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芷橙柏天翊小说 如此伟大的情操

《情深难予》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情深难予》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达达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他是富可敌国的博世集团继承人,拥有滔天权势,却在十年前一场暗杀阴谋半身不遂,从此放弃权势退居幕后。她失踪十年,终被找回,却要嫁给那个半身不遂的人。她不知道,十年前她和他就因那场暗杀而相识,这场商业联姻也是他精心策划。更在她意料之外的是,半身不遂的老公竟然在新婚之夜却变身狼人,狠狠地将她吃干抹净。她浑身酸痛的哀嚎:骗子!说好的半身不遂、不能人道呢?他笑得邪恶,翻身压在她身上,既然你还这样认为,那我一定要攻破谣言,再次满足你!她哭得凄惨:我不要了,老公你已经证明了,啊…

《情深难予》 如此伟大的情操 免费试读

窦芷橙醒过来时,全身都在疼。

特么的,谁告诉她这个男人半身不遂又圈叉无能的,拖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她强忍着满身酸痛,恶狠狠的瞪了眼熟睡中的男人一眼,然而龇着牙弯身拾起地上的睡袍,爬下床一瘸一拐的朝浴室走去。

泡在浴缸中,窦芷橙回想起昨夜的疯狂,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蠢死了,居然会相信男人的话!”她无力的捧着自个的脑袋,满心的悔恨与咬牙切齿。

昨晚,她和柏天翊被送回别墅。她本想问清柏天翊装瘸装哑的真相,以及他在化妆室说那些话的原由,岂知还未问出来,柏天翊便说太累要休息了。

好吧,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况且折腾一天她也的确十分疲惫了。于是,她收拾收拾,准备去客房睡一晚,结果他又说新婚夜分房睡不吉利,佣人知道后肯定会告诉长辈。

好吧,她也不是爱找麻烦的人,况且作为合法夫妻睡一屋很正常。于是,她进了他的房。

再然后,她就被吃干抹净,一遍又一遍啊!

想到那男人信誓旦旦的说“盖棉被纯睡觉”,她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再想想那些言之凿凿称他“圈叉无能”的话,她就想呵呵哒那群有眼无珠的家伙一脸。更让她想埋了自己的是,昨晚她居然没有反抗!

就在她悔不当初之际,浴室门突地被推开,一个全身光裸的美男走了进来,在她的目瞪口呆中,长腿一迈,跨进浴缸坐在了她对面,然后用一双黑沉沉的墨眸定定的锁住她胸口醒目的草莓印,眸中掠过了一抹满意的光芒。

“……”窦芷橙抬手拿起一旁的香薰灯,想想觉得太轻,放下转而拿起沐浴露,然后毫不留情的朝他扔了过去。

呸,个死流氓!

柏天翊轻巧的一偏头,沐浴露砰地一声砸在了对面的液晶电视屏上,屏幕瞬间碎裂开来,足见她的气力有多大。

柏天翊回头看了眼,又凝视冷笑不己的窦芷橙,平静的吐出三个字:“没砸到!”

窦芷橙心一塞,差点没怄出血来。她愤恨的环住胸,挡住他色眯眯的目光,咬牙道:“你不是半身不遂性无能吗,这么能作你爸妈知道吗?”

柏天翊有些疑惑的皱了下眉,“你信?”

窦芷橙一噎。特么的,她昨晚不就是信了么?否则哪会放心的跟他睡一床,结果最后被他这样又那样,就算她最后有乐在其中,可也不代表她不会恼羞成怒。

“爸妈知道与否无所谓,你知道就好。”柏天翊难成可贵的多说了几个字,接着,他面无表情的挺了挺下身,提议道,“或者,再试试。”

窦芷橙深吸口气,强压下扑过去咬死这男人的冲动。杀人犯法,不值得,就当昨晚被狗咬了,等她利用他拿到窦家的家产,再跟这男人算总帐!

她努力平复下火气,木着脸直视他问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装残废?这有关我以后要怎么配合你,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柏天翊见她恢复了冷静,幽深的眸底流露出一抹惋惜。

“十三年前,我被人绑架,你救了我。”就在窦芷橙以为他不打算坦白时,突然听到他吐出了令她震惊无比的话来,“你引开绑匪却再未回来,之后,我为了引出幕后凶手,装作残废至今。”

他的叙述相当言简意赅,却让窦芷橙惊愕的连胸前春光都忘了遮挡。她目瞪口呆的瞪视他,“你说我救了你?还为了引开绑匪再没回来?”相较柏天翊被绑架的事,她更惊诧自己竟然还有如此伟大的情操!

柏天翊深幽的眼眸划过,眸色暗沉了几分,只是脸上仍旧没有一丝波澜,“那时你八岁,之后便失踪不见。”

“……”窦芷橙脑中嗡嗡作响。难道这就是她当年失踪失忆的真相?为了救人却搭上了自个,不知受到什么**以致记忆紊乱,忘了家在哪,忘了父母亲人是谁,最终流落到了孤儿院?

窦芷橙感觉心好塞,良久,她才哑着嗓子,一字一字的再度确认:“你确定救你的人是我?”她真的不想承认她失忆又失踪的原由,是因为她自个的年少无知造成的。

“是的。”柏天翊的回答简练而清楚。

窦芷橙深吸口气,“你有什么证据?”说实话,她真不觉得自己是那么古道热肠的人,更何况才八岁的小屁孩,遇到坏人只怕会吓得哇哇大哭吧,哪来的熊胆子去引开坏人?

“有。”柏天翊突地起身,不待她反应过来,弯身一把抱起她,大步走出了浴室。

“柏天翊!”窦芷橙怒叫,迅速用手护住私密位置,想揍人又腾不出手,只能在他怀里拼命挣扎。

“乖!”柏天翊轻拍了下她,登时**得窦芷橙差点尖叫。就在她噬人的目光中,他将她抱到了与卧室相连的小书房,轻柔的将她放在椅上后,他迟疑了下,才将一件外套递给了她。

窦芷橙恨恨磨牙,这男人一幅遗憾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她一把夺过外套,也顾不得是他的衣服便赶紧穿上,然后跳下椅子躲到书桌后,一脸警惕地瞪住他。

柏天翊在她危险的瞪视中,**的走到书柜旁,掀起墙壁上的油画,从油画后的保险柜中取出了一只木盒。接着,他不知羞耻的走回她面前,在她防备的目光中将盒子递给了她。

窦芷橙迟疑了下,一脸狐疑的接过盒子,打开一瞧,里面竟是塞满了零碎的杂物。她皱起眉,拿起一块巴掌大染了点点血迹的石头,没好气的道:“你说的证据就是这些东西?”

柏天翊凝住她手中的盒子,眼神柔软,“石头上的血,凶手的。”

“……”窦芷橙抽了抽嘴角,所以说这其实是凶器吧?难不成当年她用这块石头砸过凶手?她为当年自个的熊属性默了默,随即拿起一个只剩半根棒棒糖的真空密封袋,“这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