖多少,不过如果公子愿意出的话,小的愿意五百两一幅字收购,公子觉得如何?”

“这么便宜?”

张小敬看了一眼老板,指了指外面挂着的一幅字:“我记得那副字,是前朝的一个什么员外郎写的,你都卖三千两,怎么太子的字就值五百两!”

掌柜听见张小敬的话,额头上冒了点细汗:“那个,那副画是前朝张员外的作品,张员外的字在士林之中可以说是一字难求,所以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同时掌柜心中狂叫着:“这就算是太子的字,但是也太难看了吧,这种字除了想要和太子攀关系的人想要之外,谁愿意买啊,五百两已经很高了!”

掌柜心中的话张小敬听不到,反而喝了一口茶淡淡道:“你的意思是太子的字,不如那个张员外的字喽?”

“小的不敢,只是这字,小的真的只能够开出这个价格,要是不满意价格,你们再去别家看看?”

张小敬还想要再说,但是被余志乾一把拦住:“那个老板,不是掌柜的,你别激动,我就问问你,如果没有这个印的话,这幅字能够值多少钱?”

掌柜的摇了摇头:“小的不敢私自评价太子殿下,这可是要被治罪的!”

“放心,这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不说,你不说,没有人知道的!”

掌柜的听见之后,看了看周围,咬了咬:“既然如此,那我就斗胆了,太子殿下的这个字,怎么说呢,应该是太子年少时候作品,你看这里笔锋柔软,还有这里……一般的秀才字都比太子殿下要好一些,这个字如果没有大印,我最多三文钱收回,三文钱还是看在是上好的宣纸份上!”

听完掌柜的话之后,就算是余志乾这个脸比城墙还要厚的家伙,也不由得脸红了起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字居然如此的不堪,身旁的张小敬差一点笑出来,但是强忍着没有笑。

“咳咳咳,那行吧,既然如此,我们也不难为掌柜你的了,这些字,我们就不卖了,张小敬,我们走!”

“是,公子!”

说完之后瞪了一眼老板:“愣着做什么,字收起来啊!”

店外小巷之中。

“哈哈哈哈哈!”张小敬正在扶着墙大声的笑着,余志乾在旁边也有点无奈的笑着。

“殿,殿下,我,我,我这人,平时,平时不怎么笑的,真的,真的,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张小敬笑了有五分钟左右,终于收住了。

“那个殿下,草民刚才是没有忍住!”

余志乾摆了摆手:“没事,我也觉得挺好笑的!”

毕竟不是自己写的,余志乾到没有太大的感觉,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走吧,回去重新想个办法,这些字不能够拿出去丢人!”

一路上余志乾都在思考着,首先自己肯定不能够写,理由很简单,因为余志乾自己的字也十分的丑。

“殿下,要不找个写字好看的人,写字,然后你来盖章?”

张小敬也算是摸清了余志乾的脾气,余志乾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余志乾不至于生气,所以脑袋也开始活跃了起来,各种馊主意不断的冒出来。

听到张小敬的提示,余志乾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这个想法不错,不过谁的字比较好看呢?”

就在这个时候,余志乾和张小敬两个人脑海之中突然都出现了一个人名字:“吕奉先!”

“走,找他去!”

现在日头已经偏西了,要赚钱要抓紧一点,不然的话,可能就赶不上了,余志乾需要在晚上之前搞到钱,不然明天整个东宫都要饿肚子。

吕布现在舒舒服服的躺在偏殿的一个房间之中,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床上的被褥,深吸一口气:“好舒服!”

现在吕布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什么都新奇,幸好现代没有朋友圈,不然的话,说不定吕布已经开始晒朋友圈了。

“奉先,你在干嘛!”

余志乾和张小敬两个人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吕布正在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

“啊,那个太子殿下,我在,我在,我在试一试这个被子舒服不舒服!”

“行了,肯定不舒服,这种破被子不如棉被舒服,对了,你会写吗?”

吕布立刻爬起来,整理了下衣服:“当然,太子殿下,我是读书人!”

“知道你是读书人,我说你写字好看不好看!”

“额!”

吕布想了下,自己老师对于自己的字评价,好像还算不错,心中便有了底气:“我师父夸我有大家风范!”

“那就行,走,去我书房,写点字!”

说完之后,不等吕布搞清楚状况,就拉着吕布跑进自己的书房之中,摊开一张上好的宣纸,拿出笔墨指了指:“写吧!”

“啊?殿下,写什么?”

吕布现在眼中冒着金光,这是上等宣纸,有着一张纸一两金的说法,还有这个毛笔,上等货,还有这个墨,吕布感觉有点晕,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够在这种地方为太子殿下写字?

“随便写?”

“随便写?”

吕布想了想,深吸一口气,屏气凝神,开始挥舞着毛笔,余志乾则聚精会神的看着所谓有大家风范读书人的字是什么样子的。

“张小敬,你能够看得懂吗?”

张小敬咬着自己的牙齿,皱着眉头:“这个,太子殿下,你知道我没有读过什么书,当个不良帅也是靠着军功,说实话,这些字我不认识,可能是什么生僻字吧!”

“是吗?那为什么我也不认识!”余志乾盯了半天,愣是没有认出一个字,难道是因为自己之前这个身体主人文化水平太低了?不应该啊。

过了几分钟之后,吕布终于停下,余志乾和张小敬齐刷刷的看过去:“吕布,你写的是什么?”

“啊,我也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

“对啊,殿下让我随便写,我就随便写了,这些是我有感而发写的东西,只是写完之后,我就忘记我写的是什么了!”

“你特娘的属金鱼的吗?七秒的记忆吗!给我重新写,认真点写!”余志乾差一点跳起来揍这个家伙一顿,你特娘的前脚写的字,后脚给我忘了?

“写什么!”吕布再一次的开口询问,这一次余志乾不敢说随便写了,不然鬼知道这个家伙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我说,你写!对了,给我认真写,写的大家都认识的那一种,听见没有,我要是有一个字不认识,我砍了你的脑袋!”

“是!”

吕布被余志乾这么一恐吓,点头如蒜。

“张小敬,一般什么样的字比较值钱,我的意思是,写一句话呢,还是一首诗呢?”

“诗,之前听说李太白的手稿,一张纸有人出价四千两白银!”

“行,那我们就写诗!”

余志乾准备背诗,作为一个穿越者,不会背诗难道还有脸说自己是穿越者吗?

不过当余志乾准备开口的时候,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好像自己会的太多了,一时间不知道背什么!

“太子殿下,写什么?”

“别急,我想想!”

说完之后,余志乾开始飞速的翻越自己的脑海之中记忆,想要将小学,初中,高中学过的诗词全部都找出来,然后再挑出一个差不多的。

但是人这种生物,记忆里一直很神奇,当你需要背东西的时候,你的记忆里会突然的衰退,根本就记不起来,当你不需要的时候,他就时不时的从脑海之中蹦跶出来。

“殿下?”又过了几分钟,张小敬也开口询问。

“别急,好诗这种东西是需要酝酿的,我想下啊!”

余志乾想了半天,没有想到合适的,看见张小敬的时候,突然的想到了长安十二时辰里的一句诗,眼睛一亮,咳嗽一声道:“听好了啊,碧玉梳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怎么样?”

余志乾说完之后,不由得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不过好像这首诗的作者就是唐朝人,但是现在余志乾也管不了那么多,自己只要字,具体谁写的无所谓。

“好!”

吕布写完字之后,也大叫了一声好,接着将毛笔放下来。

余志乾和张小敬凑过去看了一眼,接着两个人的脸色立刻都变成了猪肝色。

“殿下,我觉得这个吕布也算是一个人才,只是这个才有点偏了!”

余志乾点了点头:“我觉得也是,我现在有些怀疑,科举舞弊到底是不是真的了,该死的,你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吗!”

余志乾说完之后,抓着吕布的衣领大吼一句。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

吕布在那里苦苦哀求着,余志乾摆了摆手:“行了,行了,重写!”

说完之后,就将之前吕布写的东西揉成一团丢了出去,这个该死的家伙,自己背诗让他写,这货确实写了,但是余志乾之前随口的一句:“听好了啊!”这货也加了上去!

所以纸上的内容是,听好了啊,碧玉梳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又白白的浪费了一张宣纸。

“这一次,只写我说的诗,听见了吗?多写一个字,我砍掉你一只胳膊,两个字两条胳膊,听见没有!”

“是!”

吕布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立刻惶恐的点着头。

“那行,开始写吧!”

“那个殿下,您能不能再背一遍诗!”

“该死,你这样还想去考进士,你去当武将我都觉得比当进士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