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爹爹:娘亲是个满级大佬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神君爹爹:娘亲是个满级大佬》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凝燕君赫的小说叫《神君爹爹:娘亲是个满级大佬》,它的作者是也无风雨也无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侯府废柴千金,因和大皇子有一纸婚约,而遭到迫害。滚烫的烙铁烫在脸颊上,让她一命呜呼。苗族蛊医苏凝魂附其身,从此开启逆袭之路。说她废柴?呵,却不知她是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蛊后。说她丑女?呵,却不知那半张面具下,是倾城绝色之貌。说她是弃妇,无人敢娶?某宝疾呼:娘亲,门外有个大秃驴要娶你。某秃驴:……老子是你爹。众人震惊:神尊大人的头发哪去了?苏凝尴尬:我薅的………

《神君爹爹:娘亲是个满级大佬》 第9章 免费试读

第9章

苏凝既然决定出谷,就开始着手准备起来,将臧世谷的事情都打点好。

而守候在谷外的苏岩均等人终于等到了他们出来,连忙迎了上去,“神医谷主,队伍都准备好了,只等谷主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但苏凝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牵着小元宝上了最豪华最精致的那顶轿子,丢出一句:“愣着做甚?出发啊。”

苏岩均站在原地,脸都铁青了,从来没有人,能将他的脸面这样踩在脚底下!

苏新月站在旁边添油加醋的说道:“哥,轿子被他们坐了,你要做哪个轿子?”

苏岩均直接冷冷的说道:“你的轿子空出来,去和婢女一起坐。”

苏新月的脸色一下子就僵硬了。

直到整条队伍浩浩荡荡的前行后,小元宝按讷不住掀开了帘子往外看,大眼睛里满是不舍,嘴里还念叨着:“后山的动物们肯定会想我的。”

苏凝戏谑的逗他,“那不如你回去谷里不要出去了,这样你就可以和他们一起玩了。”

小元宝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坚决的说道:“不!我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苏凝笑了笑,道:“蛊虫养得怎么样了?”

闻言,小元宝立刻从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个锦盒,打开盒子,里面有一条肥肥胖胖又短短的小青虫在扭动着。

苏凝凑过去看了看,道:“嗯,长得不错,毒物的种类可以增加了,等到你生辰之日就可以让蛊虫在你的身体里长大。”

小元宝将盒子给盖上,放好,“娘亲,小青什么时候才可以开灵智呀?我可想和它说话了!”

“……我觉得小青应该不想那么和你说话。”

“为什么!!”

“你太聒噪了。”

小元宝委屈的瘪瘪嘴,控诉着:“娘亲,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果然是你捡回来的!”

“对对对,是我从乱葬岗里捡回来的。”

小元宝哇的一声扑进娘亲的怀里,用力的蹭了蹭,“就算是捡的,我也是你儿子!休想丢下我!”

苏凝唇角的笑意加深,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这具身体并不适合生子,但在去和留之间她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抵不过心软,决定冒着风险生下来。

甚至在生产的中途一度大出血,险些连命都丢了,好在,苏凝并不后悔,看着这个小团子一点点的长大,这是她最珍贵的宝物了。

“娘亲,你的蛊虫呢?我记得娘亲有两条蛊虫的呀!我怎么只见过小白,没看见过另一条。”

闻言,苏凝的脸色瞬间黑了,黑得跟锅底似的。

小黑?

小黑都被吃了!渣都没有了!

想到这一点,苏凝就觉得当年还是太心慈手软了!只是秃个头!

“娘亲?”

“安静,别说话。”

小元宝不敢吭声了,但他是真的好奇娘亲的另一条蛊虫哪里去了。

走到一半,停下来歇息的时候,苏岩均走进,站在轿子外,道:“谷主,我们暂时在这里驻扎休息,备好了食物和干净的水,还请谷主出来。”

没有回应。

苏岩均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才得到一句懒洋洋的回答,“正巧,我想吃花炊鹌子、荔枝白腰子、三脆羹、羊舌签、萌芽肚胘、肫掌签、鹌子羹,人参鸡汤,就这些了,给我准备吧。”

苏岩均听后,脸都黑了,这荒郊野岭的,他哪里找到这样的菜肴?!就连他堂堂西伯侯世子也只能吃干粮而已!

“谷主,等抵达皇都,我必定奉上这些美味佳肴,现在还请将就……”

“将就?我从不将就,我给你三刻钟的时间,吃不到,我就回去了,臧世谷什么都有,苏世子连这点要求都无法满足,看来诚意尚浅。”

苏岩均恨不得将里面的人拖出去砍了,但思及爹的病情,硬生生咬牙忍了,道:“我尽力,还请谷主耐心等候。”

说罢,苏岩均立刻找来最好的骑手,将刚刚那些菜式给记录下来,令他去最近的城镇买回来,为此,苏岩均忍痛的将自己的坐骑雪晨献出。

他一向舍不得让雪晨受苦,但现在,他只能忍痛割爱,整个队里只有雪晨的速度是最快的。

然而,当骑手按照规定时间内赶回来时,他的雪晨以为太过劳累口吐唾沫,马**都差点被抽烂了。

他眼睛都红了,立刻让人伺候宝马,这马价值连城,绝无仅有,还是妹妹苏灵儿特意寻来送他的,若是被灵儿知道,怕是会不愿意再帮他了!

说到底,那个神医太过分!

苏岩均将这仇给记下了,迟早有一天,他必定会奉还!将她碎尸万段!

苏凝带着元宝下了马车,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那丰富的菜式,厌恶的说道:“我又不想吃了,撤走吧,看着腻味。”

苏岩均再也忍不住了,咬牙切齿的说道:“谷主这是存心戏弄我吗?!”

苏凝笑着道:“苏世子,我这人胃口不太好,想吃和不想吃不过是一念之间,连这点都办不好,你怎么能求我救人?”

“你!”

“既然你如此不满,那我们就此分别,如何?”

苏岩均忍下了怒气,道:“谷主说笑了,既然不想吃,那全部都倒了,来人,撤走!”

苏岩均越是生气,苏凝就越是高兴,这种高兴并不是她的情绪,更多的是原主残留的仇恨得到报复的爽快。

啧,这得是被欺负成什么样了,不过是小小的惩戒,就能如此高兴了。

“娘亲,她在骂你!说你不识好歹!”

苏元宝夸张的大喊了一声,还伸手指着站在一旁的苏新月。

此时,苏新月的脸都白了,慌张的解释:“我没有!你污蔑我!”

“我听的很清楚!你就是在说娘亲不识好歹!哼!”

苏凝的眉毛一挑,眼神斜斜的看向苏新月,后者浑身颤抖了一下,只觉得好不容易消肿的那半张脸在隐隐作痛,她惶恐的后退了几步,喊着:“我没有!真的没有!哥,哥你快帮我解释!”

苏岩均刚想说话,下一刻,苏凝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就站在苏新月的面前,扬手,又是重重的一巴掌过去。

熟悉的力度,熟悉的位置,熟悉的配方。

苏新月啪的一下摔在地上,捂着又肿起来的脸,眼睛都红了。

“你,你……”

苏凝收了手,冷笑着道:“我有没有说过,我讨厌嘴脏的人,你不是第一次犯我忌讳了,既然如此,这张嘴不要也罢。”

下一刻,苏新月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她张嘴努力的叫喊,只能发出啊啊的声响,她惊恐万分的想要哭喊,但溢出口的只是意味不明的声节。

苏新月还觉得半边脸痒得厉害,痒得她忍不住去挠,越挠越痒,力度也越来越大,直至手指头都沾了血,她还没感觉到痛。

苏新月爬了起来,哭着想要扑向苏岩均,却看见他后退了几步,眼神像是看见某种恶心的怪物一般。

只见,苏新月那原本清秀的半张脸在顷刻间被抓烂了,那半边肌肤如同化了水一般,被指甲一扣,就掉落了大片,血肉模糊。

众人见状,齐齐脸色一凛,后退了一步,看着苏凝的视线都带上了惊恐和畏惧。

苏新月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怔怔的看着自己手指上站着的一小片皮肤,眼睛一黑,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