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会撒娇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云想蓉冷璟睿)

《神医王妃会撒娇》小说简介

《神医王妃会撒娇》是由作者晚昼浅茶著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神医王妃会撒娇》精彩章节节选:一朝重生成将军府嫡女,庶妹恶毒,渣男眼瞎很好,欺我者,虽远必诛!辱我者,屠他满门!等等,这位王爷,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别影响我做大事,当心我毒死你!…

《神医王妃会撒娇》 第1章 免费试读

第1章

好痛……

浑身酸疼的沉痛,在云想蓉身上蔓延开来,细细密密的疼意,叫她艰难地睁开眼来。

卷睫微掀,眼瞳酸涩至极,眼前出现迷蒙的人影,麻布粗衫,手中握着长长的铁棍,顶端是能隐约看出炙热的红铁。

她拧着眉撑起沉重的脑袋,眉眼间的抹额微微晃动着,借着微弱的光亮,她还未看清身处何地。

便听得耳边一道略显尖锐的女声,带着说不清的阴狠:“我的好姐姐,你故意打碎了我最喜欢的碧玺云钗,那我就毁了你这张脸作为赔偿吧!”

“反正……睿王也不想看见你这张脸!”那女子咯咯的笑着,声调刺耳。

云想蓉抬眸看过去,女子一身段红勾金丝长裙曳地,裙裾层层覆覆,是一身精美的古装?那人面容娇艳,站在门口处,眼底带着阴狠的恶毒,叫她难受。

“旺财,还不动手?”对方呵斥一声。

旁边穿着小厮服装的粗犷男子,得令便举着炙热的火烙,一把抓住了云想蓉的肩膀,手似鹰爪,牢牢按住了刚醒过来的她。

眼看着火烙将要对着她的脸落下,云想蓉美眸一凌,身子向下一弯,小厮手中的火烙也歪了个方向。

然而云想蓉还是没能躲开,那火烙直直按在了她的锁骨处。

“滋滋——”

皮肉被烫伤的声音,伴随着焦糊的味道弥散开。

云想蓉脸色一白,抬腿用力踢开小厮的手,整个人顺势滚到屋子较暗的地方。

伸手触碰上自己的伤口,嫩白如玉的指尖上,染了点点血色。

云想蓉咬了咬牙,眼眸微沉。

她是X市最年轻的临床西医博士,医术超群。

却在一场重要的生物实验中发生意外,药物剂量被人动了手脚,导致她昏迷过去。

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了这间昏暗潮湿的厢房里。

云想蓉眼底浮起几分不耐,疼意让她整个人都陷入焦躁中,警惕的看向对面的两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陷入烦躁的迷茫中,刚准备站直身子,脑中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叫她身形晃荡,整个人差些跌倒,好在及时抓住了旁边的桌角。

脑中开始像回放电影一样,浮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这具身体与她同名为云想蓉,是威武大将军的嫡女,也是当朝睿王冷璟睿的正妃。

而眼前这个面容艳丽的女子,正是她这具身体同父异母的妹妹,云想莲。

云想莲从小就嫉妒原主的出身与地位,明里暗里对她下了很多次毒手,但都没有成功。

后来云想莲勾搭上当朝太子,嫁与太子做妾室后,终于和太子狼狈为奸,一个想要瓦解冷璟睿与大将军的关系,一个想要报年幼之仇,将她关入了密室做成人彘。

那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她看到原主趴在地上,脸被毁去容貌,手脚被砍下,周身是蜿蜒流淌的血液。

而她那痴恋一世的睿王,却迟迟没有派人来找她,仿佛她是一条无人在意的野狗,巴不得她早点离开。

眼中的滔天恨意,以及不甘的屈辱。鲜血与眼泪混在一起,就这样生生流尽而亡……

死前,她像发了疯一样地大笑不止,凄厉而又怨恨,她沾了血的手,艰难抬起,颤抖着在地板画出一个古老的符号。

一字一句,立下了狠绝的诅咒……

她要献出自己的魂魄,请求来者替她血债血偿!

画面回转,云想蓉脑中被那恨意冲刷着,眼底却渐渐恢复清明。

一切自然明了,她是**唤而来,为与她同名不同时空的‘云想蓉’报仇。

“云想蓉,你还以为自己是将军府的嫡女吗?你和你娘一样**,明知得不到男人的心也要自请嫁过去,你那心心念念的睿王,此时又在哪呢?”云想莲刺耳的奚落声打破了僵持。

“旺财,动手啊!愣着做什么?”

旺财这才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拎着烙头凶神恶煞地朝着云想蓉走过来。

云想蓉后退一步,手抵住后面的桌子,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

不能硬来。

她只能暂且按下身上的疼意,仗着自己身形娇小地躲闪着,又抓起周围的东西丢过去。

房中东西“噼里啪啦”地碎掉,砸在地上。

耳边还有云想莲不停地催促,恶毒的话语:“抓住她!我今天非得毁了这**的脸不可!”

躲闪之际,云想蓉却触摸到了身边的医药箱!

她低头一看,那泛着银色冷光的医药箱,正是她在现代时每天必用的工具,里面东西再熟悉不过。

趁着小厮一拳挥空,云想蓉弯腰躲过,立马从中摸出一支100ml针管,抽了半管空气进去。

尖锐的针管透着冷冽的寒光。

小厮朝着她再度挥拳而来,这一次云想蓉没有一昧地躲开,而是侧身躲过攻击,却抓住了小厮的胳膊,身子灵巧地落在小厮的身后。

抬脚踩上他的腿,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针尖直直地插入了他脖颈处的静脉,迅速推动针管,将空气尽数打入小厮的静脉内。

气体会使心脏内的血液泡沫化,心脏负担急剧增加,心泵血功能严重受损,进而出现脑缺血坏死。

这一切,仅在瞬间就可以完成。

“嘭——”小厮青白着脸倒在地上。

云想蓉磕着了伤口,秀眉微蹙,唇上毫无血色。

她抬头看向站在那里的云想莲,那双眼睛,深谙的有几分可怕。

那倒下的小厮再也没站起来,一双眼还睁着,带着未消散的恐惧。

云想莲一下就慌了,她看到前一秒还行动自如的小厮,就像被吸了魂一样瞬间倒地,再也没有了呼吸。

“你、你别过来!”云想莲软了腿,跌跌撞撞站不起身来。

“你怕什么?”云想蓉站起身来,冷笑一声,澄明的眼眸里都是讥诮,“你刚刚不是说,要毁了我的容貌吗?你尽管过来试试!”

云想蓉一步一步地朝着云想莲走过去,唇角泄出的浅笑格外渗人。

像是那从地狱爬上的恶鬼,沾染着满身的鲜血。

云想莲被吓得尖叫起来,连滚带爬地起来,往门口跑过去,边跑边大喊:“来人啊——”

“杀人了——”

“砰砰砰——”云想莲哭喊着拍门。

云想蓉看着她这副模样,眼中的嘲讽更浓了。

都说善医者是无情物,手握生死大权,惹谁也不要惹怒从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