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谋:嫡妃无双》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玉相瑶楚翎羽)

《庶女谋:嫡妃无双》小说简介

小说作者浊酒尽余欢为大家带来的《庶女谋:嫡妃无双》是一本很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该文讲述了玉相瑶楚翎羽的故事,文章内容精妙绝伦,扣人心弦。玉相瑶楚翎羽小说精彩节选:前世,她力排万难,助心爱之人君临天下。却换来被废冷宫,吊殿惨死。再睁眼时,已重活一世,绝不会重蹈覆辙!她绝色容颜才情冠绝天下,无数人为之俯首,却不料惹上冰山冷王。冷王天煞孤星,人鬼莫近,双双联手,笑看风云卷涌步步为营的路上,却也筹谋中掺杂着爱情,情愫暗生。…

《庶女谋:嫡妃无双》 第二十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免费试读

众人移步至大殿内,已有内侍喊了“圣上驾到”。

殿内雕梁画栋,气宇轩昂。

众人在矮桌前落座,皇上说了些助兴的话,一时歌舞生平,酒菜皆备,觥筹交错。

玉湘灵跟着玉韩氏坐,玉相瑶跟着玉成峰坐,玉嫣然跟着其父母亲坐。

此时最受女眷瞩目的,当属五皇子楚晔与七皇子楚翎羽。

五皇子温润如玉,七皇子邪肆俊美,难分伯仲。

当然,其他受关注的公子哥儿也有很多,比如公孙朗,只是他的来历特殊,开国郡公公孙哲膝下无子,又独宠正妻绝不纳妾,公孙夫人便将义妹之子过继为子,视同己出,世袭爵位,开国郡公是正二品的诰命,也是达官显贵。

这公孙朗就是在百花园里找玉家三女搭讪的众多公子中的一位。

因玉相瑶这桌与玉嫣然这桌是紧挨着的,所以她俩隔得并不多远。

玉嫣然凑近了些玉相瑶,低声作耳语道:“妹妹听闻到了女眷们在议论什么吗?”

这位七皇子楚翎羽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玉相瑶不甚熟悉,还愿闻其详:“姐姐请说。”

玉嫣然一脸仰慕,面染飞红。

“七皇子素有京城‘第一美男’之称,说书先生们提及到他无不称赞‘冠盖满京华,公子世无双’。七皇子文韬武略,前年的冬猎大典上,有亲临者回忆时描述七皇子人比飞叶,斜飞上马,纵马驰骋时矫若蛟龙,在马上一举射下虎头、虎额,骑马、射箭技艺俱佳。”

说到兴头,玉嫣然眼眸一亮,“去年边塞失防,七皇子自请带兵应援,不仅完成了任务,而且因地制宜地改善了边塞的生活环境。”

确有虎狼之姿,玉相瑶心中暗许。

“只可惜生来便不受宠,七岁那年国师观星宿称其自带天煞孤星命格,人人不由避他三尺之外,皇帝始终不看重七皇子,甚至觉得七皇子对未来新皇登基构成威胁,是皇子夺位的绊脚石。”

如人饮水,冷瑶自知。身在皇宫,要承受更多自己没办法选择的苦楚,玉相瑶为七皇子感到同情。

金樽清酒,玉嫣然不过小酌了几口,人未醉,心已经醉了,拉着玉相瑶的袖角,朝太子一偶遥遥一指。

“妹妹,我听闻五皇子斯文儒雅,知识渊博,少傅都称其为不可多得的才子。还弹得一手好琴,行云流水,让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还听闻他对皇妹温柔耐心,宫里盛传五皇子年轻时被顽劣刁蛮的皇妹用剪子恶作剧剪坏了虎口,五皇子不仅没有出荣训斥,还替皇妹向母妃求情,他皇妹并非他母妃所出,他有这样的慷慨肚量实属难得——”

玉相瑶心中哂笑,温柔耐心?慷慨肚量?五皇子楚晔旁人不识,难道她会不知?

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干着虚与委蛇的事,暗地里做着吃人不吐骨头的勾当!

那位顽劣刁蛮的公主在楚晔小时的恶作剧,楚晔在登基后,一一加倍报复了回来,最后那位公主不堪折磨意图咬舌自尽,被他做成了人彘。

宫中传荣无可厚非,但依然是不择手段经营多年外表乃至之后把控多年朝纲的一种手段。

不露声色、拿捏人心不就是他楚晔擅长做的事吗?

温润如玉的外表下是睚眦必报的运筹、行事老辣的心机、权倾朝野的野心。

玉相瑶戳了戳食碟中肥美的鱼肉,鲜嫩可口,在她看来这可比公子们更有意思。

玉嫣然未发觉玉相瑶早已兴致缺缺、心不在焉了,小嘴还在喋喋不休中。

玉相瑶忽觉嘈杂鼎沸,无形的压迫力灭顶而来,心中的烦闷犹如被困住的野兽急需发泄的出口,于是停箸,向玉嫣然和玉嫣然打了声招呼便悄然离席。

形色各异的灯笼挂在殿外飞檐上,流光异彩,为殿内的宴会添了不少生趣热闹。

玉相瑶本想去凉亭里坐会儿,但见一颗柳树下有熟悉的身影,婀娜高挑,细眼一瞧,竟是荣沫儿!情绪一下便有了宣泄口。

她刚和一男子接头对话,面色隐在阴影中看不真切。之后男子似乎察觉到了玉相瑶的存在,行色匆匆地走了。

玉相瑶看清她的衣裙,心思一动,信步走去,扬手摘下发髻上的一支细小珠钗,隐在衣袖中,待她走近时,荣沫儿转身欲走了。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衣袂相接的须臾,玉相瑶将珠钗自然滑落于手掌,运腕力灵巧一转,顺风势轻轻向前一挑,大功告成。

待荣沫儿走出几步不远,发现自己裙上轻纱已被划破时,玉相瑶早已眼疾手快地将珠钗插回了发髻。

“站住!”荣沫儿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这是你干的好事?”

她攥紧了手里的轻纱,横眉冷竖地质问。

玉相瑶一脸无辜状:“姑娘是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荣沫儿耷拉下脸色,眸中尽是阴冷:“这里就只有你我二人,不是你划破的还能是谁?”

这裙子是她父亲从西塞换来的绀缕玉衣,此为首穿,就破了,让她如何肯善罢甘休?

只有她才具有任性骄纵的资格,她不允许有人敢蔑视她的地位,更何况区区一个丞相府庶女,竟也敢拿她当戏耍对象?便让她有的是好果子吃!

“姑娘误会了,我只是心中憋闷,出来闲散散心,不想无事生非。”

“那裙子作何解释?怎的我出殿裙子还是完好的,方才一路过你,裙子就破了?”荣沫儿眉目秾艳,发怒时盛气凌人。

“方才这里可不止你我二人,还有一位公子。”玉相瑶轻飘飘地提醒。

荣沫儿眼神瞬变,脸僵了僵,硬生生地挤了句:“你莫要狡辩!”

那位公子是楚晔亲卫装扮而成,他今日在此实则有秘事与她相商。若此事宣扬出去,不仅有辱女子德行,暗影卫之事也有可能受到波及。

“姑娘在此私会了公子,毫不怀疑公子,却咬死是我做的,口说无凭。姑娘自己不当心被路边枝条划着了也说不准,却非说是我的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玉相瑶悠闲自若,能将荣沫儿气成这副要吃人的模样,真是少见呢!如何不大快人心!

“你!”荣沫儿气得浑身发抖,扬手几步上去就要扇在玉相瑶脸上,玉相瑶空中截住,“你敢!”

荣沫儿气得肺都快炸了,想将手挥开却挣脱不开,狠狠一跺脚,蛮力挣扎推搡着,竟一眨眼将玉相瑶推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