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川赵玉儿书名叫什么_九龙帝师

《九龙帝师》 小说介绍

主角叫李子川赵玉儿的小说叫做《九龙帝师》,它的作者是是4非二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7章飞天大盗“把前门后门都给我关好!”随着老鸨一声令下,所有的打手下人全部出动,将烟雨阁完全封锁了起来。死了三个人,还一个马上就要咽气了,这对于烟雨阁来说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但比这更大的就是,…

《九龙帝师》 第17章 飞天大盗 免费试读

第17章飞天大盗

“把前门后门都给我关好!”随着老鸨一声令下,所有的打手下人全部出动,将烟雨阁完全封锁了起来。

死了三个人,还一个马上就要咽气了,这对于烟雨阁来说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但比这更大的就是,刚才展出的夜明珠竟然不翼而飞!

下人赶快去报官,正在书房细细品读《春秋》的闫守奇立刻召集人马赶往烟雨阁。与此同时,派人赶紧通知县尉,让他即刻封锁四方城门,组织巡防。

陈家的案子刚刚结束,现在烟雨阁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宝贝,屁大个地方的北镇县怎么这么多事?

等闫守奇亲自带人赶到烟雨阁之后,看到大堂之内人满为患。而且,大家都有一些群情激奋。有的叫嚷着抓贼,有的叫嚷着放人回家,总之,马上就要乱成一锅粥了。

“肃静!”闫守奇大喊一声,大堂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排好队,接受县衙的检查,只要不是可疑人,马上就可以走。”闫守奇一挥手,衙役们立刻行动,取代了看门的烟雨阁的下人,封锁住了前后门。

“闫县令,你这也太不尊重我们了吧。好歹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谁能偷夜明珠啊。”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率先开口反驳,立刻引起了共鸣。

一时之间,整个烟雨阁更加乱了,甚至有些人想要冲出封锁,来回推搡衙役。

闫守奇知道这些达官贵人们都是有来头的,正面冲突也不好看,但他可是一方的父母官,岂能容忍事态变得更加严峻?

只见闫守奇顺手抽出了旁边衙役腰间的长刀,一下就砍进了烟雨阁的门框,大喊道:“谁敢造次?”

见到闫守奇是真的动怒了,人群这才稍显缓和,但还有零零散散的碎碎念,发泄着各自心中的布满。

而就在这时,只听到楼上有一人高呼:“燕王驾到!”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楼上缓缓而下,只见李隆齐在护卫的搀扶下三步两颠的走了下来。人们赶紧让开一条路。

“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敢一个个叫嚣。怎么着,难道不把帝国律法放在眼里?”李隆齐唾沫横飞,把所有人都喷了个遍,但没人敢吭一声。

“闫县令,有劳了。”李隆齐伸开双手,让闫守奇搜身。

见到这副情景,闫守奇对燕王简直是感激涕零。有燕王带头,不可能还有人有异议。

但闫守奇也并没有燕王的表率行为而放松,包括他的护卫在内,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边。

“殿下,下官多有得罪。”闫守奇说道。

“没事没事,你秉公执法,这事回头我得跟郡守说一声,有你在北镇县,本王很安心。”

燕王走出烟雨阁,赶回了王府。而其他人就算心中有怨气,也不可能再生事了。

这些来寻欢作乐的人在接受检查之后纷纷离开了这里,但闫守奇看着心中却很是着急。因为他还真的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等所有客人走了之后,剩下的就是烟雨阁内部的人了。

“闫县令,你可好好搜查啊。”老鸨来到闫守奇旁边耳语着:“要是找不到宝贝,我性命难保啊。”

烟雨阁是罗家的产业,这已经是众人所知的秘密了。宝贝丢失,身为明面上负责的老鸨自然成为众矢之的。就算官府不缉拿她,罗家也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搜!”烟雨阁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被闫守奇搜了个遍,可奇怪的是根本就没有找到夜明珠,更没发现什么可疑人。

闫守奇稍加思索,说道:“来人,将老鸨、婉香及所有近距离接触过夜明珠的人全部带回县衙审问。其余人,在本案结束之前不得擅自离开县城,违令者立即关押起来。烟雨阁从即日起封锁!走!”

几个有作案时间的人全都带回了县衙,其余的人就留在烟雨阁收拾残局。很可惜,那位唯一活着的护卫也在开口之前断了气,什么线索都没办法提供。

几乎是一夜之间,烟雨阁镇店之宝夜明珠不翼而飞的消息就传的全城皆知,就连城外附近的几个村子也都有所耳闻。

第二天一大早,罗家就派人前来询问案子的进展情况,而闫守奇则是让罗家等候消息,具体审理过程不便透露,把人给打发走了。

闫守奇很头疼,余泽明和姚崇文也头疼。

“余主簿,今年年初是不是县令没烧香祷告啊?怎么刚一开春北镇县就这么多罗乱事?”姚崇文看着闫守奇愁眉不展,和旁边的余泽明小声嘀咕了一句。

换做别人,余泽明肯定会立刻痛斥一番没大没小。但姚崇文他们都惹不起,于是余泽明则是轻描淡写的说道:“姚侍郎说笑了。”

“姚侍郎有何妙计?”闫守奇转头问了一句姚崇文。自从姚崇文就任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当然,这种事在整个北镇县也都是百年一遇的。如此时刻,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领。

“妙计倒是没有,不过下官倒是想去烟雨阁看看。兴许在案发现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闫守奇连夜审问,但是屁都没问出一个。就好像当婉香把夜明珠送回去之后,直接就消失了。不过,这很显然是臆想。因为死去的四个人完全表明是有刺客来盗宝。

“姚侍郎所言极是,你需要多少人?”闫守奇问道。

“我自己就够了。”

说完,姚崇文便离开了县衙。但他并没有直接去烟雨阁,而是七拐八拐,悄然进入了遥远客栈。

到了客栈后院,姚崇文来到一棵树下,留下一张纸条就走了。而等他走出客栈,一个人来到树下,取走了那张纸条,绑在了一只信鸽的腿上。

李子川正在艳阳楼数着钱,这是昨天下午的时候俞季谦派人送回来的,算是他丝绸生意的第一桶金。对于这件事,李子川还真得感谢罗生。

“噗噜噜”一只信鸽飞到了李子川窗前,李子川起身将信鸽抱起,拆开了腿上的信件。

小说《九龙帝师》 第17章 飞天大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