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妾初养成 月流盈凌齐烨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吾家有妾初养成》 小说介绍

主角叫月流盈凌齐烨的小说叫做《吾家有妾初养成》,它的作者是渔锦绣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5章:一封匿名信“少主,有您的信。”书房内,千暮将刚刚收到的信递给正在看账本的凌齐烨。“谁的?”头也不抬,语气冷淡得不透一丝表情。“信上并未署名,门口护卫说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送的,什么话也没讲就跑…

《吾家有妾初养成》 第5章 一封匿名信 免费试读

第5章:一封匿名信

“少主,有您的信。”书房内,千暮将刚刚收到的信递给正在看账本的凌齐烨。

“谁的?”头也不抬,语气冷淡得不透一丝表情。

“信上并未署名,门口护卫说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送的,什么话也没讲就跑掉了。”千暮答道。

“哦——”凌齐烨放下手中的账本,接过信,“庄主亲启”四个字随即映入眼帘。

字体行云流水、飘逸灵动,再细看之下,笔画骨气洞达、逸虬得水,有如沙划痕、笔走龙蛇之感。这般的字迹,倒是难以辨认写信之人究竟是男是女。

不过,能写出这般舒畅又大气的字,想必非庸俗之辈。

千绝立在一旁,盯着他手中的信,正色道:“少主,会不会有古怪,还是让属下来拆吧!”

“不用”他摆了摆手“伤不到我。”

语气依旧低沉,却流露出一种慑人的气势。

千绝默然,区区一封信,即使有名堂,确实也无法伤到少主。

静静地拆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信纸,桃花笺上写的只是一首诗——

骏马能历险,犁田不如牛。

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

舍长以就短,智者难为谋。

生材贵适用,慎勿多苛求。

凌齐烨抬头,将信交给身旁的人,眼里流露出一丝玩味:“我今日才刚罚了孙管事和陈伯,没多久就有人送来求情信。”

千暮接过此信,小声将其念出声来。在欣赏此人字体和才情之余,不免疑惑:“只是这人是想为谁求情呢?”

千绝无语,千暮的武学造诣虽比他高,心思却总落他一拍:“你再仔细看看这诗。”

千暮复又将诗默读一遍,才恍然大悟般地开口道:“竟是为陈伯求情?”

想想又觉得甚是奇怪:“若是为孙管事求情还情有可原,可是特地写匿名信为陈伯求情,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啊!”

千绝也觉得奇怪,确实没有理由。

主位上的凌齐烨早就一切了然于胸:“此人应该不知道陈伯晓武。”

点到为止。

凌齐烨说出关键,两人自然醍醐灌顶。

陈伯若是不懂武,又是高龄之躯,关进地牢两天一定会染上湿气,届时年迈的身体如何能承受得起这般折磨。

看样子这个人与陈伯关系并不密切。

陈伯会武之事不是什么秘密,年轻时也算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六年前投效凌齐烨,运用其非凡的经商才能协助他打理凌氏产业,若是有心之人或是陈伯近身之人都应该知道他有武在身。

而且少主命令刚下,求情信就送至门口,显然极有可能与庄内的人有关。

或许是哪个承了陈伯恩情的人吧!

凌齐烨暗自沉吟,写信之人且不说其字,光是那首诗就足以令他震撼。

“舍长以就短,智者难为谋。生材贵适用,慎勿多苛求。”该是位颇有见地,气质才能出众的人吧!

若是被月流盈知道,自己已经被序凌山庄庄主定位为“颇有见地,气质才能出众”估计不仅心虚还会附带肾虚……见地?21世纪的女权主义、自由平等观算不算见地?才能嘛,作为新时代的女性白领,多多少少会一些事业技能。至于气质,不好意思,她两世为人,都没有附带这玩意……走气质路线,能打牌搓麻将?能尽情吃喝?能耍无赖?能边吃早点边冲到公司打卡上班?

至于那首诗,百分百是华夏先人前辈们留下的宝贵财富。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凌齐烨毫无理由会这么残忍地对待陈伯,怕是内有隐情。可是又不忍锦瑟忧心忡忡,一番深思后决定写这封信送去,一来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二来希望诗中道理能让陈伯提前出地牢。

千绝、千暮见自家少主抚额沉思,自觉地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不过半响,凌齐烨又接着低头看账本,只是在要翻账本时冷声吩咐道:“千绝,找出此人!另外,通知各处管事:断绝与夏芷坊的一切生意往来,限期一个月,将其所有产业转为凌氏,让那位当家主知道他的行为有多愚蠢。”

“是”千绝领命退出。

少主既然未曾提到陈伯,就表示一切照常。

从一开始他就料到结果,少主绝不会因为这样一封信就随意改变主意。

即使陈伯真的不会武功!

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有绝对服众的理由。他高高在上,却从不自大自负,对待敌人毫不手软,果断决绝,正如胆敢在雪花露上动手脚的夏芷坊。但绝不会随意轻贱任何一个忠于他的人的命。

这些,他懂,千暮懂,陈伯懂,凌氏所有忠于他的人都懂。

……

月流盈来到异世以来第一次感觉两天的时间如此漫长。如她所料,那封信没能改变陈伯在地牢里反省两天的命运。虽然知道这件事不会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只是不晓得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可是锦瑟那破小孩,两天来满面愁容,食不知味。连带着她也觉得天不那么蓝了,云不那么白了,风不那么柔了,院子里的阿花阿草不那么惹人怜了,她的人生暗淡得只剩下吃和睡了……

哎……

不过,她倒是挺欣赏锦瑟的。知恩图报、善良大方,把曾经几乎救她一命的陈伯当成亲生父亲一般地去关心,是一个心地很好的姑娘呢。

两天如期而至,陈伯安然无恙地重回岗位上班。

让锦瑟宽心的同时,也让月流盈欢欣鼓舞,终于又可以在小院里活蹦乱跳、开怀大笑了,哈哈。

可是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有人开心到想高歌一曲,有人却郁闷到吐血三升。

月流盈显然属于前者,后者则是此时正向凌齐烨复命的千绝。

他派人去询问了那名送信的小男孩,说是一位比他大上几岁的小姐姐送的,却忘记具体长什么模样,只记得大概轮廓。待他费些时间找到那位八九岁的小姑娘时,小姑娘又说是名体重臃肿的大叔吩咐的。

等他把所有可疑的胖子调查了一遍后可悲地发现,没有一个符合小女孩所说的身高、年龄、外貌等特征的男人。

居然……查无此人!

后又询问了一下山庄四周的隐卫,前门、后门、左右侧门、偏门……凡是所有能进出山庄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可以的人物,甚至……连翻墙的人都没有。

还有一点让他很郁闷的是:陈伯人缘极好,山庄中受过他恩惠的人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许久以后,当千绝想起这件气死人的差事,好奇地询问月流盈当时是否有通天遁地之异能时,月流盈的回答让他抓狂地想拿块豆腐砸死自己。

当然,这已是后话了。

小说《吾家有妾初养成》 第5章 一封匿名信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