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的替身娇妻完整全文阅读 慕桃之顾卓言结局无删节

《冷少的替身娇妻》小说简介

《冷少的替身娇妻》由董大屁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慕桃之顾卓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看不到慕桃之,顾卓言就会心悸。她是他的瘾。明明自诩不爱,为何一次次吃醋?明明厌之弃之,下一秒却控制不住地救她?傲娇总裁实力打脸的日常,是一次次的推倒和履行契约的精神。…

《冷少的替身娇妻》 她都要抢过来 免费试读

一旁的顾卓言见慕桃之如此反应也很是不悦,大步上前把慕桃之拉了过来。

他还下意识的侧身,挡住了女人的视线,“检查结果怎么样?”

慕桃之怔怔的,摇头回答:“没、没事……”

闻言顾卓言都没有发现自己小小的松了口气,“我叫陈铮来送你回去。”

慕桃之没有回答,失魂落魄的任由他搂着,不远处的慕清欢看着他俩亲昵的动作,眼神里闪过一丝强烈的嫉妒。

上次顾卓言来家里给慕桃之解围,她就觉得两个人有古怪。

慕桃之勾搭上了顾卓言,怪不得这么顺利进了KJ公司。

慕清欢满心恨恨,不过云奕辰仿佛对周围的一切无知无觉,只是语气欢喜的对着她说话:“我们小时候在医院见过面,我很喜欢你设计的婚纱,但是你只告诉我你姓慕,然后就消失了,我一直在等你出现。”

慕清欢突然回想起来了。

小时候慕桃之因为肺炎住院,她偶然听父亲提过一次,说慕桃之在医院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云奕辰也说,他们是小时候在医院认识的。

看来云奕辰是认错人了。

她的心里涌起一股恶意。

云奕辰认错了人,那她可以将错就错。

反正只要是慕桃之想要的东西,她都要抢过来,现在是云奕辰,以后还有顾卓言。

于是慕清欢心安理得顶替了慕桃之的过去,故作怯生生道:“我小时候的确因为肺炎住过院,但是我真的不记得你,抱歉……”

“不记得也没关系的。”云奕辰见她茫然又胆怯,说话的声音更温柔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云奕辰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转头对顾卓言说:“顾总,今天的工作不如先进行到这里吧。”

顾卓言瞥了他们俩一眼,淡淡说道,“没问题,恭喜云少了。”

云奕辰有个女人管着,慕桃之总不会瞎惦记了。

慕桃之被拖着往外走了两步,到人事部门口,她心一横回头喊道:“云奕辰!”

云奕辰闻声回头,脸上还带着满足和煦的笑容。

可惜不是她的了。

慕桃之胳膊被身旁的男人捏得生疼,咬了下嘴唇,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云奕辰刚想说不用客气,人事部的门就重重的关上,把他们彻底隔开。

地下停车场。

陈铮和司机等候许久,就见顾卓言怒气冲冲的拽着慕桃之,把她推到了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

陈铮倒没想到顾卓言这会儿也要回去。

毕竟顾卓言是不会随便丢下工作的人。

顾卓言手搭在膝盖上,整个人冷得像是一座冰山,不说话,就用余光瞟着慕桃之。

但是慕桃之什么都感受不到,悲伤把她整个人都封闭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来希望,等来喜欢的人,就这么错了,全被毁了。

其他人则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殃及。

车子停在城堡的院子里,顾卓言长腿一迈先跨了出去,陈铮小声的提醒了两句,慕桃之才像个游魂一样从车上下来,一同跟在男人身后。

进了客厅,她正要上二楼房间,男人发话了,“站住。”

慕桃之深吸气,“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想去休息了。”

“你今天还去哪儿了?”

原来是秋后算账的。

慕桃之也干脆利落的坦白了,“我回了趟家,拿了点儿东西。”

“谁允许你回去的?你不舒服也是在骗我?”顾卓言又怒了,“慕桃之,你胆子不小!”

看来这个女人是没把他放在眼里,连他的话都可以随便忽视。

慕桃之很累,不想和他纠缠了,“随便你怎么想。”

站在旁边的陈铮连忙接口,试图缓解两人的气氛,“顾先生,慕小姐也不是乱跑,只是回了趟家而已。”

顾卓言要是真恼了,慕桃之又少不了吃苦,两个人的关系只会闹得更僵。

顾卓言还要靠着慕桃之治病,闹僵了有害无利。

“她签了情妇契约,没有一点情妇的自觉吗?”

慕桃之被情妇两个字激得脾气上来了,“那也是情妇契约,又不是做你的奴隶,凭什么还限制我的自由?”

要不是顾卓言把她锁在家里,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看来我要给你点教训。”

顾卓言起身,走到慕桃之面前一把把她扛到了肩上,慕桃之拼命的挣扎,“你放我下来!你这个禽兽!你不得好死!”

“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就吐你身上!”

顾卓言把她扛进卧房,毫不怜惜的扔在床上,欺身上去,霸道的攫住了她喋喋不休咒骂的嘴唇,把她的衣服撕扯了下来。

慕桃之很快就开始流泪,不止是身体难受,还有心里更难受。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翻来覆去的煎熬,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男人才彻底消停,慕桃之被折腾得昏迷过去。

顾卓言心里窝火,穿上衣服直接去了公司,只叫了一个女佣守着慕桃之。

昏迷中的慕桃之梦见了小时候。

和云奕辰相遇,彼此约定了一辈子,长大后的云奕辰却牵着慕清欢走进了婚姻殿堂。

她从梦中惊醒,发觉自己在发烧,连眼皮都是滚烫的。

守着她的女佣叫来了医生,医生给慕桃之挂上点滴,还吩咐佣人给她敷冰袋,用凉水擦身体,折腾了两三个小时温度才退下去。

女佣小声问:“慕小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慕桃之虚弱无力的点点头,女佣就端了一碗粥喂她,吃了小半碗她就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吃了。

“拿出去吧,我有点恶心,我想继续睡会儿。”

女佣把碗端下楼,恰巧碰到从公司回来的顾卓言,恭恭敬敬的弯了下腰,“顾先生。”

顾卓言扫了眼碗里的食物,“她就吃这么一点?”

“慕小姐不愿意吃了,说恶心。”

顾卓言不耐烦的挥挥手,让女佣退下,走上楼拧开门把手迈进去。

慕桃之睁开眼睛,只看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身不说话。

顾卓言神色淡然的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听佣人说你烧退了。”

他说了好几句话,慕桃之都不理会,他有些不爽了。

“你想闹脾气,也要有个限度。”

慕桃之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顾先生,我有什么资格,跟你闹脾气?”

她的身体虚弱,脸颊还泛着病态的粉红,目光却很锐利。

“反正我是你的情妇,也就是你的奴隶,什么资格都没有。”

慕桃之说完这一句,头晕眼花的往后靠住了床头。

顾卓言对她难免还是有些愧疚,所以声音还算平和,“你不是我的奴隶,但是你应该学着听话,不要惹我生气,否则吃苦的都是你。”

“随便吧。”身体的不适让慕桃之更不想面对他了,“顾先生出去吧,我想好好休息。”

“我快点好起来,才能继续伺候你,不是么?”

顾卓言被她弄得又烦躁起来,“你以为我是专门来看你的?不过是找你治病而已。”

提起这个慕桃之就充满了恨意。

要不是这个病,还有那个顶替她的神秘女人,自己怎么会到现在这个地步。

慕桃之被气得更不想说话了。

她不理顾卓言,顾卓言有话又没办法说,最后两人还是不欢而散了。

接下来几天,顾卓言都待在了公司,眼不见心不烦。

慕桃之在城堡一边修养,一边忍不住去打探打探了云奕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