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芷橙柏天翊免费阅读 窦芷橙柏天翊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情深难予》小说简介

作者达达,《情深难予》窦芷橙柏天翊是现在正在热推的小说,受广大读者追捧,喜欢《情深难予》这本书的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小说简介:他是富可敌国的博世集团继承人,拥有滔天权势,却在十年前一场暗杀阴谋半身不遂,从此放弃权势退居幕后。她失踪十年,终被找回,却要嫁给那个半身不遂的人。她不知道,十年前她和他就因那场暗杀而相识,这场商业联姻也是他精心策划。更在她意料之外的是,半身不遂的老公竟然在新婚之夜却变身狼人,狠狠地将她吃干抹净。她浑身酸痛的哀嚎:骗子!说好的半身不遂、不能人道呢?他笑得邪恶,翻身压在她身上,既然你还这样认为,那我一定要攻破谣言,再次满足你!她哭得凄惨:我不要了,老公你已经证明了,啊…

《情深难予》 老板受**了 免费试读

窦芷橙斜眼瞄到柏元浩离开了,嘴角不由得弯了弯,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你这是在帮我?”柏天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眸光闪了闪,几面露着几不可查的情绪。

天知道他为了她这一个护着他的举动内心有多激动。

窦芷橙被问得有些愣了,转然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看来你这位大哥,跟我那个妹妹才应该是一家人,同样都那么爱犯贱,居然送上门找虐。”

柏天翊淡漠的看了她一眼,看不出他到底是赞同还是不赞同她的话,但是仔细看可以发现,他幽深的眸子底下,涌动着炙烈的光,他承认,窦芷橙说的话令他很受用。

半晌,当窦芷橙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冒了一句:“是很像,都不是一个妈生的。”

这句话很明显,柏元浩跟柏天翊是同父异母,窦芷橙跟窦之遥也是同父异母,只不过,柏元浩不是私生子,他的身份还是有正当继承权的。

窦芷橙高深莫测的看了他一眼,忽然觉得他所面临的危机似乎并不比她的少,一个从小就被三番五次追杀的人,能够活到现在,还真是不容易啊。

到到底装瘸这一招还真是管用,她不得不佩服他沉得住气,居然能够在轮椅上一坐就坐了十多年,换了他,未必有这份定力。

同等的立场,差不多的遭遇,令橙芷橙一下子就将他划归为自己阵营的人了。

“合作愉快!”窦芷橙朝柏天翊伸出手,仿佛在这一刻,她才从内心真正认可了这个合作伙伴。

柏天翊并没有伸手去握她那只手,他只是仰头看她,冷冰冰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她居然把他当成合作伙伴!他看起来那么善良吗?善良到用他宝贵的婚姻去跟她维持合作!

窦芷橙的手仍然停在半空,没有丝毫收回来的意思,她意味不明的笑着望着柏天翊,柏天翊却只是面瘫的看着她,并没有伸手的意思,两个人就那么对峙着。

不知过了多久,柏天翊默然转动轮椅,出了别墅大门,直接将窦芷橙给无视了。

窦芷橙的反应有些僵,她居然莫名的在那个男人眼中看到了一丝怒意,他到底在气什么?难道他们现在不是在合作吗?而且必须通力合作。

“二少爷,您要出去吗?”管家恭敬的立于旁问着。

柏天翊淡漠的点了点头。

管家立马跑去备车,柏天翊坐在别墅的院子里,望着别墅树远处的蓝天。

不多时,车开出来了,管家将柏天翊扶进车内,柏天翊扫了管家一眼,管家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二少爷要去哪里?”司麟微微侧头问。

柏天翊想了想,然后吐了两个字:“天元。”

司机接到指令后点头:“是。”

车子沿着别墅区一路驶出去,柏天翊掏出手机经宋昊然发了条短信,让他赶到天元国际商城。

宋昊然收到短信后回复得很快,默默的吞了口口水,开着车风一样的朝着“天元”驶去,他的这个老板可是很恐怖的,必须随叫随到,如果晚了,那等待他的将是难以言说的惩罚。

柏天翊在“天元”下了车后,便将司机遣回去了,司机以为他要给老婆买礼物,便没在意,听话的开着车回去了。

宋昊然的车稳稳的停在柏天翊面前,柏天翊闪身便坐进了宋昊然的车,宋昊然被他这突然间而又大胆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他弱弱的绕到后面去将轮椅收起来放到后备箱,然后喘了口大气坐回驾驶室:“boss!你刚刚真是吓死人了,万一被拍到了呢?”

柏天翊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完全没有理会这个话多的助理的意思,如雕塑般坐在副驾驶座上,冷冰冰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办公室。”

宋昊然咂了咂舌头,打着方向盘,车子很快便驶离了“天元”商区,绕了两圈后,来到一处如别墅般的办公楼。

宋昊然怕柏天翊又大刺刺的站起来四处走动,车子一停稳便绕到后面去拿轮椅,然后将柏天翊肤上去。

柏天翊没有别的动作,只是淡漠的看着前方,宋昊然将他推到电梯里,按了顶楼,出了电梯,罗一宸已经守在电梯旁了。

这是层办公楼平常是不允许人随便上来的,平常在里面活动的也就柏天翊这两个助理及一些少数的亲信,他也只是偶尔来一趟,没有人知道这一整栋办公楼都是他的,以及,办公楼后面那一片商区统统都是他的。

“boss!大少爷那边已经将S.Y的项目接手了,而且最近还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拉了很多合资商。”罗一宸紧随其后,一边走一边汇报着。

“boss!我们要不要动?”宋昊然似忍了很久了,他其实早就想动了,只不过之前老板一直说只盯不要动,他才压制住跃跃欲试的心情。

柏天翊的目光射向透玻璃的窗外,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稍微动一下。”

宋昊然显然是被惊到了,怎么前两天他问的时候老板还让别动,这才过了多久,就改主意了,难道是结了婚的人比较善变?还是在老婆前面又受了什么**?

宋昊然跟罗一宸对视一眼,两个人默契的没有说话,罗一宸继续问:“具体要怎么动?把他的合资商半路挖走吗?”

说话间,柏天翊的办公室已经到了,两名助理很自觉的将门一关,柏天翊站起来,走到桌边开始翻阅文件,平常他是不用来办公室的,一切事务助理都可以通过邮件的方式发给他。

他只负责在幕后操作,偶尔开个会什么的,自然也有两名得力的助理全程替他代办了,他此刻来办公室,不过是为了进一步掌控柏元浩的每一个步骤和动作而已。

既然柏元浩要拿S.Y那个项目,那就让他拿好了,只不过等他把钱投进去以后,再慢慢的让人撤资,也不需要撤太多人,撤一两个大头就可以了,然后他再以匿名的形式介入,并拿到那个项目的话使全。

这就是所谓的稍微动一下。

柏天翊只在电脑前打了不到半小时后,便将完整的计划表做出来了,他面无表情的伸手往前一递:“就这样。”

罗一宸一向知道他这个老板惜字如金,能够用一个字表达的,他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此刻他伸手接过柏天翊递过来的计划表看了一眼,表情惊措的看了宋昊然一眼,瞬间明白了他老板那所谓动一点是什么意思了。

实际上这动一点就足以让柏元浩大伤元气了。

罗一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很识趣的点了点头:“那boss还有什么吩咐?”

柏天翊淡漠的扫了罗一宸一眼,冷冰冰的道:“他最近好像挺闲,让他忙一点,最好陷在这个项目里无暇自顾。”

宋昊然迅速惊愕的跟罗一宸对视了一眼,自动忽略了自家老板一次性说了那么长一串话而给他们所带来的震惊,直接从话里捕捉到了关键性的词——他好闲。

“boss莫不是受了**,大老爷难道又杀上门去了?”宋昊然自是知道的,那大少爷每次一领了大项目都要忍不住跑到老板别墅去炫耀,只不过老板每次都不理他,却不知道这次为什么突然就被**成功了。

柏天翊没有说话,面瘫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他只是冷冷的扫了宋昊然一眼,宋昊然顿时就觉得有点背脊发凉,不由得就瑟缩了一下。

罗一宸没好气的白了宋昊然一眼,这家伙不作会死啊!天天自个刨了坑往里边跳,累不累?

“难不成大少爷去的时候,老板娘刚好在?”宋昊然不怕死的又补了一句,补完之后便自动往后退了两步。

柏天翊瞪着他,那样子仿佛就像在看一个**,看得宋昊然有如坠入万里冰封的雪地,冻得打了个哆嗦。

柏天翊一个字都没说,直接绕出办公桌,从容的坐上了轮椅,直直的朝着门外走去。

罗一宸撞了宋昊然一下,一脸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兄弟,你自求多福吧,我也救不了你了,人家说智商是硬商,我看你情商也得治。”

从那天在咖啡厅里看到老板看未来老板娘的眼神就知道了,他对这个老板娘是情有独钟,这大少爷莫名的路上门去找虐,这还不等于当着他在意的人下他的面子,老板又怎么会客气?

只不过,心知肚明就好,再八卦也不能说出来吧?这孩子真是没救了。

罗一宸迅速跟上柏天翊,弄得宋昊然愣在后面抖着嘴唇苦叫着:“你其实也很想知道吧?就等着我开口呢吧?”

罗一宸暗叹,不作就不会死啊!怎么偏偏就有人天天上赶子寻作?而且还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窦氏那边怎么样?”柏天翊没来由的抛了一句。

还好是跟了他多年的助理,所以当下罗一宸接得也很快:“深市那个项目已经抛出去了,现在就等着收网。”

柏天翊淡漠的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罗一宸已经习惯了。

按了电梯,下了一楼,宋昊然跑去把车开过来,柏天翊突然瞥过头来对着罗一宸冷冰冰挤了两个字:“收网。”

罗一宸领悟的点点头:“好,我这就去办。”

罗一宸夹着风一般的消失在原地,宋昊然从车上下来,替柏天翊打开车门问:“boss,接下来要去哪里?”

宋昊然虽然经常会犯作死病,但他的脑回路却是正常的,平常柏天翊都不会来公司的,而他今天大老远出来一趟,不会真的就只是为了过来教他们散一下网,然后提示一下收网吧?

说实话,这种事他在家也能下指示,一个电话就行。

静默了良久,就在宋昊然以为他不会开口的时候,他突然冒了一句:“你觉得女人喜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