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风苏紫紫是哪本小说主角 陈长风苏紫紫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药王赘婿》小说简介

火爆全网的都市生活小说《药王赘婿》,主人公是陈长风苏紫紫,该篇小说是作者文韬呕心沥血之作,小说内容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药王赘婿》精彩段落节选:陈长风原是陈氏集团的长子,父母离奇车祸身亡后,集团被几大股东瓜分,陈家兄妹被扫地出门。和陈家定过娃娃亲的苏家为了不被人说三道四,依旧让大小姐苏紫紫和陈长风完婚了,不过,是陈长风入赘到了苏家………

《药王赘婿》 第10章 兄妹情深 免费试读

将苏紫紫请进屋子里,苏紫紫打量一圈,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一阵心酸。

“你哥呢?”

“哦,他出去给高天顺钱去了。”

苏紫紫又和小敏闲聊了一会,知道她现在还没有工作,这房子都是哥哥掏钱出租的之后,不由叹了一口气。

苏紫紫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了过去。

“小敏,这里面是十万元,你先用着,不够了我再来给你~”

“不用啦嫂子!”

陈小敏赶忙拒绝道,十万元对于她来说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她哪敢轻易接受。

“好啦,你就不要推辞了,这是当嫂子的一点心意,你再不收,那就是看不起我啦!”

陈小敏只好接了过去。

“这才对嘛~”

苏紫紫面露笑意。

“还有啊,我来这里的事情一定不要和你哥哥说哦~”

“可是,嫂子~”

陈小敏还想说些什么,苏紫紫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

“好啦,你就不要问为什么了,答应我就是了。”

苏紫紫和陈小敏告别,钻入三菱蓝瑟扬长而去。

陈小敏看着苏紫紫的车消失不见,这才转身回屋,心中却是一阵唏嘘。

看来自己这个嫂子人还是不错的嘛。

她知道哥哥在苏家一直被看不起,岳母对他辱骂更是家常便饭,所以她心中也对苏家人有了很深的敌意。

不过今天苏紫紫上门看望,却是让他对苏家有了一丝改观。

陈长风回到出租屋,陈小敏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他,看到陈长风进屋,赶紧迎了过去。

“哥,你可回来了,我担心了一上午了。”

陈长风看着妹妹温柔一笑,“傻丫头,担心什么,还怕那高天顺对我动手啊。”

“放心吧,问题已经解决了,从此以后他不会再骚扰你了,而且他看我们兄妹生活不容易,那五百万也没有要。”

“什么?”

陈小敏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哥哥,高天顺的霸道她可是十分清楚的,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嘿嘿,因为我提出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陈小敏还想刨根问底,却是被陈长风打断了。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问那些细节了嘛,咱们吃饭吧。”

陈小敏知道有些事,陈长风不愿意说,自己也问不出来,于是不再追问。

兄妹二人坐在饭桌上吃晚饭,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紫菜汤,一个拌黄瓜,都是很简单的家常菜,不过陈长风却吃的十分舒心。

只有这个时候的他才是最轻松自在的。

“哥,我病完全好了,明天开始我就要重新找工作了,以后我来养你啊!”

陈小敏俏皮的说道。

“我妹妹长大了啊,知道心疼老哥了呢。”

陈长风一阵感叹,

“不过啊,妹大不中留啊,就怕你有一天被哪个帅哥给拐跑了,把你老哥忘了。”

“哥,你瞎说什么呢!”

陈小敏双颊绯红,嗔怪的看了陈长风一眼。

“嘿嘿,这也没有什么啊,你都二十岁了,也该找个男朋友了啊,不过,你要是找到了男朋友,一定要先带到你老哥这里让我给你把把关。”

“哼,不理你了!”

陈小敏端着饭碗跑到里屋去了。

陈长风微微一笑,吃完饭,盘膝坐在沙发上好。

脑海中各种包罗万象的上古秘法一字排开。

陈长风心中暗想,这些秘法虽然都十分殊胜,但是这样杂乱的使用,不但没有得不到精进,反而会使他的气脉受损,说不定会精神错乱。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从其中挑选出几样适合自己的功法,加以修炼,才是正途。

在那浩如烟海的功法秘籍之中,陈长风一阵浏览,很快就找到了三种适合自己的功法。

第一种就是鬼谷毒针,这种毒针相传是华夏古武界鬼谷的不传之秘,可以防身,御敌,破煞,治病,五一不可。

练至达成,甚至可以以一敌万。

第二种,混天炼体术,是一种横练肉体的外家功夫,练到第十重,可以徒手开山劈石,金刚不坏。

第三种,就是逆天决,是在体内凝聚源源不断的劲气,从而提升自身修为的一种功法,巅峰可以达到真仙之境,飞天遁地,一窥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只要将这三种功夫修炼到极致,陈长风相信,自己就会成为无敌的存在。

到时候不禁苏家会对他刮目相看,而且他也可以腾出手来查找父母被害的真凶。

因为陈长风心中一直怀疑,他的父母不是普通的车祸死亡,一定另有他因。

正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陈长风接过电话,对面就传来了李彩桦的嘶吼声。

“陈长风,你这个废物,死哪里去了!怎么一天都不见人影?”

“今天我们苏家要举行家宴,人都快到齐了,赶紧死回来帮老娘布置会场!”

说完之后,李彩桦“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苏家家宴,其实和陈长风没有什么关系,他在里面扮演的主要就是给苏家人端茶送水,任人嘲讽的角色。

苏丁山有两个弟弟,苏丁寒,苏丁波。

他们分别有一儿一女,苏木檀,苏婉儿。

这两个人向来瞧不起陈长风,每次都要嘲讽一番。

陈长风记得有一次这两人故意戏弄自己,将酒杯里放满了芥末,然后故意给自己敬酒。

陈长风不知所以,一饮而尽,整个人顿时被芥末呛的满脸通红,鼻涕横流,而那两个始作俑者则开心的哈哈大笑。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任由苏家人嘲讽了!

陈长风暗暗打定主意,起身和妹妹告别,骑上自己的飞鸽自行车,赶往苏家。

此时,天色已晚,苏家在天海城南富人区,陈长风最快也要五十分钟,为了避免迟到被李彩桦臭骂,陈长风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刚要路过一个拆迁后的废旧小区巷口,忽然,陈长风听到了阵阵微弱的呻.吟之声。

陈长风下车仔细辨认,没错,确实有一个女子的呼救之声从那小区一堵墙内传来。

这女孩一定遇到什么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