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倾世韶华免费阅读全文 陆暖冬宫华盛小说

《许你倾世韶华》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许你倾世韶华》由待君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暖冬宫华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保护弟弟,她女扮男装成为镇国大将军,深入敌后,被拆穿身份,却爱上了敌国皇子。圣元王朝第一部陆暖冬篇…

《许你倾世韶华》 第7章 你会杀我吗 免费试读

可宫华盛早已看见她的举动。“没想到呀!修罗将军不只是女儿身,还是紫瞳圣女的妹妹,被封为喜乐公主的陆家二公主。”讶异的口吻带着戏谑,等着那张平静的脸破碎。

陆暖冬睁开眼,即使被猜中身分,清秀的脸仍然冷淡,从男人的语气里她知道他的意图,他想让她露出破绽,想让她失去冷静。

而她,不会如他愿。

“你是傲血皇族。”能进入宫廷寿宴,他的身分绝不平常,甚至可能比耶律魁的身分还高,不然耶律魁怎容许让她活着?

耶律魁是傲血三皇子,身分能比他高的除了傲血君王,就只有……“你是那蠢蛋的二哥?”

她从没听过关于傲血二皇子的事迹,久而久之,傲血有二皇子的事也被遗忘了。

“在下的蠢弟弟多谢你几番照顾了。”留他一条蠢命,真是感激不尽!

圈套都设好了,人也自己送上门了,就跟瓮中捉鳖没两样,可耶律魁还能让人逃走,宫华盛真为自己弟弟的蠢感到丢脸。

“不杀我,是想折磨我为那蠢蛋出气?”那应该把她关进牢房,而不是为她疗伤吧?

“我那蠢弟弟还没这价值。”看着渐渐扩大的血渍,那张脸早已无血色,宫华盛看得出来她在强撑,不得不佩服,就连男人受这么重的伤也不见得能像她忍这么久。

“救你,是我对你有兴趣。”他坦白直言,尤其现在他对她的兴趣更大了。

“不杀我,你会后悔。”脑袋已一片晕,冷汗让她身体轻颤,可她的声音仍坚定,神色仍漠然,不露一丝弱态。

“你会杀我吗?”他起身,缓缓走向她。

听到他的脚步声,她握紧手指,眼眸微掩,就等他靠近的一瞬间。

一步、两步……

她迅速伸手,利落地锁向他的喉咙,可才一动,身体立即虚软无力,狼狈地跌落床铺。

强健的手臂接住她,稳稳地将她抱进怀里。

“我是不懂武,可我会医。”温润如玉的声音在她耳畔道:“而医毒本一家。”要制服她,他手段多的是。

“你!”陆暖冬咬唇想反击,可手却完全抬不起来,她使不出任何一丝力气。

“乖乖的,我为你止血。”包住伤口的布条早已全红,血再流下去,她真的会失血而亡。

将她放到床上,手臂不意地擦过高耸的酥胸,他顿了下动作,看着赤裸的娇胴,再看向她平静的脸。

刚刚手拂过胸脯时,他明明感觉到她身体微震,可脸上却不露一丝痕迹,眼眸轻转,他看到微红的耳根。

“呵!”原来不是真的不在意呀!

听到他的笑声,陆暖冬抿紧唇,将恼怒锁进心里,极力维持住冷静。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至少现在不会──他对她的兴趣不是肉体,而是她这个人。

她身上有着层层高墙,他好奇,当打破那些高墙后,他会得到什么?而她是否还会这般美丽,这般吸引他?

指尖擦去她脸上的冷汗,在她张开眼时,他低低开口。

“陆暖冬,记得我的名字,宫华盛。”

他会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名字。

好热!

她觉得全身像有火在烧似的,尤其是肩膀,疼得像有蚁兽在啃食。她咬紧牙根,痛苦地忍着剧痛。

这种感觉她不陌生,在战场多年,她知道是伤口让她发烧。

紧紧咬牙,她忍着烧烫般的痛,而脑袋早已浑噩,莫名地闪过许多画面——

她抱着幼小的弟弟进宫,可一到宫里,她就被迫和弟弟分开,她挣扎、反抗,却敌不过那些人的力量。

她怕弟弟受到欺负,可她被关在寝宫里,不得踏出半步。

她惊慌、害怕,怕弟弟受伤,怕就此再也看不到弟弟;可隔天,宫女却抱来弟弟,说从此以后弟弟就跟她同住。

她不知原因,虽然疑惑皇帝会如此好心,可她不敢多问,只能用力抱紧惊惧的么弟,因他安然无恙而松口气。

从此,她和弟弟同住寝宫,宫里伺候的人对他们极恭敬,完全不敢有一丝轻侮,他们的态度让她疑惑不解,可仍然不敢放松戒备。

每一道饮食,她都以银针试过,确认无毒才敢食用。

偶尔,会有宫里的妃嫔过来,冷嘲热讽有,态度亲切有,她皆小心应对,她知道这些人再怎么慈眉善目也不能相信。

她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守着弟弟,如无必要,绝对不出寝宫。

而皇帝像也遗忘她和弟弟的存在,从没有传唤过他们。

她为此松口气,却也烦恼姐姐的状况,不知姐姐可好?可她不敢问,就怕招来任何危险,也怕替姐姐带来麻烦。

谁知不到半年,皇帝突然驾崩,弟弟成了皇帝,这突然的状况让她错愕,然后姐姐出现了。

她不知道姐姐做了什么,看着站在姐姐身后的男人,她知道他——当今四王爷,皇帝的亲弟,与父王齐名的将军,掌控圣元皇朝一半兵权,也是辅佐弟弟的摄政王。

她疑惑他怎会和姐姐一起出现,可姐姐什么也没说,只摸着她的头,问她想继续当公主,还是要跟着摄政王?

她看着姐姐,再看向那名高深莫测的男人,最后将目光放在姐姐身上,姐妹多年,她知道姐姐的意思。

她跟着摄政王,他教她习武、教她兵法,教她所有一切事物,毫不保留,只要她肯学,他就教。

习武,她起步晚,要比常人花费更多时间力气,所有痛苦她全忍下来,她要变强,她要保护弟弟、保护姐姐。

就算成为皇帝,可那些大臣会臣服是因为摄政王的关系,在弟弟还未完全掌权前,她必须保护他。

她遵照姐姐的意思成为将军,军营里唯一知道她身分的只有年老的大夫,她受伤时也只肯让他医治。

她记得初次上战场,初次杀人,她害怕,可也只能紧握战戟,继续往前,继续杀敌,她不能怕,她没有资格怕。

她要守护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她不能倒在这里,她要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