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章:真受教了

《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小说介绍

主角叫阮姮龙苍昊的小说是《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凡云云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四章:真受教了吃罢早饭,阮姮抱着龙宝在院子里晒太阳,陪他拍手玩,玩了一会儿,她便道:“你爹说你被人欺负了,能告诉娘吗?唔!娘也想和宝儿有小秘密呢!”龙宝眼神怯怯的望着阮姮,小嘴紧抿,似是在怕什么。阮…

《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第四章:真受教了 免费试读

第四章:真受教了

吃罢早饭,阮姮抱着龙宝在院子里晒太阳,陪他拍手玩,玩了一会儿,她便道:“你爹说你被人欺负了,能告诉娘吗?唔!娘也想和宝儿有小秘密呢!”

龙宝眼神怯怯的望着阮姮,小嘴紧抿,似是在怕什么。

阮姮懂孩子在怕什么,她双手拉着小家伙的手,温柔小声道:“宝儿放心,娘不傻了,以后会保护你,不让别人欺负你,也不会为了别人骂你打你了,好宝儿!就信娘吧?娘也是知错就改的好宝宝哦!”

龙宝在阮姮这样温柔又可爱的哄着下,他望着阮姮咬了咬唇,才凑过去小声说:“是赵江他……他说娘不喜欢我,会……会丢我去山上喂狼,还……还拿……拿蝎子要蛰我,我好害怕,可赵江和李胜他们……他们拿麻绳绑我,我跑不掉……娘!宝儿怕!宝儿好痛!”

“好了宝儿,没事的,娘在呢!谁都欺负不了你。”阮姮把孩子抱腿上,轻拍他后背柔声哄着,眼神却是极为的冰冷。

李素娥听到宝儿哭了,她忙从东偏房跑出来,她就给老太太送碗水的功夫,这个阮姮又怎么虐待宝儿了?

阮姮抱着啜泣的宝儿,扭头对她婆婆说:“是赵寡妇的儿子赵江,还有李荣家的李胜他们……我也不清楚几个人,反正是他们吓坏的宝儿,这事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李素娥是想劝阮姮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宝儿如今也没事了。

大家都在一个村子里,阮姮本就名声不好,再闹出这事,得罪这些些人,他们一家子可能都难再留在上河村了。

“忍气吞声,只会助长不正之风。”阮姮自幼父母双亡,她很清楚人越软弱,别人就越欺负你。

退一步,永远不可能是海阔天空,而是只会离被人逼死的黄泉路更近一步罢了。

李素娥劝阮姮的话说不出口了,仔细想想也是这个理儿,她一辈子处处退避,却被人逼到这个小村子里还不够,还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他们母子的命呢。

阮姮哼歌哄龙宝睡觉觉,在龙宝背后的手指也有助梦的效果,这是推拿解乏的指法,一位老爷子教她的。

秦素娥去喂鸡鸭了,阮姮要做什么,她也管不了,随阮姮去吧!

阮姮把熟睡的龙宝抱去堂屋炕上,更是去厨房里给弄了个汤婆子。

李素娥还是有点担心,去东偏房告诉了老太太,叹了口气道:“您说,这成吗?”

“没什么不行的,人善被人欺,阿姮这话说的对。”阮老太太也是个不简单的老太太,当年她可是一个人带孙女回的上河村,建造这样宽敞的大院子,足见她的财力和魄力。

李素娥见老太太也支持阮姮,她也就不再多言了,反正……她还是去瞧瞧吧!别阮姮又在赵寡妇手里吃了亏。

阮姮是拿了一捆麻绳出门去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别说什么大人没必要和孩子计较,赵江和李胜虐待恐吓龙宝的时候,可也没觉得他们是以大欺小!

李素娥是紧跟着追出门去,见阮姮还拿着麻绳,她就知道这回事可要闹大了!

砰砰砰!

“来了来了!谁啊?”赵寡妇回到家里正气闷的胸口疼呢!

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她更是心烦气躁了。

门一打开,她都没看到来人是谁,就被人一把推大门板上去了。

“不好意思,手误。”阮姮收回推了赵寡妇的手,拿着一捆麻绳进了赵家的院子。

赵婆子正在院子里晒太阳,见阮姮来了,眼皮一抬看了阮姮一眼,又闭上眼睛继续晒太阳。

赵江在院子里抓着一只黄狗骑驾驾,见阮姮来了他家,他做贼心虚的放开黄狗,躲到了他奶奶身后去了。

“阮姮,你来我家做什么?”赵寡妇瞅一眼阮姮手里的麻绳,怎么瞧都是来者不善。

“来向你儿子请教下,我家宝儿怎么得罪他了,他竟与李胜他们一起把宝儿吓得高烧不退?”阮姮手里拎着麻绳,一步步想着赵江逼近。

“奶奶!”赵江始终是个六七岁的孩子,被阮姮眼神冰冷的盯着看,他自然就害怕的不打自招了,道:“不是我!是李胜……是他们要绑的龙宝,还说……说……”

“说龙宝的爹不在家,娘又不理会他死活,奶奶在家照顾老太太也不得闲,所以你们就以为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他了吗?”阮姮逼近赵江,却被赵婆子起身拦住了。

“不就是几个孩子胡闹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谁家孩子小时候不被大孩子欺负了?”赵婆子撇嘴道:“你要是不想你孩子被人欺负,那就锁家里别让他出门,自然就没人欺负他了!”

“你……你太不讲理了!”跟来的李素娥气的浑身发抖,这说的是人话吗?

阮姮收起麻绳,对着赵婆子微微一笑:“您说的对,孩子的事,大人不该插手,谁家孩子在外头不吃亏呢?我受教了。”

“嗯,多听老人言,省得以后吃亏。”赵婆子还颇为得意,瞧!她三言两语就让阮姮认错了。

赵寡妇却有种不祥的预感,阮姮这笑,这话,怎么瞧着看都不像是会轻易作罢的样子。

阮姮转身拽着她婆婆离开了赵家,手里的麻绳算是白拿了。

李素娥一头的雾水,阮姮不是来为宝儿出气讨公道的吗?怎么如今……

“娘,孩子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咱们当大人的掺和进来,不是存心找被骂以大欺小吗?”阮姮与她婆婆出了赵家大门,她笑语晏晏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发生了呢。

李素娥好像有点明白了,可是……宝儿才四岁,赵江他们比宝儿大太多,宝儿哪里斗得过他们?

“事在人为。”阮姮微笑一挑眉,等着瞧吧!她会把软包子变成黑芝麻汤圆的。

人啊!腹黑点总比**好,对叭?

赵寡妇听阮姮这笑语听的头皮发麻,关上门就要揍她儿子一顿,惹谁不好惹龙宝?不知道龙苍昊对这儿子多宝贝吗?

“你这个败家娘们儿,敢打我孙子试试看!”赵婆子也是寡妇熬儿,可她模样不好,守寡倒是守的干净。

可她这儿媳妇长得好又年轻,整日抛头露面的勾引村里的光棍汉,还当她老婆子什么都不知道呢!

呸!要不是这**勾搭汉子能帮忙种地,有钱养活他们祖孙,以为她老婆子会这样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小说《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第四章:真受教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