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谋:嫡妃无双玉相瑶楚翎羽小说免费试读

《庶女谋:嫡妃无双》小说简介

经典之作《庶女谋:嫡妃无双》,玉相瑶楚翎羽为书中的男女主角,本文是由实力作者浊酒尽余欢独家原创,推荐阅读!小说主要内容是:前世,她力排万难,助心爱之人君临天下。却换来被废冷宫,吊殿惨死。再睁眼时,已重活一世,绝不会重蹈覆辙!她绝色容颜才情冠绝天下,无数人为之俯首,却不料惹上冰山冷王。冷王天煞孤星,人鬼莫近,双双联手,笑看风云卷涌步步为营的路上,却也筹谋中掺杂着爱情,情愫暗生。…

《庶女谋:嫡妃无双》 第十四章 落水风波 免费试读

一开口就带刺儿,玉湘灵心里还记恨着白日里的事情,虽然老夫人罚了她,但却留她用了晚膳,心里更加不平衡,见到她自然是要嘲讽两句。

但是没想到的是玉嫣然也在,意外的瞥了她一眼,“我倒是不知道二妹妹同姐姐这般交好,看的灵儿都嫉妒了。”

言毕,掩面轻笑了一声,似乎真是有几分吃味,但看向玉嫣然的眸色却尽是阴冷。

玉嫣然身形一颤,僵硬的挤出一个笑容,“妹妹说的什么话,我们一家姊妹都是交好的,哪分什么亲疏。”

一番话说的亲切,玉湘灵不屑的冷哼一声,瞥了她一眼后便要离开。

微风习习,吹得湖面阵阵涟漪。

玉湘灵不想与两人多做交谈,与玉相瑶侧身而过之时,故意发力撞在她肩膀上,玉相瑶对她如此低劣的行为不屑,微微侧了身子便卸了她的力道。

哪知这么一让,玉湘灵收力不及,踩着湖边的脚一滑,竟直愣愣的就要往湖水中倒去。

玉湘灵惊呼一声,眸光微闪,下意识伸手就要扯住玉相瑶的衣袖,没想到她手疾眼快,直接后退了一步,彻底避开了玉湘灵伸过来的手。

玉相瑶就看着她满脸的震惊转变为怨恨,只是眨眼间便落入水中。

事情发生的太快,玉嫣然只来得及瞧见一抹粉色噗通一声入了水,才反应过来,高声道:“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

玉嫣然不知道,但是玉相瑶知道,她是会水性的。

玉相瑶冷冷的瞧着湖中的那抹人影,她刚刚是想将自己一起拉下去。

自己是前世在跟着楚晔之后才会的水,玉湘灵明明知道她不会水,却是想拉个垫背的。

思及此,她心中冷笑,但见玉嫣然如此紧张,也跟着高声呼救起来。

好在下人隔得不远,不过话音刚落,就有人寻了过来,在听闻落水的是嫡小姐后,手忙脚乱的将人捞了起来。

好在玉湘灵本就会水性,只是呛了几口,浑身湿了个透。

虽已入春,但入夜的湖水依旧冰冷刺骨,玉湘灵的发髻早就散乱的贴在脸上,脸色惨白,头发上还有湖中的水草,眼神更是阴沉的吓人,看起来宛如一个来索命的水鬼。

此时正恶狠狠的瞪着闲暇站在一旁的玉相瑶。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尖锐的声音响起,抬眸看去,正是玉韩氏。

瞧着这番动静的时候,就有下人跑去报信,匆匆赶来,就瞧见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身狼狈的坐在地上,连忙从下手手中拿过外裳披在她身上,“我可怜的灵儿,这是谁做的!”

玉韩氏眼睛一横,便瞪向在场的众人,最后定在玉相瑶身上,而玉湘灵这时从玉韩氏的怀中抬起头,恰到好处的伸手指着她,浑身颤抖,满脸的悲戚,“二妹妹,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不过是想提醒你几句,你就心生不忿,推我下水!”

语气嘶哑,声声泣泪,叫人好不动容。

玉刘氏本来是在自己院中,听见动静也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来的,没想到一踏进花园,就听见玉湘灵这生动的指控,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好你个玉相瑶!不过是因为布料的事情你就怀恨在心,那你冲着我来就行了,还意图对你姐姐不利,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人,居然用这种阴损的法子,要是灵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拿命来陪!”

一唱一和,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这一番话就将玉相瑶的嫉妒成性坐实,也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招手就要让下人上去将玉相瑶抓住问罪。

玉相瑶心中冷笑,这明摆着是对之前的事情怀恨在心,现在也只不过是随意的找了个借口罢了。

看着围过来的下人,玉相瑶眼神一凛,正想着怎么脱身,就听一阵女声响起,“落个湖就淹死了,怎么以前夏日的时候我还瞧着大小姐在湖里戏水来着?”

话音一落,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见一女子掐着腰身走了过来,正是玉刘氏,“二小姐连水都不会,她下去是给你陪葬,还是拉你去死?”

语气嘲讽,不给半分薄面。

而众人听了这信息量十分大的话语,皆是窃窃私语起来。

相府大小姐居然在花园的湖中戏水,本就有辱德行,若是玉刘氏说的是真的,那玉湘灵岂不是都在做戏。

众人不敢细想,玉韩氏见此脸色赫然沉了下来,“都没事做了?杵在这儿干什么,还不都散了!”

一声呵斥,众人做鸟兽状散开,一时间便只留下几人。

玉湘灵脸色也是难看至极,攥紧了外裳,“二伯母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何时会水了,你怕不是看错了。”

她往年有次贪玩儿,便趁夜里没人的时候子啊湖里游了一圈,那时候明明有派人守着,怎么可能有其他人瞧见!

“一张嘴什么都说的出来,还妄敢给灵儿抹黑,玉刘氏,你未免太过了些。”玉韩氏脸黑了半边天,语气十分不善。

玉刘氏瞧见跟在玉湘灵身旁的玉嫣然,想到之前自己的愚笨,看着玉相瑶更顺眼了,“还真是,我这随口一说,看把姐姐吓得,脸都黑了,难道我前年夜里瞧见的还真是……”

“你住嘴!”玉韩氏提高了声音,几步上前就要动手。

玉刘氏却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耷拉下脸色,“不要以为谁都是你能打的。”旋即一把甩开她的手,撸起袖子,丝毫不怯的看着她,“姐姐若要动手,恐怕还打不过我。”

玉韩氏气的浑身发抖,脸色变了又变,硬生生憋出一句,“好,玉刘氏,你好的很!”

咬牙切齿的语气,似乎恨不得将她嚼碎一般。

玉相瑶看她眸中杀意显露,心中暗道不好,玉韩氏再怎么说是相府主母,是管事的,若是过了,狗急了也跳墙,到时候真的鱼死网破,那就麻烦了。

“二伯母,慎言。”

玉相瑶上前一步挡在两人中间,露出个恬淡疏离的笑容,“还请母亲息怒,怪就怪瑶儿迟钝,没有拉住姐姐。”

“此事瑶儿自会请罪禁足,还望母亲和姐姐恕罪。”话语中尽是真切的歉意,一下子倒是让玉韩氏站在了恶人的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