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赘婿陈风 药王赘婿全文免费阅读

《药王赘婿》小说简介

由文韬倾心力著小说《药王赘婿》,主要围绕陈长风苏紫紫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陈长风苏紫紫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陈长风原是陈氏集团的长子,父母离奇车祸身亡后,集团被几大股东瓜分,陈家兄妹被扫地出门。和陈家定过娃娃亲的苏家为了不被人说三道四,依旧让大小姐苏紫紫和陈长风完婚了,不过,是陈长风入赘到了苏家………

《药王赘婿》 第16章 黑金卡 免费试读

花旗银行全球副总裁,对于亚当这种经理人来说,可以说是职业生涯的最巅峰,也是这一段时间他一直在积极谋划的一件事情。

不过,他面前有两大劲敌,乔治和约翰逊。

这两人,分别是北美总裁和欧洲总裁,相对亚当来说,有着更大的优势。

亚当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着怎么才能击败这两个竞争对手,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心事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语道破。

不过,花旗银行全球副总裁的竞选,是在米国总部的董事会进行的,只有少数的几个高层知道,这远在华夏的一个小家族女婿,怎么会知道这等机密之事呢?

亚当眼眸微转,一双湛蓝的眼睛看着陈长风,愈发的感觉面前的年轻人,不简单。

“陈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高层内部机密的,而且,你如何确定我能赢得竞选?”

陈长风淡淡一笑,“亚当总裁,我自然是有着我的手段,这一点不方便和你说。”

“不过,我断定你能够赢得这次的竞选,却是有着深厚依据。”

“乔治目前身患重病,怕是后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所以他已经不可能担任全球副总裁的职位了。”

亚当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一震,早就听内部高层有人说过乔治身患重病,却是无人印证,如今却是被这神秘的年轻人道了出来,看来,此事是真的了。

陈长风倒是没有在意亚当的内心活动,继续着自己的分析。

“至于约翰逊,他贵为北美区总裁,无论是所在地域重要性,所创造的利润,好像都要高过你,貌似你的胜算不大。”

“不过有一点他是比不过你的,那就是未来花旗银行的的重心,将会集中在华夏,而你作为对华夏最为熟稔的内部高层,会被董事会委以重任。”

陈长风所做的分析,既有从记忆搜索术中得来的情报,也有自己从花旗银行各路信息中整合分析的出来的结论。

听着陈长风的话,亚当已经深深的折服了。

其实关于花旗银行对华夏的定位,他自己也曾经分析过,得出的结论和陈长风如出一辙。

华夏国幅员辽阔,虎踞东亚,这几十年中飞速发展,已经成为了整个世界中重要的一极,没有任何人可以忽视。

而如今整个世界的经济放缓,欧洲虽然是经济发达地区,可是如今经济增长迟滞,在花旗银行全球布局之中所占的比重,是越来越小。

所以未来董事会的布局中,华夏必然会是重中之重。

亚当身为华夏总裁,见多识广,和各界大佬都有过交道,他也知道,在华夏确实有一些神秘的强者,能够做到普通人想不到,也做不到的事情。

现在他已经能够断定,面前这个普通的年轻人,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

此人要么有着通天的手段,要么有着不可想象的背景,两者必占其一。

而且此人能够分析出花旗银行未来十几年的全球战略布局,自是有着高人一等的逻辑推理能力。

这样的一个人物,自然有着极强的结交价值。

亚当当即反应过来,再次向陈长风伸出双手。

“陈先生,你的分析实在是太精彩了,那就借你吉言,希望我可以达成心愿吧。”

“至于苏家的借款需求嘛,也是没有问题的,能够和苏家合作,也是我们的荣幸呢。”

说着,亚当撕下一张支票,飞快的签了字。

“凭着这张支票,可以在花旗银行全球各地直接支取当地现金伍亿元。”

“另外,”

亚当说着,再次递给了陈长风一张黑色卡片。

“这是我们花旗银行内部的黑金卡,希望以后能够和陈先生有更多的合作。”

花旗银行黑金卡,在整个华夏,也不过区区十张而已,主要是花旗银行董事会为了和各国大佬搞好关系而发行的。手中握有这黑卡的人,无一不是一方大能。

有了这黑金卡,可以在十年以内,每年都可以无条件从花旗银行借贷五十亿,而且利息要远远低于市面价格。

这种好处,陈长风自然是不客气的笑纳了。

将黑金卡和支票放入怀中,陈长风和亚当话别。

“亚当总裁,等着你成功的好消息。”

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来到楼下,赵林瑞早就不见了踪影,陈长风也没有在意,到门口骑上自行车,晃悠悠的赶回苏家。

此时,在苏家客厅中,苏木檀和苏婉儿正和李彩桦坐在一起,一阵密谋。

苏木檀道:“伯母,这陈长风出去一整天了,还没有回来,怕是没借到钱,没脸回来了吧?”

李彩桦冷哼一声,“这个废物的脸皮可是比死猪还要厚呢,他就是一分钱没有借到,也会按时回家吃饭的,你们就等着吧。”

苏婉儿在拿笔在一张制式表格上写写画画,好一会,才得意一笑。

“伯母,离婚协议书我已经草拟好了,等会陈长风回来,咱们就让他签字。”

在几人商议的时候,苏紫紫一直在自己的房间中没有出来。

她对几人的行为十分不屑,奈何,现在这几个人已经抱成一股绳了,她若是和他们公然开闹,不但没有作用,反而可能会让他们更坚定让自己和陈长风离婚,嫁入豪门之中的决心,而且会将私愤发泄到陈长风身上。

所以,她只能在房间中一言不发。

“我回来了。”

随着这一道声音,陈长风推开房门,走进大厅之中。

苏紫紫马上走了出来,默默看了他一眼,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她心中断定,陈长风不可能借到钱的,现在回来,岂不是让母亲等人的计划得逞嘛。

李彩桦冷冷睇了陈长风一眼,“你这废物,离开了这一大天,是不是也没有借到钱啊?”

“估计你这穿扮在花旗银行大门口就被人家赶出来了呢。”

“让我猜猜看,你在天海也没有有钱的朋友,你这一天下来,就算是借钱,估计顶多也就两三万把。”

苏婉儿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举起来扬了扬。

“看到了没,没接到钱就赶紧把字签了吧。”

“非要像一块狗皮膏药一般黏在我们苏家,不丢人吗?”

“我们家紫紫可是还有着大好的前程,你就放了她吧。”

陈长风一言不发,径直走到几人落座的茶几上,“啪”的一声将伍亿元的支票拍到了桌上。

“伍亿元,一分不差,亚当总裁亲自签字,请你们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