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敖冉敖策安陵王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小说简介

主角是敖冉敖策安陵王的小说是《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苒君笑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到死才明白,她爱的人伤害她,她信的人算计她,唯独她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重生一世,害她的人她要一个个报复回来,而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第11章 我们家阿冉长大了 免费试读

敖冉见她直言不讳,抿唇亦是笑道,“姚姑姑觉得我爹怎样?”

姚如玉悠闲自在的笑容里,起了波澜。

敖冉想,大抵姚姑姑和她爹,真的是旧识。

后来敖冉还是问了一句:“姚姑姑,这么多年您未再嫁,是为了什么呢?”

姚如玉勾唇笑了笑,脸上不自觉地戴上一层无懈可击的伪装,目光却是坦然地看着敖冉,道:“三小姐可以认为我是一心爱着我那亡夫,也可以认为是我一个人自由自在习惯了,怎样都好。”

反正外面传言,这姚姑姑是与病去的亡夫感情深厚的。当初她亡夫只剩一口气,任家里人怎么反对,她也要不管不顾地嫁过去冲喜。

后来敖策回来了,敖冉见天色已晚,就在膳厅里摆了晚膳。一边从善如流地邀请姚如玉用晚饭,一边心里腹诽,她爹往常这个时候早该回来了!

等威远侯回来的时候,他还在暗自庆幸,看来今晚是躲过了。

哪想都这么晚了,姚如玉还没有离去,在花厅里用茶,好似正等着他回来一般。

一时间威远侯站在花厅外,看着里面那个着火红榴裙的女人,场面有些凝滞。

姚如玉放下茶盏,抬眼朝他红唇轻笑,道:“侯爷,好久不见。”

威远侯草草点头,有点尴尬。

敖冉道:“爹,姚姑姑正要回家,我担心她一个人不安全,不如您送她回去吧?”

楚氏这头,听说今日姚如玉来过了,而且还和敖冉相谈甚欢,这让她心里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好歹她也按捺住不露面,等威远侯不得已把姚如玉送回家时,敖冉也准备回宴春苑了,楚氏才出现在敖冉面前。

楚氏面色僵硬道:“今个姚家那女的来过了?”

敖冉眉间神色有些不悦,“难道婶母到了外面也要称呼姚姑姑为姚家那女的吗?”

楚氏道:“不怪我瞧不起她,也不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冉儿也敢把她随便往家里请啊?以前冉儿明明最见不得她的。我劝你,以后还是少和她这样的人来往比较好。”

敖冉心思一动,问:“以前的事我记不大清,婶母给指教指教,我为何就见不得姚姑姑?”

楚氏便讥诮道:“还能为什么,以前她不知廉耻地喜欢过你爹啊。你爹与你娘两情相悦,她却贼不死心。当时闹得两家人都很难做人,只不过不是什么光彩事,外面的人都不知道罢了。

“后来你爹娘要成婚了,姚家想快些把她嫁出去,免得多添事端。你猜她嫁的什么人?她居然下嫁给一个病秧子,结果喜没冲成,刚一进门,丈夫就死了。你说这种女人,晦气不晦气。”

敖冉愣在当场。

原来竟是这样。

那姚如玉后来都没有再嫁,不是因为与亡夫夫妻情深,而是因为……她还有那样一段过去。

只要她成亲守寡了,谁也不能逼她再嫁。她选择独自离家,外出从商,大概是不想回到这个伤心地的。所以回来就会遭白眼,说话也直接乖张,事事都满不在乎。

其实她是把心关起来的。

楚氏有身为女人的直觉,她感觉敖冉请姚如玉到家里来别有用意,若是想给侯爷娶继室……那于她可是大大的不妙。

遂楚氏在敖冉面前,把姚如玉说得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想她一个曾想破坏敖冉爹娘感情的人,又是一个克死丈夫的寡妇,这样的女人,敖冉怎么可能会接受。

楚氏还道:“也难为你不记得了,以前那个女人每次回来,你见了她就哭,十分厌恶防备她。这些年她越发像个妖精似的,听说在外面自己做生意,嗬,一个女人能做个什么生意,多半是靠男人,瞧那狐媚样,也不知道外面究竟有多少个男人……”

敖冉突然很想看看,要是姚如玉真的进门了,这楚氏还能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出这些话来。

以前的敖冉,大抵真的是一个很自我的人。她在乎自己的感受,却忽略了她爹和二哥的感受。她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现在的她,看得开了,真正为一个人好,不是要把他套牢,而是要让他感觉到自在和舒服。

可是以前敖冉从来没考虑过这些,她只是固执地要求她爹一直守着一个早已故去多年的人。

尽管有爱,可活着的那个人又得多么寂寞。

敖冉本想给她爹寻一门不好不坏的继室,却没想到让她给发现了这么一段过往。

姚如玉爱了她爹这么多年,是个长情的人。她若真是一个坏的,这些年威远侯身边一直空着,怎的却不见她经常回来?她就算自己不再嫁,也不会来打扰。

且看今晚,威远侯在见到姚如玉过后,虽然惊讶和尴尬,但面上并无厌恶之色。

敖冉想,何不成全他们呢。

敖冉很快就请了媒婆来,打算先让媒婆到姚家去探探意思。不然拖下去,姚姑姑若是待不了几天就离开徽州了呢。

媒婆欢天喜地的,以为是敖冉要说亲了,结果却是给侯爷说亲的。不过这也算徽州城内的一件大事了,媒婆当然很乐意促成的。

威远侯是再娶,姚如玉是再嫁,这门婚事没有那么麻烦。只要一个愿娶一个愿嫁,此事就先由媒婆说定下了。

威远侯愿意娶姚如玉为妻,与男女情爱是没有多大关系的,主要是想着家里有个人打理也好,敖冉对此也乐见其成,还有就是……弥补以往对她的亏欠。

她已经为他耽搁了半辈子,如若不嫌弃,往后做个伴也不差。

为表对姚家和这门亲事的看重,威远侯要亲自去姚家登门求亲和下聘。

正好前些日敖冉给威远侯做了新衣裳,威远侯穿在身上,来回整理了半晌,还有些忐忑地回头问敖冉:“女儿,你看我这样妥当吗?”

敖冉笑眯眯地点头:“甚为妥当。”

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威远侯的精气神儿和之前的频繁忙碌不太一样。

威远侯还是又整了整袖摆、扯了扯衣角,感慨道:“我还没看到你嫁人那一天,你却先看到我先娶亲,听起来不像话。”

敖冉笑道:“这有什么,我才不想嫁人,还要看您和继母琴瑟和鸣呢。最好将来,再给我添个小弟弟。”

“我们家阿冉,是真的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