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瑜傅夜秋小说结局 《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全集阅读

《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小说简介

全网热搜好文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是著名作者桃花三朵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连载到现在已经博得了许多人的眼球,广受追捧。小说简介:三年婚姻,满腔爱恋,却换来豪门弃妇的下场。浴血重生华丽来袭,傅大总裁动心不已。老婆,谈个恋爱可好?…

《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 第二十章 我做的 免费试读

第二十章我做的

“你是被唐婉推下去的?”楚箫忽然开口说。

听见声音,她满脸惊讶地看向他,“楚先生?你怎么还在这里?”她还以为他已经走了呢。

楚箫低头看着她的脚,脸上的温和消失不见,拧着眉满脸不悦,“你怎么还是不懂保护自己。”

“是也不是,她想抢手机,我没看清后面,一脚踏空就摔下去了。”唐瑜想到那个场景,真心觉着自己应该洒脱的回家,跟她说那么多简直浪费时间。

唐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个疯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同样也不会在乎后果,当然真的想下手也会做的天衣无缝。

昨天如果不是那个忽然出现的邻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兰希撇了眼楚箫,眼底闪过一抹深意,又转回头看着唐瑜,“行了,你好好休息吧。你这段时间唯一的任务就是将自己照顾好,其他的不需要你来做。”

唐瑜靠在床头,嗯了一声,看着她拎着包包离开。

楚箫也没有再说,转头走了。

当天晚上,唐瑜收到邵阳的电话,纠结了许久才偷偷摸摸接起,握着摄像头小声询问:“宝宝呢?在旁边吗?”

“今天阿达带他出去玩了一天,现在已经睡着了。”

唐瑜这才松了空气,拿下手机。

看见她身上的病号服,邵阳忽然拧起眉,“怎么回事?”

“昨天被狗咬了,没什么大事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你一个人在国内要注意安全,如果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随时开口。”

唐瑜笑着点头,“我知道,您放心好了。”

邵阳叹口气,“你当初离开的匆忙,国内的人都没有联络,不知道你的朋友们有没有找过你。”

“没有。”她忽然想到楚箫,补充道,“可能吧,以前的那些朋友几乎都没有联系了,不过就算现在站在面前,我也不会跟他们相认。”

权当不认识好了,等事情结束后再赔礼道歉,相信他们能理解自己的。

“你自己决定就好,如果必要的话,那些朋友还是认识一下的好。”邵阳语重心长地说,“毕竟只有你一个人在国内,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们的帮忙。”

唐瑜眼神飘忽,看向其他地方。

她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们能帮什么忙?

当初唐家出事,她一个一个找过去都说不认识她,她又何必热脸贴冷*。

“算了,你也有自己的想法,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好了。”邵阳说。

唐瑜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唐瑜在医院待了半个月后出院,本想去公司一趟,却听金秘书说傅总又给她批了半个月的假,这段时间都不需要她去公司上班。

年薪千万放假即将一月的唐瑜,“……”

唐瑜看着正在开车的金秘书,认真地说:“傅总上辈子一定是善财童子。”

这么败家的事都能做出来。

金秘书看眼后车镜的人,笑笑没接话。

到了晋陵小区,金秘书扶着她进了房间,而后说:“傅总还说了,如果玫瑰小姐一定要上班的话,办公地点可以决定在家里,重要的事情傅总会短信给您。”

唐瑜点点头,“那就替我谢谢傅总的关心了。”

他颔首,转头离开。

唐瑜转头看了眼房间,很是干净,想来这半月她没住也有人帮忙打扫。

她倚在沙发上,找出小桌上,铺好白纸拿着笔勾勾画画,将自己脑子里的草图在纸上画出来。

不知过了过久,门铃响起。

唐瑜应了一声,起身一瘸一拐去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傅夜秋微微一愣。

“傅总?”

傅夜秋扬了扬手中的东西,“你现在不方便,所以给你送些晚饭。”

她一面笑着,一面接过来,“傅总还真是体恤下属。”说着,稍稍侧身将门大开,“傅总要是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呀?”

他沉默了一下,不知不觉地进了房间。

房子是先前就已经装修好的,两室一厅,简欧式风格,看起来很是明亮大气,落地窗可以看见另一侧的全部风景。

唐瑜去一瘸一拐进了厨房,还没动手就看见挽着衣袖的傅夜秋走过来。

“你先坐着,我来吧。”

说话间人已经走了过来,很自然的接过她手上的东西,拿了碟子开始装盘。

有人愿意干活,唐瑜自然是愿意的,跳到另一边坐在凳子上,单手搭在台子上撑着下巴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人。

如果三年前看见这副场景,她一定会很开心,现在只觉得好笑。

心境是会随着时间变化的,就好像她。

说起来,他是忘记了自己有未婚妻,还是说心甘情愿跳进她的陷阱?

“吃饭了。”傅夜秋将碗筷摆好,坐在她对面。

唐瑜长叹口气,意有所指地说:“要是唐小姐知道,我怕是连这个门也不能出了。”

他的手一顿,抬眸看着她的脸,见她神色自然似乎只是随意调侃。

下一秒,他伸手拿起她的碗盛粥,“这次的事情对不起,一定没有下次了。”

“傅总,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唐小姐真的是一次比一次过分了呢。”唐瑜笑意盈盈地接过他的递过来的碗,尝了口粥惊叹道,“哇,味道很好诶,哪里买的呀?”好熟悉的味道。

傅夜秋搅着碗里的粥,盯着她的脸,明亮的灯光下他好像又看见那个女孩。

“我做的。”

唐瑜的身子一下子僵住,熟悉的味道充斥着味蕾,口中的粥毫无预感的滑落,让她呛了一下,偏头猛咳起来。

傅夜秋连忙抽了纸张递给她,探身拍拍她的背,轻声责备,“小心点。”

她被呛得眼泪汪汪,眼眶通红,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满脸惊奇,“没想到我今天这么有口福,能吃到傅总亲自做的粥。”

他嘴角一扯,笑了笑没说话。

唐瑜扔掉纸,低头喝粥,再也没有初尝到熟悉味道时的惊喜。

这是她以前早上经常喝的粥,曾经以为是哪个店里买的,她自己也去找过,结果自然是没找到。

却没想到是他自己做的,怪不得每次都是从厨房端出来的。

酒足饭饱,唐瑜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冲着在洗碗的傅夜秋说:“多谢傅总款待,不过傅总对每个下属都这么….和颜悦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