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神医娇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司云锦景煜

《盛宠神医娇妻》小说简介

主角叫司云锦景煜的小说叫《盛宠神医娇妻》,是作者小喵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堂堂一个二十一世纪古武家族司家大小姐,有朝一日居然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古代丞相府嫡女的身上!穿越也就算了,竟然一穿越过来就被黑衣人追杀。路上顺手给个男人解下毒,结果就是被许配的四皇子。护至亲,除仇人。金銮殿,斗权谋。某男:凡是欺负我娘子的,一个都走不了。某女:凡是跟我夫君过不去的,先问问本小姐的手段。一个被谋害的相府嫡女,一个不受宠的皇家弃子。你陪我生死不离,我伴你终登大宝。…

《盛宠神医娇妻》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丞相府主院里,一堆满头纱布的老嬷嬷愁眉苦脸坐在一起,谁也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彼此说起来都是一脸迷糊。

“咱们昨天不会跟二夫人一样,都是被魔怔了吧,你们看那道士做了这么久的法,二夫人还是一点儿动静没了。”一个老嬷嬷说道。

主院中央盘腿坐着一个身着黄袍的道士,比着剑指嘴唇不停动着,不知在念着什么。

只见他满头大汗,双眉紧蹙,看着十分痛苦。

“这都过了两个时辰了,看来那邪物真的十分厉害,不然那道长怎会辛苦成这样。”另一个老摸摸啧啧摇摇头。

她们的脸上都蒙了一层灰,身子往后缩了,都要离那道士远一点。

不远处,司云锦挑眉笑看着一切。

那倒是纯粹就是打坐太久,让自己双腿僵硬发麻,那脸上的汗哪里是做法逼出来的,明明就是被自己难受出来的。

学艺不精还想骗人钱财就是这样的后果,那道士以为自己懂点医理配点解药,就能让孟氏醒过来,但自己的毒哪里是普通人能解的。

“姐姐在这里做什么?”司梦蝶本想来探望一下母亲,却不想见了一个自己不想见的人。

她见司云锦面向主院,眉毛还若有若无地上挑着似在淡笑,怎么看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她冷哼一声:“既然来了住院,那不如姐姐就随我一同进去探望一下娘吧。”

司云锦本来只想远远观望一下,可没想着要去看那个对自己喊打喊杀的女人。

可是她已懂了这个时代的规矩,如果路过长辈的院落而不进去请安,那就是不孝。虽说孟氏不是她的亲娘,但也是这府里的夫人。

“娘虽说不是姐姐的生母,但从小到大一直都待你如己出,姐姐该不会如此刻薄寡恩翻,脸就不认人了吧?”司梦蝶上前一步,略有些威逼。

“原想进去看看,正巧遇到妹妹。”司云锦现反正逃不掉那就索性进去看看吧。

在前世她很喜欢看着那被自己下毒捉弄的人的滑稽样,在这一世,她可还没有见到过一个,孟氏做他她的第一人也不错。

主院前的道士见到有人来,口里念的梵文变得更大声了一些,脸色也变得更加发白。

这一幕不禁让司梦蝶停下了脚步,她柳眉微微一蹙,露出几分惶恐。

司云锦瞧见她想上前又驻足不前的模样,心里发笑:“妹妹若是害怕,不如就改日再来吧?”

这道士的痛苦模样让她误以为这里面的邪物十分厉害,生怕自己进去也被那些邪物缠身。

方才对她一阵冷嘲热讽,说自己不是孟氏亲生才不尽孝道,不去探望。如今这里面躺着的可是她的亲娘,而她到了门前反倒害怕了。

“二夫人,云锦跟妹妹来探望您了。”司云锦不给他找理由离开的借口,迈上台阶直接推门而入。

这屋那烟雾缭绕到处贴满了黄符,红线从这一头签到那一头,挂满了黄铜色的铃铛。这门打开,风往里一吹,发出叮叮啷啷一阵刺耳的声音。

“额!”孟氏双目瞪大躺在床上,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像是在愤怒哀嚎。

她床头贴满了符纸,还有一碗水,上面放着一把桃木剑就在她的脚踏之上。

乍看之下,不像是有人在为她驱邪,而像她是那邪物,正在被打一点一点被打得魂飞魄散。

司云锦笑着走到她的床边,俯视着她:“都说好人有好报,像二夫人这样的大善人,怎会被邪物附体,真是老天不开眼呢。”

她连连叹息,语气怎么听怎么带刺。

孟氏浑身上下软瘫如泥,动也动不了,只有一双眼珠子瞪着,血丝遍布,甚是恐怖。

“妹妹,怎的你还不进来,这一日不见,二夫人定很想你了。”司云锦冲着门外喊道,低声又道了一句,“这丫头,竟怕邪物不敢进来了。”

孟氏一阵心酸,没想到在她最需要关怀的时候,自己的女儿将自己丢在这冰冷的屋子,任由自己像被怪物一样任人摆布。

“呃呃!”她从喉咙里硬挤出一丝咆哮,用尽了自己平生最大的力气。

这一声闷哼,听起来就像是将人的嗓子嗯在磨刀石上摩擦出来的声音。

司梦蝶在外听得心惊胆战,指尖冰凉,不禁向后退了十几步。

看来娘真被魔怔了,听说那世间邪物最喜欢年轻少女的身子,如果自己进去少不得要被上身。

她将来可是要做太子妃的,怎么能沾染上自己等不干净的东西!

“哎呀,头晕。”司梦蝶摇摇晃晃地扶住了自己的太阳穴,身子一软,跌在了身边婢女的臂弯里。

那些在远处看着的嬷嬷纷纷跳了起来,来他们就看出那邪物厉害的很,却不想站在门口的小姐就遭受到了波及。

“妹妹,二夫人想你想的紧呐,你就不进来见一面再走嘛。”司云锦朝着门外望去,掩嘴偷笑。

这人真晕假晕她一看便知,司梦蝶那拙劣的演技也就骗骗那些老嬷嬷吧。

“不行了不行了,晕得很。”司梦蝶双眼翻着,呼吸急促,脚步往外推着,急着就是要走。

婢女们都吓坏了,她们可不能让自家小姐有事,不然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赔。

“急急如律令!”道士在此时恰到好处地高唱出了一句法令。

司梦蝶瞧准这个机会,彻底装晕了过去。

扶着她的婢女也是心里一凉,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搀扶着自家小姐快步离去,对那邪物也是害怕得很。

“原来二夫人这女儿竟是这般不顾亲情。”司云锦重重叹息,一脚踢翻了那托着桃木剑的碗,歪身坐到了她的床边。

她柳眉纤细,唇角微微勾起。人面桃花,虽是在笑,但怎么看都像是狡猾的狐狸。

孟氏望着眼前对她笑的人,心里起了一股寒意。她见过千千万万种笑,但唯独没有见过这种,那是一种不带着冷锋,却能让人感觉到杀意的笑。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一个懦弱无能的司云锦吗?

不,绝对不是!

“呃呃呃!”孟氏喉咙里发出闷哼,双目中有疑惑也有惊恐。

司云锦看穿了她眸底的意思,笑得更加神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