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全文在线阅读 阮姮龙苍昊全本无弹窗

《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小说介绍

主角叫阮姮龙苍昊的书名叫《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本小说的作者是凡云云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一章:欢喜冤家“啊!”赵江就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受惊了一紧张脚底打滑,就摔了下去。“又怎么了?你这个贱蹄子,是不是又虐待俺家大孙子啦?”赵婆子听到大孙子嚎啕的哭声,便从堂屋里出来,破口大骂赵寡妇,什…

《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第十一章:欢喜冤家 免费试读

第十一章:欢喜冤家

“啊!”赵江就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受惊了一紧张脚底打滑,就摔了下去。

“又怎么了?你这个贱蹄子,是不是又虐待俺家大孙子啦?”赵婆子听到大孙子嚎啕的哭声,便从堂屋里出来,破口大骂赵寡妇,什么贱蹄子不要脸的,怎么难听怎么骂。

“你老眼昏花了是不是?是我打他了吗?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的!”赵寡妇气的和她婆婆对骂起来,又说什么老婆子嫌弃她,有本事别让她当媳妇儿的养,找她女儿去呀等等……

赵寡妇隔壁就是李荣家,他们两口子之前在阮姮手里吃了亏,家里就两个老东西和一儿一女,都是小屁孩一个,也不能为他们两口子出气去。

加上村正王林又让他们不要再去阮姮哪里自讨没趣,他们两口子可是哑巴吃黄连……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如今听着赵寡妇家婆媳的争吵,他们没了往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情,只觉得心烦意燥的想骂人。

刘氏趴炕上呸了一口:“贱蹄子,三天两头**!”

李荣没吭声,毕竟他和赵寡妇还真有点事,没事拿钱私贴赵寡妇,他可是太怕这凶悍婆娘知道了。

龙苍昊依然两耳不闻嘈杂污秽之声,稳坐小马扎在院中专心致志的烤肉。

“娘,真不理爹了?”龙宝小心翼翼的望着他母亲,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就不搭理彼此了?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阮姮揉揉龙宝的小脑袋,这两日她发现了一个问题,药箱的秘密。

这个药箱里藏着她许多秘密,是她从不让人碰的药箱。

其中有恩师留下的方子,当年恩师本就脾气古怪倔强,又遇上一个要收钱才办事的人,他的这些取中西医之长做的一些药,就没得到许可问世。

他老人家也因此郁郁而终,她当初会受邀去国机构医院,也是为了恩师的遗愿。

可最终还是失望辞职离开,回到了老家养猪。

当时,她身无长物,只带了恩师无比珍贵的药箱,以及那批药物。

如今,这个随她穿来的药箱里的药物,竟然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让她,由衷的担忧。

龙苍昊在院子里烤肉,整个人在夕阳笼罩下都是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疏离模样。

阮姮走出了堂屋,看他一眼,举步去了厨房。如今家里两病一伤,吃得了这些油腻的东西吗?

龙宝跑了出来,搬着一个小凳子走到他爹身边,放下来坐好。

龙苍昊面对儿子的注视,他不可能视若无睹,扭头看着他儿子叹气道:“宝儿,你这样看爹,爹也会伤心的。”

龙宝低垂下眸子,看着自己的脚尖道:“宝儿不想爹伤心,也不想娘不高兴。”

龙苍昊一向疼爱这个生来不易的儿子,也不想为难他一个小子,无奈叹气道:“好,爹答应宝儿,会向你娘道歉,以求她的原谅。”

“谢谢爹!”龙宝高兴的抬起头看着他爹,眉开眼笑的小模样可喜人了。

龙苍昊低头与龙宝抵了一个牛牛,继续烤着手里的野兔山鸡。

阮姮在厨房里看着他们父子俩的有爱互动,心里有点酸酸的,不是嫉妒,而是羡慕。

也从心底下定决心,她要给龙宝一个完整美满又幸福的家庭,让龙宝一直快快乐乐下去。

“爹,我听太奶奶说,娘很好哄的,爹送她一件东西,或者……”龙宝神秘兮兮低声道:“亲亲娘,抱抱娘,娘就会被爹哄好了。”

龙苍昊冲龙宝做个鬼脸,又抬头望向东偏房,老太太的苦心他明白,可他却做不到。

曾经的阮姮给了他太多伤害与侮辱,这让他如何去接受这样一个恶劣不堪的女子,如何与她夫妻举案齐眉?

太阳落了山,夜幕降临,百家灯火亮起,为人间黑夜带来一丝温暖。

李素娥休息了半日,人也不觉得那么没力气了。

“娘,喝点粥,这是昊哥烤的肉,你尝尝,却不能多吃。”阮姮给李素娥送了米粥和烤肉,只有撕好的鸡肉,没有兔肉。

受了伤的人,最好别乱吃东西为好。

“辛苦你了。”李素娥这两日接连受惊不少,也是欣慰了不少。

这个儿媳妇变化很大,却是越来越懂事乖巧了,这让她和老太太都十分的欣慰。

“娘,这是温水,你吃饭渴了,可以喝一点润润嗓子。”阮姮把一碗水放在炕上的方桌上,也就笑着走了。

李素娥起身盘膝坐好,端起碗,看着桌上碟子里撕好的鸡肉,以及这碗温白开,她眼眸中有点湿润:“以后,昊儿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只要他们小两口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好好过日子,她就是死了,也闭眼了。

阮姮出门看到了龙苍昊,也不知道他站在院子里做什么,晒月光吗?

龙苍昊缓缓转过身去,望着阮姮犹犹豫豫,最终还是一咬牙道:“对不起!我白日不该对你那般粗鲁!”

阮姮被他吓了一跳,这像道歉的语气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要杀人呢。

龙苍昊见龙宝趴在门口瞧他们,他只能举步走过去,抬手将阮姮壁咚在他母亲房门口,压低声音森寒道:“我不想让宝儿不高兴,你说个条件,如何才肯把白日之事掀篇?”

阮姮望着这个强势又野蛮的男人,抱臂勾唇道:“想让我把这事掀篇简单,你亲我一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龙苍昊在阮姮话音一落,没有犹豫的低头吻上她的唇,冰冷的吻没有丝毫感情,一触即离。

阮姮眼睛瞪得很大,他居然来真的?呵!之前她碰他一下跟强了他似的,如今为了儿子倒是豁得出去了?儿奴!

“吃饭!”龙苍昊一把拉住阮姮胳膊,把人拽去堂屋里,阮老太太也在。

见他们二人活似斗嘴生气的小冤家,老太太也是喜的笑出了一脸褶子。

“娘!”龙宝高兴的笑着,在他母亲坐下来后,他把一个肥肥的兔子腿放到他母亲碗里,嘴甜笑说:“这是爹给娘留的,爹可疼娘了。”

阮姮捏了捏这个小机灵鬼的脸蛋儿,抬眸瞪某人一眼,拿起筷子吃饭,淡淡道一句:“今晚熬的米粥多,大米肯定吃不了多久了,某人可要好好养家糊口了。”

至于她?等家里这三个病号好了,她自然会想法子挣钱。

小说《农门娇医:腹黑相公小萌娃》 第十一章:欢喜冤家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