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棠厉枭寒小说结局 《亿万甜妻:偏执厉少宠上瘾》新书在线阅读

《亿万甜妻:偏执厉少宠上瘾》小说简介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亿万甜妻:偏执厉少宠上瘾》由本站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主角许棠厉枭寒的故事,小说简介:厉枭寒权势滔天,俊美如斯,在海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许棠被姐姐陷害,意外怀上他的孩子,他却要与她姐姐订婚为保护骨肉不受伤害,许棠逃离海城。五年后归来,厉枭寒却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宠她,爱她,软禁她,不让她离开他身边半步。受不了的许棠祈求他:厉枭寒,放过我吧。宝贝儿,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个不行。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别想逃了。…

《亿万甜妻:偏执厉少宠上瘾》 第1章 掠夺 免费试读

海城,乌云密布,窗外雷雨交加。

“啊!停下……快停下!”

漆黑的总统套房里,没有任何灯光,外面的闪电划过窗帘,窗帘被风吹的摇摇晃晃。

许棠哭成泪人,无法看清眼前掠夺她身子的男人,漂亮的鹿眸里尽是绝望:“放过我……求求你,啊……”

忽地,疼痛蔓延着她的四肢百骸。

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随着闪电的光,许棠对上了一双幽沉的眸,她觉得有些眼熟,却也分辨不清。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她承受着身上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索要,接近崩溃。

倏地,耳边传来男人粗喘的低吼声。

一切,似乎结束了。

男人倒在了一边。

许棠来不及看清他的脸,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她心急如焚,忍着身体上的疼痛,穿好衣服便往外落荒而逃。

——

雷声四起的黑夜,划破天际,寒风刺骨的冬天,下着冰冷的雨滴。

许棠跪坐在倾盆大雨里,抱着身体瑟瑟发抖……

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家的,只知道到家以后,雨停了,望着眼前那豪华的别墅,心里浮现出了道不明的悲哀。

许梦舒怎么可以骗她呢?

昨晚许梦舒说她不舒服,发了地址给她,让她去接她回家。

想到许梦舒的身体状况,许棠便毫不犹豫的去了。

可是到了目的地以后,迎接她的,却是可怕的地狱。

她今年才十八岁,刚刚成年,未来她要怎么办?

许棠走进没有一点人情味的家里,在浴室疯狂的洗刷着身子,想要把那肮脏的一切都给洗刷干净。

可是她知道,洗不干净了……

约莫过了几个小时。

天亮了。

许梦舒回到了家里。

许棠听到佣人说许梦舒回家了,她愤意十足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想要找她问清楚。

可是一下楼,便瞧见了她身边的厉枭寒。

厉枭寒,海城的王。年仅二十五岁,就已经拿下了整个商业帝国的半臂江山,被所有人敬仰和爱戴。

长相更是俊美绝伦。

他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如浩瀚星辰,却也神秘又深不可测。高挺的鼻梁下,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透着几分凉薄。

他只要站在那儿,就足矣颠倒众生,和令人畏惧。

一米八九的身高,身穿高级裁剪的黑色西装,显得鹤立鸡群。

厉枭寒……也是许棠情窦初开,喜欢了四年的男人。

可是如今,他与许梦舒出双入对。

许梦舒瞅见许棠,眼底泛起阴狠,不过只是一瞬,她便又恢复如常。

娇弱的依偎在厉枭寒的怀里。

许棠嘴唇发抖,强忍着一切的不甘,走到了许梦舒面前抓住她,抬起手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许梦舒也不反抗,甚至还柔弱的摔倒在了地上。

许梦舒是个十足的美人,身材娇小可人,只是脸色泛着不同于常人的白,唇里血红血红的,像是涂了咬唇妆,看起来弱不禁风。

厉枭寒修长的胳膊迅速的将许梦舒扶起,疼惜的拥入怀中,随后阴沉肃杀的目光朝着许棠看去,“你疯了?”

许棠对上厉枭寒的视线,他冷若寒霜的模样,令她心凉了一截。

“妹妹……你怎么了?”许梦舒从厉枭寒怀里退出来,看着许棠,软软的说道:“是姐姐做错了什么吗?”

许梦舒梨花带泪的模样令人心疼。

可是许棠却丝毫不觉,咬着牙,“你昨晚……为什么要让我去找你?而我到了,你人却不在,还害得我……”

许梦舒闻言,一脸无辜的打断她:“妹妹,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我什么时候让你去找我了?昨晚我一直跟寒哥哥待在一起,从未给你发过任何消息。”

许梦舒死死的盯着许棠。

都是这个女人坏了她的好事!

她昨晚和厉枭寒待在总统套房里,趁着厉枭寒在处理工作时,往他咖啡里下了椿药。

她跟厉枭寒在一起一年,这一年来,他对她很好,可是却始终跨不过那道鸿沟,所以她想利用独处的机会,与他**。

她知道许棠一直喜欢厉枭寒,也知道厉枭寒曾经跟许棠关系很好,所以她想让许棠来找她,看她和厉枭寒恩爱的场景,好让她彻底死心。

谁知道她刚给许棠发完微信,关灯准备与厉枭寒纠缠,中途就接到了电话。电话里的人很危险,她必须去应付,不得不先抛下厉枭寒。

可是许棠来的太快了,导致她还没打完电话,就眼睁睁瞧见许棠进了总统套房。

她再赶过去以后,那两人已经缠绵在了一起!!

她嫉妒的要疯了。

趁着许棠吓得离开之际,许梦舒顺势狸猫换太子的进入了总统套房,冒充了她。

她知道,那药效会使人神志不清,加上关了灯,厉枭寒肯定认不出跟他睡了的人是谁!

按照厉枭寒的品性,还有他对自己的态度,一定会负责的!

许棠不可思议的望着许梦舒,似乎不信这些话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许梦舒,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她可是她的亲姐姐啊!!

平时都对她温柔可人的亲姐姐啊!!

痛,钻心刺骨的痛!

许棠上前抓住了许梦舒胳膊,眼底猩红一片,疯狂晃动着她的身体,“你知不知道你对我的伤害有多大,许梦舒,我恨你!”

厉枭寒冷冰冰的看着发狂的许棠,又看向脸色接近雪白的许梦舒,谁强势谁弱小一眼便知,他伸出手,将许棠的手从许梦舒的胳膊上拉开,狠狠地甩在了一边,“疯够了没有?”

许棠重心不稳的后退了几步。

刚要开口说什么,就瞧见许梦舒捂着自己胸口,娇弱的身体溢出了鲜红的血液,倒在了厉枭寒身上。

厉枭寒心下一惊,没时间顾许棠,着急的抱住许梦舒,唤道:“梦舒……”

许梦舒和许棠的父母被客厅的动静给吵醒了,一下楼便看见这样一幕。

母亲沈茜匆忙的下楼,冲到了许梦舒的身边,“小舒,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近段时间都没有流血,怎么今天突然流血了。”

很快,许梦舒的鼻子里也出现了鲜血,漂亮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温度,嘴里软糯的说道:“妈妈,棠棠不是故意推我的,你别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