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谋婚:替嫁娇妻超凶萌步微兰东方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千亿谋婚:替嫁娇妻超凶萌》小说简介

步微兰东方季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千亿谋婚:替嫁娇妻超凶萌》,该作者景圈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步微兰东方季的故事动人心弦。《千亿谋婚:替嫁娇妻超凶萌》小说讲述了:为了生命垂危的双亲,步微兰替表妹嫁给东方家的冷面阎王,却是个毁了容的瘸子。婚礼上,不顾众人讥讽,她在他丑陋的疤痕上印下一吻。东方季沉寂多年的冰冷自此瓦解,只为她一人柔情。渣妹算计想要回男人?呵!将计就计,在众人面前打脸才叫爽!渣叔拿父母威胁?呵!不好意思,你看看他们是不是在我男人医院?人生苦短,全靠自演。你们想玩,成全!那天步氏土崩瓦解,她荣登新步氏首席之位,瘸子男人却……

《千亿谋婚:替嫁娇妻超凶萌》 第2章 失算 免费试读

步微雁原来是要来看步微兰伤心难过的,毕竟,嫁给了一个毁容的残废,对方还比步微兰大了整整七岁,即便那人是东方集团的董事长,可圈内早有传闻,说东方集团的资金链出了问题,集团内部很可能会重组,东方季也会卸任董事长的职位。

如今的东方季当不了步微兰的靠山,反而会让她成为笑柄,所以,她可以尽情的嘲讽这个从小就比她漂亮聪明的堂姐。

可面对着波澜不惊的步微兰……步微雁有些不甘的攥了攥手指,一时间却找不出什么别的话来挤兑她,只好勉强的笑道:“妈妈刚才找我有事,我一会儿在过来陪堂姐。”

“在教堂看到东方季的时候,是不是很庆幸没有嫁给他。”步微兰的声音突然响起,步微雁的脚步不由得一顿。

她皱了皱眉头,“堂姐这是什么意思?”

步微兰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晃了晃酒杯似笑非笑的说:“一个月前,你在家里大闹了一场,死活不愿意嫁给东方季。今天在教堂的时候,我也看到你一直盯着东方季的双腿,脸上全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步微雁愕然,步微兰脸上多了一丝不悦,“不管以前东方夫人属意的人是谁,但从今以后,东方季是我的丈夫,也是你的姐夫,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在公共场合对他失礼。”

说完,步微兰将手中的酒杯一放,款款的站了起来,对步微雁身后点头道:“母亲。”

步微雁身子一僵,只觉得后颈爬上了一股凉意,她飞快的回头,果然看到,一袭紫色礼服的东方夫人正站在她的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季儿累了。”东方夫人无视神色尴尬的步微雁,淡淡的看着步微兰说,“他不喜欢吵闹,晚上会独自宿在三楼。二楼尽头的主卧是你们的婚房,你如果也累了,可以先上楼休息。”

步微兰礼貌的点头,“知道了。”

东方夫人又瞥了步微雁一眼,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步微雁的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咬牙对步微兰道:“你故意的?”

步微兰轻笑,“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步微兰!”步微雁禁不住厉声一斥,立刻引来了四周宾客的注意,她脸色又是一沉,连忙压低了嗓音道:“你很得意?一个家道中落的山鸡,若不是因为我爸爸,你以为你能嫁入东方家?你真以为找到了靠山,敢这么跟我说话!”

“不装了?刚才不还叫我堂姐么?”步微兰上前一步,眼底掠过一丝冷光,“在你咒骂我之前,最好仔细回忆回忆,你和你爸爸现在拥有的,是从什么地方偷来的。”

她目光四下里一扫,“对了,你刚才的舞跳得很美,应该会有很多名流夫人向东方夫人打听你的身份……”

步微兰朝她身后示意了一眼,“可我看着,东方夫人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呐。”

说完,步微兰轻柔的摸了摸步微雁的脑袋,脸上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回去让堂婶多给你喝点核桃露,免得脑子漏风端不住千金小姐的架子,让人以为步家的雁小姐是个没家教的泼妇。”

别墅外,步微兰立在人工湖边,靠在一株银杏树上轻舒了口气。

东方家祖宅是多年前东方集团买下来的商业用地,找设计师设计成了度假小村的布局,却删减了那些多余的住房,只在正中心楼王的位置,盖了一座五层的别墅。

度假小村从不对外开放,别墅外山峦叠翠,清泉环绕,人工湖内全都是用当日空运的海水饲养的名贵锦鲤。从她所处的位置仰头看过去,东方家别墅像极了葱郁园林中幽雅的古堡,而正对着她的,就是三楼东方季的卧室。

此刻,偌大的落地窗前正端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东方季面无表情的停在窗前,灯光将他的身影无限拉长,哪怕他坐在轮椅上,也丝毫不减他身上魄人的气场。

看见他的一瞬,步微兰眉心微扬,虽然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自己,还是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

啧,今日之后,这人就是自己的丈夫了。

说不上烦躁或排斥,步微兰心底比任何人以为的都要平静。

自从步氏企业被她堂叔抢走,她父亲被气的中风入院以后,她对结婚就完全没了期待,心底想的都是如何把步氏抢回来,如何把父亲的病治好,如何让母亲回归从前平静的生活。

东方家族并没有什么不好,商业联姻各取所需,无非是东方季变丑了又残了腿,但东方家的影响力还摆在A城,总比在孔茹和步舒鹏的威胁下被卖给脑满肠肥的老头子好。

只不过,想起以前在财经杂志上见过的东方季的模样,步微兰还是免不了为他觉得可惜。

思忖间,一阵稀碎的脚步声从她侧面的小径处传来,步微兰警觉的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正逐渐靠近她的身影。

“表……表嫂……”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停在步微兰面前,看着步微兰的目光满是惊艳。

他手腕上搭着西装外套,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头发也刻意抓散了少许,配着还算俊逸的五官,勉强当得起风流倜傥四个字。

步微兰双手环胸靠在树上没动,清亮的眼睛里却多了一丝冷沉。

“表嫂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来人身上有一股浓郁的酒味,声音里也含着一丝暧昧的旖旎,听他的称呼,应该是东方家某个远亲。

步微兰神色淡然,依然没有应声,那人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心急。

“是不是表哥冷落你,你不开心了?”男人向前了两步,自认贴心的将手中的外套递向步微兰,“天冷,还是披上衣服吧。表哥那人一向冷漠,若是表嫂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我……”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东方夫人要是知道东方的后辈中有你这种东西,不知道脸色会不会好看。”步微兰突然开口打断了男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