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会撒娇》无广告阅读 云想蓉冷璟睿完结版

《神医王妃会撒娇》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推荐《神医王妃会撒娇》,由网文大咖晚昼浅茶创作编写,小说以云想蓉冷璟睿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一朝重生成将军府嫡女,庶妹恶毒,渣男眼瞎很好,欺我者,虽远必诛!辱我者,屠他满门!等等,这位王爷,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别影响我做大事,当心我毒死你!…

《神医王妃会撒娇》 第3章 免费试读

第3章

云想蓉纵使千般挣扎,万般不愿,最后还是被冷琉誉的人带到了大理寺。

入了大理寺,像她这样的身份,理应由皇上下旨,最快也要在次日开始审问,但是云想蓉却是被人直接压上了公堂,由大理寺少卿进行审讯。

看到大理寺卿出来那一刻,她就知道,此事怕是不妙了。

那高颧骨吊眼珠的男人,眼底藏着精光,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长相,而且云想蓉被押进来前,分明看到了他同冷琉誉下属窃窃私语的画面。

端坐在上位的大理寺少卿清了清嗓子,拍案高声道:“睿王妃,今有你杀人害命一案,交由我大理寺审理,你可认罪?”

云想蓉挺直腰板,冷脸:“不认。”

她原以为好歹也要让她提供个证据,结果这大理寺少卿却像是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一样,惊堂木一拍,“啪——”

“来人,睿王妃藐视公堂,打她三十大板,看她招不招!”

尖声细气刺地云想蓉生出一股燥意,一双清冷无欲的眸,带着冷霜,落在了上前的两位狱丞身上,冷喝道,“本妃乃是当朝的睿王妃,岂容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放肆!”

她掷地有声的话却引得那大理寺少卿的嗤笑,“睿王妃,在大理寺只认当朝律例,不认人!这天牢内关的,可都是皇亲国戚!”

“打!”

云想蓉蓦地一惊,两个狱丞就已上前把她死死按住,身上的伤口骤然撕裂开。

“啪——”

此起彼伏的拍打声,在这公堂里响起,云想蓉咬住自己的唇,拳头攥紧,指尖刺入掌心,企图分散着让她几乎昏厥的疼痛。

刑毕后,云想蓉整个人也没了力气,身上被冷汗浸湿,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唇干脸苍白,额前碎发黏成一团贴在她的脸上,身后血迹斑斑。

“睿王妃,您还是招了吧,也免受这些皮肉之苦了,您说是不是?”这大理寺少卿唇角扯起一抹狡黠。

云想蓉伏在地面上,扬起一张惨白的脸,眼尾渗着殷红,不住冷笑。

这罪她一旦认下来了,绝对后果难以想象。

“大理寺少卿,敢问你让仵作验过尸了吗?不验尸便下定论,是哪朝的律法!”

她气息已近虚弱,但声色仍带着威慑力,倒是让大理寺卿眼底流露出错愕的神色。

她也是吃准大理寺办案必有审理笔录,若无仵作验尸这一环,呈到皇上面前也会漏洞百出。

“好,那便让仵作验尸,给睿王妃一个交代!”

片刻后,仵作匆匆赶来。

仵作验尸很快得出结果,跪在地上开口:“这具尸体并无外伤,也无中毒迹象,死前心脉虚张,应是暴毙而亡。”

“大理寺卿,既然仵作已断此人暴毙而亡,是不是该放我回去了?还是说,大人还要继续用刑?”

云想蓉一手好医术,特意选挑了粗糙的皮肤,针尖斜入,根本不会检查到伤口所在,这样的验尸结果她早已料到。

大理寺卿迟疑了片刻,他虽得到了太子指令,但睿王妃身份特殊,是威武大将军之女。若有证据可寻也就顺水推舟卖太子这个人情,可如今无证据

他拍下惊堂木,冷声道:“此案明日再议,将睿王妃带下去!”

云想蓉这副身体娇贵极了,这么三十大板下去,早就奄奄一息,她也无力挣扎,咬着舌尖,保持最后的清醒,她得防止他们趁她晕过去给她画押,直到狱卒将她关进潮湿冰冷的牢房后,视野里没了任何人,她才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夜深,云想蓉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忍着疼痛,将伤口摸黑简单处理了一下,才刚放下衣服,外头便亮起了光,紧接着蜡烛被点亮,整个牢房在这昏黄的烛光下,到也没那么冰冷可怖了。

“王爷,您这边请。”狱卒谄媚的声音率先传来,随后跟着他走出来的,是着玄色勾金长袍,腰间挂了两块玉佩,卷裹一身寒气的冷璟睿。

“你先下去。”他在牢房前站定,幽深的目光落在了角落里淡然整理衣服的云想蓉身上。

“是。”狱卒麻溜地出去了。

这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只剩下浑身狼狈的云想蓉跟一身矜贵冷气的冷璟睿。

云想蓉没有闪躲目光,反而是迎着冷璟睿探究的目光,对上了眼。

哪怕这牢房内昏暗又带着浓厚的霉味,四下简陋得不像话,但是云想蓉坐在那垫着薄草的床上,却像是跟坐在宫殿那金碧辉煌的椅子上一样,没有任何的狼狈,眼神清冷澄澈,却隐隐带着嘲弄。

这冷璟睿也未必是个好东西,但凡他之前说上两句,她也不至于被人给打上三十大板。

遭受这份苦楚,怕是正合了他的意!

冷璟睿没有从她眼神中探寻到东西,只能试探性开口,目光紧锁着她的表情:“云想蓉,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告诉本王,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云想蓉浅色的瞳孔中掠过浅浅的讽笑,看他:“王爷不是在心里已经认定我杀人了吗?”她神色冷然,语气透着几分不耐的冷调:“毕竟我一死,正好可以让王爷娶慕长安过门!”

云想蓉这话才说出去,刚刚只是脸色难看一点的男人,现下如同凝聚起的寒霜,浑身透着凌冽的冷意。

“云想蓉!”眼前黑影投过来,她被猝不及防地捏住了下巴,身子受伤处传来剧烈疼意,让她好不容易红润几分的脸,瞬间白了回去,冷璟睿眼神狠厉,咬牙切齿地盯着她,眼底翻滚着那叫人胆怯的凶狠:“你不配提起长安!”

慕长安是当朝宰相的女儿,从小身患寒症,又颇得皇后喜爱养在身边,冷璟睿与她一同长大,青梅竹马,若是原主没有请求赐婚,这两人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说来原主也算是毁了一段好姻缘,遭冷璟睿不待见也是应该,可她虽然继承了云想蓉的身体,但她可没有做过那些拆散情侣遭雷劈的事情,凭什么要让她来担!

冷璟睿手劲儿特别大,像是要捏碎她的下颌骨一样,她反手捏住了冷璟睿的手腕,忍着疼痛,冷嘲一声,“王爷不想听我说话,那正好,我也不见到王爷!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王爷跟慕长安两个人大可以暗通曲款,您也别来找我麻烦,两不相犯!”

这话说的敞亮,她一向不会那些弯弯绕绕的路子,摆明了要跟他撇清关系。

云想蓉以为他会同意的,谁知道那人脸色比刚才还沉,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像支破风而来的箭,直直地插入了她的身上。

“云想蓉,别跟我玩这些幼稚的把戏!”他不相信人能在一夕之间就能变成一个性格,明明前两天云想蓉看到他,眼底的爱意都是藏不住的浓。

如今又想与他撇清关系,这是从哪学来的招数手段?

冷璟睿想到这一层,只觉得云想蓉愈发恶心。

“既然王妃如此硬气,那想必也定能适应大理寺的生活,王妃便好好在这里修养吧!”带着寒意的声音透过空气传入她耳中。

冷璟睿狠狠甩开了云想蓉,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