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安瑶白斯聿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纪安瑶白斯聿主角的小说

《报告,闪婚吧!》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纪安瑶白斯聿的书名叫《报告,闪婚吧!》,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东家少爷,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次逃跑,她误上他的车,从此羊入虎口,被偏执的他圈在掌心,再也逃不掉!我订婚了。没有我的允许,不算。可是我有未婚夫!从现在开始,你的未婚夫换人了,那就是我。他是白氏集团太子爷,权钱在握,只手遮天,长着一张俊美无俦的脸,足以令全城女人为之疯狂!却独独把她放在心尖,宠溺无限。霆霆,你怎么一个人站在门外?爹地说我太粘人了,让我面壁思过,不……

《报告,闪婚吧!》 第6章 我只碰过你 免费试读

没想到纪安瑶会反击,女人杏眼怒瞪,气得浑身发抖,扬起腥红的指尖劈向纪安瑶的鼻子,尖着嗓音破口大骂!

“你、你还敢动手打人?!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不要脸吗?!当小三还这么理直气壮?!可以啊……你父母不懂怎么教你做人,我来帮他们教训你这个没羞没躁不知羞耻的小**!”

越骂越难听,越骂越激烈,沈玥怒不可遏,早已失去了理智,张牙舞爪地就要扑上来去抓纪安瑶的头发!

“够了。”

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的罪魁祸首终于发了话,伸手拽住沈玥的手臂,阴鸷的目光横扫而过,面上怒意不掩,仿佛山雨欲来。

沈玥呼吸一窒,盛怒的表情上掺杂了几分惧意,面容仍是扭曲,眼底疯狂不减。

“放开我!我要教训这个死丫头!她怎么敢勾引你?!她怎么敢?!”

白斯聿眸色渐厉,钳住沈玥的手臂往外甩了一道,力劲不轻不重,却足以将女人推出门外,踉跄着摔倒在了地上。

“啊!”

尖叫声宛如惊雷,平地炸起!

沈玥这一摔,不可谓不夸张,明显带着演戏的成分,却成了她大肆发泄的理由。

“阿聿!你居然为了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对我动手?!她到底给你下了什么降头?!这么说来……今天早上的报纸上登出来的那些照片都是真的了?!你疯了吗?!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沐妍?!亏她还一大早就起来帮你到处联系媒体,压制那些负面消息……”

白斯聿眉梢轻扬,失去了耐心,冷冷地开口打断。

“她不会在意的。”

“可她是你的未婚妻!”

“你管太多了,”阴沉着俊脸,白斯聿终于耗尽耐力,连周旋也不屑,对着门外匆匆赶来的酒店侍应生淡然道,“带她出去,把门关上。”

侍应生立刻唯唯诺诺地应下,快步上前对着沈玥为难道。

“沈小姐……请你离开。”

见他要赶自己走,沈玥陡然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忍不住拔高声调唤了一句。

“阿聿?!”

然而,下一秒。

回应她的却是高大而又冷漠的背影,以及不耐烦的摔门声。

“砰!”

力道十足的一声骤响,震得整个房间都颤动了两下,迎面拂来阴厉的愠怒,刮得沈玥面颊生疼,仿佛被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是她太过心急火燎,没有足够冷静……可遇上这种事,她怎么可能冷静?!

侍应生立在边上,一阵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催促了一句。

“沈小姐……”

话没说完,就被沈玥怒声打断。

“我自己会走!”

抬眸恨恨地瞪了眼紧闭的房门,沈玥目光含愤,愈渐毒辣,从包里掏出手机,飞快地拨了一个号码,一边等接通,一边踩着不甘心的步子拔腿离去。

“喂!妍妍……你在哪里?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刚刚见到了阿聿,他竟然背着你把一个女人带到了酒店里!呵,被我逮了个正着!……什么?!你不在乎?!你也疯了吗?!喂喂……”

白斯聿走回房间,本以为纪安瑶会被这样的场面吓到。

然而一抬头,却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能耐。

方才换下的衣服还在浴室里头挂着,又不能光穿着一条那样**不遮的睡裙,趁着白斯聿在外面应付那个歇斯底里的泼妇,纪安瑶随手从衣柜里扒了一件衬衫套在了外头。

男人的衬衫一向宽大,纪安瑶个子不低,但比起白斯聿来还要差上许多,加上她骨架小,穿着他的衬衫就像是套了件裙子,偏偏下摆不够长,不到膝盖的位置,刚好挡在了大腿根,隐隐约约的,撩人得很。

纪安瑶不自知。

只手抵着下巴,倚身靠在墙壁边,眼尾上挑,噙着一抹看好戏的笑,端的是幸灾乐祸!

见到白斯聿阴沉着一张俊脸走回房间,还不忘火上浇油,仿佛这样就能**到他,报了刚才那一番惊心动魄的仇。

“这女人可真厉害,说话自带喇叭,机关枪似的……没想到你的口味还挺特别。”

白斯聿剔眉扫了她一道,视线不自觉在她身上逡巡。

“什么意思?”

“瞅这女人的疯劲儿,虽然口口声声嚷嚷着是替你的未婚妻讨公道,可她一双眼睛全长在了你的身上……你别告诉我,你没有碰过她?”

“碰她?”

不屑地扯起嘴角,白斯聿走至纪安瑶面前,高大峻拔的身影便像是山一样压了过来,笼罩了她全身。

长而有力的手臂往她腰间一捞,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柔软得像是没有骨头,让人有种想要将其揉入骨血的冲动。

纪安瑶神色微变,下意识绷紧了身子,扬手就要撑开他。

指尖还没触上他的肩胛骨,就落入了男人的大掌之中,顺势被绕到了身后,环上了微温的腰身,两个人的身子随之贴近了三分,气氛陡然间变得暧昧而又缭乱。

“……我只碰过你。”

几个轻细的音节从男人口中逸出,似真非真。

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汪大海,深不见底,看不出任何情绪,一眼望去,却是令人不自觉地沉醉,充满了危险的蛊惑。

纪安瑶有些难以招架,量她定力再深厚,也挡不住这个天之骄子般的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引诱,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姿势,就已足够让她面红耳赤。

“人都已经走了,现在用不着再演了吧?!”

侧开脑袋,纪安瑶拔高声调,提醒了一句,就怕男人入戏太深,假戏真做!

“嗯……不演了,”白斯聿动了动喉结,从中泄出一声性感的轻吟,嘴角勾勒出几分坏笑,魅惑得一塌糊涂,“我们玩真的。”

纪安瑶的脸颊陡然一烫,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落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嗡嗡震动了起来!

那是她的手机,之前遗落在他车里的那个。

忙不迭推开白斯聿,纪安瑶仿佛得救了一般,立刻奔过去拿起手机,急急按下了通话键!

“喂?我在维尔亚斯酒店……对!总统套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