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帝师李子川赵玉儿全文免费阅读链接入口

《九龙帝师》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九龙帝师》是是4非二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子川赵玉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护卫:跟在公子身边很有安全感!江湖:公子是我们仰望的偶像!官员:我等比之不如!燕王:房谋杜断他一人全占了!皇帝:他活着,朕高枕无忧!…

《九龙帝师》 第15章 果然人才 免费试读

第15章果然人才

几天之后,来自冀州州府的文书让闫守奇彻底放下来心。

文书上写着经审查,胡绝人因为陈家丝绸生意,导致一些小部落收到损失,所以才组成了一队敢死队来刺杀陈家。现在凶犯已经押往帝都,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正准备责问胡绝人。冀州府上下官员同心协力,短短数日便查清此案,功劳匪浅。不日,吏部就会下来公文,犒赏官员。

“不错不错,没想到这艳阳楼主出山相助顿时就立下汗马功劳。就算是他推荐的成名普也是一位难得的人才啊。”闫守奇放下文书笑道。

旁边的余泽明捋着胡须连连点头,说道:“这成名普虽然是个大老粗,但这两天看他对农耕和工具的改良倒是有不少的心得。闫县令,眼下造车手下正好缺一名衙门官。”

衙门官是县衙各部门之间协同沟通的官员,虽然官职不大,但也吃着朝廷的俸禄。比起里长来说,已经算是正式的朝廷命官了。

余泽明有意让成名普担任衙门官一职,而且还是专门负责耕种和水利的造车部门,看来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先生也对成名普很看重。

“余主簿觉得这成名普能否胜任?”闫守奇问道。

“除了年龄稍大一些,已经没有再提拔的空间之外,其余的下官一点都不担心。这些日子,虽然成名普所参与陈家案子很是有限,但每每都兢兢业业。人品嘛,与其共事的几个差役也都颇有好评。”

“既然主簿没有反对意见,那么就这么定了。唉,只是这侍郎一职还是空缺,要不然咱们再去询问一下冯楼主?”

余泽明稍作思量便点头同意,就算不去寻访人才,如今陈家案子已经结案,也理应去摆放一下这位频出奇谋的冯楼主。

于是,在余泽明备下一些礼物之后,两人便驱车上了闾山,到了艳阳楼。

丝绸生意的事情李子川已经全部交给俞季谦来处理,而他自己也好好的调整状态,以图日后的操劳。

听闻闫守奇和余泽明前来,这一次李子川可没有假装不在,而是亲自前去迎接。三人算是老相识了,而且在李子川出谋划策的时候闫守奇也给足了面子和相当大的信任,这一点倒是让李子川有些刮目相看。

官场之上,尤其是面对一位江湖人物,堂堂朝廷命官竟然任由其“胡来”,换做别人,根本没有这个胸襟和度量。

“两位都是县衙的主事人,如今到我这山间草庐让冯某不胜感激。”李子川客气一句,紧接着便倒上热茶。

双方寒暄片刻,闫守奇便说起了陈家案子。

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位楼主好像早就猜出了会有这样的结果的,脸上竟然一点神情变化都没有。

“百姓盘着的是抓到凶手,如今北镇县的民心也算是彻底的挽回了。剩下的都是官场上的事情,老百姓不关心。只是这一次罗家脱离关系,但罗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北镇县唯一一处与胡绝人密切往来的客栈就这么被闫县令给查办了,剩下的日子也许闫县令要多留心一下。”李子川提醒了一句。

闫守奇点点头,说道:“这是自然,不过本官也是秉公办事,就算罗家是奉国公,也无权干涉官府查案。冯楼主提醒的,本官也会记在心上。有劳楼主挂念了。”

“冯楼主,今日前来有一事还请参谋一下。”余泽明说道。

余泽明将成名普夸的天花乱坠,说明天一大早就会发布公文,招成名普到县衙办事。像衙门官这种差役,只需要给郡守打一声招呼,然后发文书送到吏部备案即可,完全是闫守奇的一句话而已。

“只不过专门给县令参谋的侍郎一职,如今还是空缺。要不是余主簿经验丰富才思敏捷,恐怕我早就被拖垮了。”闫守奇自嘲道。

“原来闫县令和余主簿是为求才而来啊?好说好说。北镇县地方不大,但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人才济济豪侠遍地。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就是多认识几位靠谱的人。”

一听李子川这么说,闫守奇和余泽明都是喜出望外。先前的成名普出身布衣,算不上跟艳阳楼有什么关系。要是这一次冯楼主推荐一位朋友的话,那么艳阳楼势必就跟县衙产生了关联。

以后出现问题的话,找冯楼主出山相助自然要省事的多。

“这一位年纪轻轻,刚到弱冠之年。不过他出身权贵,自小便熟读经典。只是因为看不惯官场上的一些事情,毅然决然的出门历练,到如今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

李子川的话深深地吸引着闫守奇和余泽明,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一位还真算得上有些背景。

“冯楼主,请问此人现在何处?”闫守奇问道。

“此人正在艳阳楼。”

李子川在前,闫守奇和余泽明紧随其后。三个人走出厅堂来到了后院的柴房,推门一看,一个满嘴污言秽语的年轻人正在用力劈柴。而他嘴里骂着的人正是艳阳楼楼主。

闫守奇和余泽明面露尴尬,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位冯楼主亲自推荐的人正在背后说他坏话,而且语言极其难听。

见到有人进来,年轻人只是抬了抬头,随即继续劈柴,最里面嘟囔着:“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小爷啊?难不成良心发现了?还是良心被狗吃了?”

李子川也不生气,继续为闫守奇介绍道:“此人十岁便跟随已故道门真人张玉恒学习,后来又在经学大家郑林膝下听课。”

闫守奇和余泽明惊喜万分,皇帝陛下当初为了见张玉恒真人一面,可是亲自赶去了南方,可见此人在道门的威望。至于郑林则更不用说,当世之中无人出其右,已经隐隐有东汉末年经学家郑玄的名望。

当过他们的学生,这个人一定不一般。

“他叫姚崇文,父亲是当今冀州府中书令姚兴元。”

听到中书令三个字,闫守奇和余泽明都吓了一跳,那可是整个冀州府官场人望仅次于刺史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