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免费阅读(唐瑜傅夜秋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小说简介

小说《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原创作者桃花三朵当红作品,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主要内容:三年婚姻,满腔爱恋,却换来豪门弃妇的下场。浴血重生华丽来袭,傅大总裁动心不已。老婆,谈个恋爱可好?…

《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 第六章 赶尽杀绝 免费试读

第六章赶尽杀绝

阳光温暖,透过窗户撒进房间,将白色的被单染成暖色。

忽然,床上的人像是被梦魇了,身子剧烈挣扎起来,闭着眼睛大叫一声,“不要!”

唐瑜睁开眼,惊魂未定地地看着天花板,闻见萦绕在鼻尖消毒水的味道,眼眶瞬间一红。

她的孩子,保不住了吧….

“你醒了?要吃点东西吗?”

温和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吓得唐瑜抱着被子缩了缩身子,然而再看清来人不是唐婉时,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

“你是….?”

“我姓邵,你可以叫我邵先生。”

邵敬安上前两步,低头看着她:“怎么样,饿了吗?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唐瑜想到已经发生的事情,咬着唇摇头,强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就算你不饿,肚子里的孩子也该饿了。”邵先生说着,拿电话让人送饭上来。

孩子?

唐瑜眉头轻拧,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邵先生满脸疑惑。

孩子不是被打掉了吗?

挂断电话,邵先生才抽了纸巾俯身擦拭她脸上的泪珠,“还好我赶来及时,要是再晚来一步,这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他听到消息就往医院赶,也幸好唐婉自负以为万无一失,没有派人守着,不然就真的麻烦了。

唐瑜没有扎针的手小心翼翼覆上小腹,仿佛感觉到了肚子里小生命的存在,嘴角微微勾起眼泪却又掉出来。

忽然想起什么,她伸出手抓住他的胳膊,焦急地问:“是你救了我?那我妈呢?我妈怎么样了?”

唐婉说要给妈妈安排手术的,手术成功了吗?

邵先生神色一顿,安抚性地拍拍她的手,叹气道:“抱歉,我只来得及救你出来。希望你节哀顺变。”

唐瑜眼神一滞,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不是….邵先生,我想知道我妈手术情况,你为什么跟我说节哀顺变?我、我有什么好节哀的?”

“你现在的状况应该好好休息才是,但这件事也不能瞒你,”邵先生满脸不忍地看着她,还是开了口,“你妈妈并没有做手术,而且三天前就已经去世了。”

嗡——

唐瑜只觉得脑子瞬间炸开,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不可能的。

怎么可能去世呢?

唐婉还说会给母亲做手术的。

如果真的去世,唐婉怎么还敢威胁她?

“唐小姐,节哀顺变。你一定要保重身体,不然你妈妈九泉之下,也不会安息的。”

唐瑜捂着肚子脸色白了白,眼泪在眼眶打转转,忍了许久才哑着声音问:“我妈现在在哪儿?”

“已经入土为安了。”

唐瑜深吸了口气,动作缓慢地从床上坐起来,伸手在他的注视下拔掉输液的针。

她红着双眼盯着邵先生,一字一句地说:“我要见她。”

邵先生看了她一会儿,想要劝解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又咽下去,点点头,“可以,我去安排。”

说着,将手下拿来的饭放在她面前,“等你吃完,我们就走。”

唐瑜立即将碗接过来,狼吞虎咽地喝下刚送来没多久的粥,毫不在意那一点烫人的温度,只想快点喝完然后去看他口中的墓。

即便心里已经确定,她还是想眼见为实。

唐婉已经答应会动手术,又怎么会让母亲死了?

没有母亲,唐婉还能用什么来制衡她?

所以一定是假的!

邵阳拧着眉,几不可查叹气,转身出去安排。

两个小时后,城郊永安墓园。

唐瑜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地站在墓碑前,瞳孔涣散地看着墓碑上笑魇如花的黑白照,身子单薄双膝一软跪在水泥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妈……”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摸一摸那张照片,却悬在了半空,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砸在白色菊花上。

哭声渐起,唐瑜哭的几欲昏厥,“妈,对不起,我不该相信他们的话。对不起,妈,对不起。”

如果她能再强大一点,也不会让妈妈出事。

邵敬安拍拍她的肩膀,声音惋惜又带着安抚,“唐小姐,节哀。”

唐瑜双手紧握成拳状,抬头看着照片,眼泪再一次喷涌而出,小腹隐隐约约传开的疼痛让她脸色更是苍白。

“你这样,令母也会很担心的。”邵敬安脱掉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而且,也得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他说着,试探性地伸手将她从地上扶起,见她没拒绝,这才抱着她的肩膀带着她离开墓园。

坐上车,唐瑜整个人抱着双膝窝在座位上,身上盖着衣服,脑袋埋进臂弯。

许久,她才轻声说:“谢谢。”

谢谢你救了我,也谢谢你为母亲收尸。

邵敬安眼睛快速闪过一抹异样,微微一笑,“不客气。如果能早点知道的话,令母也不会……”

唐瑜偏过脑袋看着窗外略过的风景,心头的沉闷让她几乎无话可说。

忽然,一道**响起,邵敬安接起电话听见里面的声音,下意识地看向一侧的唐瑜。

电话凑的近,对方声音着急且并没有刻意降低音调,坐在一旁的唐瑜听的一清二楚。

“老板,唐禹哲因为唐母的事,去唐家理论,砍死了一人被警察抓了。”

唐瑜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小腹的疼痛加剧,一把抓住邵敬安的胳膊,手指捏的发白,张张嘴细如蚊声,“禹哲..。他怎么样了……”

邵敬安低头看见她身下蔓延出来的血,脸色大变。

“快去医院!”

唐瑜身子一软靠在他身上昏了过去。

刚从医院出来,又紧急进了手术室,出来后医生满脸严肃,“病人必须卧床休息,不能再受任何**,不然这个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邵敬安点点头,错身进入病房,坐在病床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床上还在昏迷的人。

入夜,唐瑜才悠悠转醒,看见他扯了扯嘴角,“对不起,又麻烦你了。”

邵敬安摇摇头,“医生说你必须要卧床休息,不能再受**。是我不好,不该告诉你。”

她淡淡摇头,盯着天花板,深吸口气,“邵先生,我弟弟……”

“你弟被算计了,人不是他杀的。”邵先生揉揉眉心,脸上带着倦意,“不过这件事有点麻烦,对方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已经找人去打通关系了,但似乎有人在刻意压着。”

放眼整个云城,能做到这一步的人没有几个。

唐瑜闭上眼睛,心里已经得到了答案,她冷笑出声,“真是狠啊。”

有必要这样吗?

如果不想看见她,直说就行了,何必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