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神医娇妻》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司云锦景煜小说全文

《盛宠神医娇妻》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盛宠神医娇妻》,作者是小喵,这里提供司云锦景煜小说阅读,该文的内容引人入胜,非常精彩。司云锦景煜小说介绍了:她堂堂一个二十一世纪古武家族司家大小姐,有朝一日居然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古代丞相府嫡女的身上!穿越也就算了,竟然一穿越过来就被黑衣人追杀。路上顺手给个男人解下毒,结果就是被许配的四皇子。护至亲,除仇人。金銮殿,斗权谋。某男:凡是欺负我娘子的,一个都走不了。某女:凡是跟我夫君过不去的,先问问本小姐的手段。一个被谋害的相府嫡女,一个不受宠的皇家弃子。你陪我生死不离,我伴你终登大宝。…

《盛宠神医娇妻》 第14章 免费试读

第14章

“丞相还是快点打吧,别让公公久等。”司云锦又故意往外高声说了一句,重重叹息。

屋内的声音传到外面,不自觉地就放大了几倍,叹息回响也带着万千委屈。

“司丞相,您要执行家法无可厚非,但皇后娘娘手谕在此,宣令千金入宫面见。您总不能让皇后娘娘在宫里,等你执行家法吧?”公公在外说道,语气里已带着几分不满。

他斜眼看了看那院中还在打坐的道士,我不是他怕沾染了不祥之物回宫冲撞了娘娘,早就冲到屋里,给那老丞相颜色看了。

“公公有所不知,我们相府家规严明,这对长辈不敬就得挨打。民女不敢忤逆长辈,说我错了,我就是错了。”司云锦嗓子里挤出一丝哭腔。

司丞相额头上冒出阵阵冷汗,握着藤杖的掌心里也都布满了汗液。

相府家规严明,但宫规更加严明。在皇家面前,他这小小的相府就是随时可以踩死的蚂蚁。我因为他的家规而怠慢了皇后娘娘,那就是满门抄斩的死罪!

司云锦挑了挑眉,她就不信这个老家伙还能有胆子打她,将皇后娘娘的太监晾在外面。

“司丞相,你还打不打了?”她故意将声音放大,说给眼前的人听,也是说给外面的太监听。

不等司丞相回答,一个身穿浅色蓝服的小太监就已迈上台阶站到了门口,眼神无情:“丞相,皇后娘娘手谕在此,我等要带走大小姐。若丞相不放心,自可跟随一同进宫。”

最后一同进宫四字,他故意咬得很重。

摆明了这就是一句警告,言外之意就是说只许你女儿进宫,你要是拦着或者要一起进宫,那就是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

“不敢不敢,皇后娘娘宣照乃是小女的福气。且容小女换身衣服,这就随公公入宫。”司丞相将那藤杖收到身后,遮挡着不让人看见。

司云锦冷哼一声站起来:“也不必换什么衣服了,我那屋里总共也不过两三件可更换。早年二姨娘将我的新衣拿走说给妹妹试一试,一年又一年也不知怎么试的,衣服都没了。”

孟氏脸色一变又是发出呃呃的声音,她想反驳想狡辩,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就先请大小姐入宫,到了宫内自有新衣给您更换。”小公公见惯了后宫的勾心斗角,对相府里的你争我夺也见怪不怪。

司云锦笑得灿烂,福了福身:“那就多谢皇后娘娘赐衣了。”

临走前,她回眸望了一眼那脸色铁青的司丞相:“别着急,那家法等我回来再领。”

轻飘飘的一句话,好像千万根冰锥般扎在司丞相的背上。她已经是皇上御赐的四皇妃了,天下间哪有几个人能打她!

打她就等于打了四皇子,打了赐婚的皇上!

司丞相被这么提点,浑身一凉,不知怎的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死死捏住。他脸色苍白,颓然坐在一边的位置上,双目怔然。

站在院外的太监看到屋内的这一幕,微微笑了笑,对走来的司云锦树了个大拇指:“大小姐,您若是选入后宫为妃,那可真就是前途无量了。”

这般杀人不留痕迹的诛心之语,还是对自己那血浓于水的生父,后宫也没多少妃子有这等狠辣的手段跟心肠。

“公公过奖。”司云锦也不反驳,将刚才顺手从司丞相那里顺来的钱袋,塞进了太监的手里。

那公公更加满意点了点头,皇后手谕也不宣读了,一甩拂尘领着一大帮人启程回宫。

丞相府门前,百姓纷纷驻足。传闻中愚钝无能的大小姐,居然被宫里派来的太监接走了。

原以为皇上那赐婚只是看在丞相劳苦功高的份上,但这要被帝后娘娘亲自召见,那可就意味完全不同了!

“司云锦!小人得志!”司梦蝶躲在墙边上咬牙恶狠狠地咒骂着。

“二小姐,这等大小姐入宫回来。那相爷都得让她三分了,咱们可怎么办呀?”几个小丫头在后,缩着脑袋有些害怕。

平时她们可没少往那边偷东西,万一让那边院里的人得是报复起来,那她们这些小的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赔。

“怕什么!那皇宫深处就是龙潭虎穴,进去的人还没几个活着出来的。”司梦蝶心里越想越气,看着那马车渐行渐远,“最好她死在宫里!”

司云锦在马车上打了个喷嚏,有种莫名的直觉,觉得自己被什么脏东西给骂了。

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想想入宫面见皇后会遇到的情况。

通常那能做一国之母的人,心思都不会单纯。纯善之人早就在后宫的宫斗中下阴曹地府,那皇后不用说,一定是个蛇蝎美人。

当今太子是皇后亲生的,景煜身为四皇子,他的母妃早就过世了。而他也没有过继皇后膝下,可以说是孤苦伶仃一个人长大。

按理来说,皇上给她景煜赐婚跟皇后没有半毛钱关系,招见自己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司云锦垂眸细思,将袖子里的几包药粉塞到了鞋底。既然入宫要换一身衣服,那她的这些东西,绝不能放在衣服里被宫人拿了去。

皇宫庭院深深,马车行进宫内后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兜兜转转查来查去才顺利到了后宫。

搜身检查,漱口洗手,还有专门的宫女描眉化妆,总归就是要打扮的干干净净才能去见皇后。

司云锦双眉纤细,不画而翠。口若含朱丹,不点而红,鼻梁小巧高挺就像一颗天生的珍珠。

这张脸就是一张浑然天成的脸,宛若被神仙画笔勾勒而成,根本不需多加点缀,已是天姿国色。

司云锦学着那宫女的步子走上铺陈好的红毯,低头颔首只看着眼前的路,要是直视皇后娘娘,可又不小心犯了大不敬的罪。

“几年不见,锦儿竟生得这般标出挑了!”

司云锦还没来得及磕头行礼,就听见一个兴奋的声音,婉转如黄鹂地夸赞着自己。

“皇后娘娘谬赞。”她跪下磕头回应了一句,再道了皇后千岁,言语上令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只听银铃一声轻笑,在她听来竟然像是刀刃撞击时发出的那一种冷冽响动。

司云锦眉头一紧,宛有一种不祥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