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姝兮秦意之完结版 《重生后,她被摄政王的马甲团宠》无弹窗阅读

《重生后,她被摄政王的马甲团宠》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后,她被摄政王的马甲团宠》由水君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秦姝兮秦意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姝兮重生后,牢记两件事。第一件,护母亲;第二件,抱住她二叔的金大腿。她的二叔以后会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出类拔萃,举世无双。但秦姝兮忘了,她二叔目前还是个纨绔二世祖,斗鸡遛狗,猫厌狗憎,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后来,她结识了很多大佬朋友,各种团宠她。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这人是二叔的小马甲,那人也是二叔的小马甲,还发现二叔不是她的亲二叔。最后,她要跟名义上的丈夫和离的时候,发现……她素未谋面的丈夫,还是他!她终于炸毛了,秦意之,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老实招来,不然,一纸休书!…

《重生后,她被摄政王的马甲团宠》 第2章 免费试读

第2章

祠堂里。

“我告诉你丑八怪,你是侯府的耻辱,长得这么丑只配喝馊水粥!还得把碗给我舔干净!”

尖锐又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传了下来,还有发馊的食物味道飘在鼻尖,跪在地上的秦姝兮一阵恍惚,她掀眸,看清楚了眼前的人。

下一瞬,她便立即想起了一切——

这是她的庶妹妹——秦慕青,侯府三姑娘,最为低调的三姨娘所出,跟秦婉知关系极好。

前世她的丫鬟帮忙给秦慕青送药,却被发现药里加了能使人毁容的药,秦慕青咬定她是幕后指使,丫鬟解释不出所以然,她也不清楚过程,一并受罚。

而忠勇侯府的平妻——秦李氏,则罚她跪在祠堂里三天三夜,不准吃东西,此刻,应该是罚跪的第一晚,也是她名誉尽毁的开端……

呵,她竟重生了,真是老天开眼!

秦慕青手里端着那碗发馊酸臭的粥水,紧捏着秦姝兮的下巴,想强行给秦姝兮灌下去。

秦姝兮却猛然起身,一下撞倒了秦慕青,同时握紧了她拿着馊食的手腕,替她稳住了那碗酸臭的粥水。

秦慕青毫无防备的倒在地上,“啊……”

秦姝兮的眸底冷得狠辣,配上她额头的疤,真有些显得狰狞可怖。

在秦慕青摔疼张嘴尖叫的时候,她用力的抖了下手,那碗馊食粥水一斜,瞬间倒在了秦慕青的嘴中。

那馊食一下子堵到了她的嗓子眼里,尖叫声骤歇,秦慕青接不上气,直接咽了下去……

那股恶臭味在嘴巴里发散,秦慕青胃里翻滚,连忙甩开秦姝兮,吐的半死——

秦姝兮皮笑肉不笑的啧了一声,“三妹妹,好吃吗?”

秦慕青的丫鬟紫陶见此变故,直接惊呆住了……

她反应过来,赶忙朝着秦姝兮冲了过来:“丑八怪,你竟然!竟然敢喂小姐吃,吃猪都不吃的食物!”

秦姝兮还坐在地上,见紫陶冲过来要扇她巴掌,她的身子往后侧了侧,有意绊了紫陶一脚,紫陶一下没稳住,直接压在了还趴在地上吐的秦慕青的身上。

秦慕青的正脸压在了自己的呕吐物上,小脸糊满了一层……

她用力甩开紫陶,反手给了紫陶两耳光,“**!”

紫陶的脸疼极了,见秦慕青的脸上那抹污秽,立即忍不住吐了起来。

而秦慕青闻到身上无法形容的恶臭时,也忍不住地尖叫起来,“啊——”

见这主仆互相恶心,秦姝兮的眼底掠过一抹快意。

前世祠堂一事秦慕青害得她多惨,她十分清楚,那晚过后她的名声全毁,京城的人都叫她丑八怪不说,还叫她馊食姐,吃猪食的玩意,到了及笄的年纪也无人问津,即便她的容貌恢复了正常也无人喜她。

府内上下的人嘴里念着二小姐,却打心底的瞧不上她,明里暗里的辱她,后来她靠着自己的一身医术,行医救人,这才慢慢的把名声挽了回来……

可当年她过得多辛苦,一点没忘!

所以这一次,她要加倍偿还给秦慕青!

有脚步声往这边走来,秦姝兮冷呵一声。

前世造就她悲惨一生的罪魁祸首之一的人,来了。

果真,下一刻门便被人大力推开。

一身华服的李娟,在一众仆人的簇拥下迈步进来。

“怎么回事,大晚上的吵吵闹闹,真是一天也不得消停!”她扫过在场的三人,自然没有错过狼狈的秦慕青主仆。

她锐利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完好无损的秦姝兮,冷声质问道:“姝兮,为什么青儿如此狼狈?”

“回姨娘的话……”秦姝兮刚要说话,便听得秦慕青尖锐的声音响起——“母亲,您要为青儿做主啊!”

秦慕青站起身,猛地朝李娟扑了过去,哭着道:“母亲,姐姐不光推倒我,还往我嘴里灌馊食,青儿,青儿真的好可怜……”

其实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姝兮灌的,当时的注意力都在摔疼的脑袋上,估计是自己不小心倒的。

可她受此委屈,怎么能放过秦姝兮,那都是她害的!

秦慕青离得近了,身上还有脸上那股浓厚的酸臭味扑面而来,引得李娟忙不迭地退了两步。

但听了这话,李娟皱眉道:“姝兮,你身为侯府嫡女,不指望你与婉知一样跟姐妹和睦相处,但你也不该做出残害手足的举动,今日我若不罚你,侯府后院的风气就该歪了!”

“罚你掌嘴三下,也希望你能时刻铭记此事,日后与姐妹同心!”

等李娟说完,压根没给秦姝兮反应的机会,李娟身边最为得力的李嬷嬷便朝她走了过来,“二小姐,老奴得罪了。”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秦姝兮求情。

秦慕青得意的笑了起来,脸上的脏东西糊着也不觉恶心了,只想等着看秦姝兮的好戏。

哼,跟她斗,活该!

秦姝兮心下冷笑。

这就是她当年住的侯府啊,她当年究竟为何要那般愚蠢,即便知道当初李娟罚错了,可李娟与她说两句好听的话,她便心软了,只觉得是秦慕青顽劣,长大了总会懂事的,她身为姐姐,理应多让着点……

还手足情深,呵。

李嬷嬷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扬起手来,秦姝兮刚要说什么,一道张扬又肆意的声音忽然响起——

“啧,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欺负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