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沈默默钱正祁)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小说简介

主角是沈默默钱正祁的小说叫《亲爱的,我们分手吧》,是作者落落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清楚钱正祁是花花公子的性格,从认识钱正祁的第一天开始,沈默默就知道。沈默默更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可以去和钱正祁吵架,她不敢,尤其是在自己即将成为钱家少夫人的情况下,她更加的没有胆气去争执。…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第十二章 忍辱负重 免费试读

所以钱正祁无法接受这个时候沈默默怀孕的事实,觉得沈默默就是一种变相的逼宫。

钱正祁的意思自然是希望沈默默打掉这个孩子了,愿意额外给沈默默一笔钱,并且希望沈默默自动离开钱氏集团。

沈默默当然不会同意,熬了五年的沈默默怎么可能被眼前的一点儿蝇头小利所迷惑呢。

钱正祁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天沈默默也开始违背自己的意愿了,其实钱正祁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沈默默接下来会接二连三地违背他的意愿呢。

沈默默和钱正祁两个人争吵的内容的过程中都是非常的激动。

盛怒之下,主要就是当时脑子一热,什么都没有多想的钱正祁一下子就踩了油门。

一瞬间,沈默默真的是整个人都慌张了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钱正祁恨不得要和自己同归于尽,也不想要这个孩子。

紧急关头,沈默默为了保护钱正祁,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钱正祁,而自己也意料之中的流产了。

而也就是因为车祸这件事情,尤其是在车上的争吵,让沈默默意识到了一个小相当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不管是自己怎么对待钱正祁,也终究换不回来真心。

自己也绝对不能在这样傻兮兮地默默地等待了,什么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对于沈默默来说简直就像是开玩笑一样。

对于沈默默来书,等待钱正祁回头看看自己这件事情过于困难了,自己要为自己争取一些权益了,这也是后来沈默默主动更进一步、更加积极地去接触钱老夫人是起因。

也同样是车祸之后,钱老夫人调取了车子里面的录像,几乎听清楚了钱正祁说的每一句话。

正是因为钱正祁对果然然还抱有幻想,甚至还想着果然然回国之后结婚,钱老夫人才突然觉得追悔莫及。

原本钱老夫人以为五年的时间足够让钱正祁忘掉一个人了,但是现实显然不是,钱正祁似乎这五年来未曾忘记果然然。

所以钱老夫人单方面的要求果然然需要额外在国外多呆五年,但是这一次钱老夫人的禁令是否还能有效,就不得而知了。

果然然也不会是一个善罢甘休的人,当年被强行地送出国也是稀里糊涂的事情,要是能够重新选择的话,果然然势必是誓死不从的了。

在钱正祁和沈默默出了车祸的那天,钱老夫人在医院守了钱正祁一个晚上。

那一晚之后,钱老夫人终于认定了沈默默应该是钱家少夫人的合适人选了,并且要求两个人在沈默默的身体恢复之后最快的速度结婚。

钱家少夫人需要的是一位漂亮、大方、有能力的人,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安分守己,而这些特点沈默默恰好都有。

“你是见到了顾汉川嘛?”

钱老夫人似乎觉得气氛有些冷峻了,三个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种对过去的迷思之中.

到底钱正祁是自己的亲儿子,钱老夫人对于钱正祁的溺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自然是不舍得再多说重话了,顺便儿转移了一个话题,将大家的思绪拽回到现实。

沈默默倒是被钱老夫人的问题给吓到了,自己也才不过几个小时之前见过顾汉川,这几乎就是一转眼的功夫,钱老夫人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但是沈默默的惊讶也就是瞬间的惊讶,还是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满面的脸。

“是的呢,在来的路上,偶然间遇到的,顾少爷似乎是出了车祸,但是没有人员伤亡,问题不大!”

沈默默据实回答,但是心理面的吃惊程度则是巨大的。

最让沈默默担心的事情就是钱老夫人还对自己不放心,而钱老夫人刚刚的问题显然是对沈默默密切关注之后才可能会知道的事情。

难不成,钱老夫人对自己还是不放心?并且安置了人手一直就在自己周围查看自己,看来自己还需要更加的小心谨慎才好。

“默默啊,顾家和我们钱家是世交,正祁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处理不好一些关系,以后你嫁进来,这些事情就都需要操心才行了呢!”

钱老夫人说话的语气似乎是对沈默默的所作所为比较的满意,沈默默也的确是符合钱家少夫人的标准,为人处世都很是大方、圆滑。

“那是自然的了,需要我做的事情定然是竭尽所能了!”

沈默默立刻笑眯眯地点头应承了下来,脸色温和,语气温柔。钱正祁一听到顾汉川的名字脸色就变得铁青,似乎顾汉川是自己的仇人一样,沈默默和钱老夫人都是假装没有看见的了。

“我吃好了,还有一些文件需要处理,妈妈,你们继续用餐吧!”

钱正祁站起了身子,似乎完全不想理会钱老夫人和沈默默之间的对话,算是礼貌地和钱老夫人以及沈默默告辞了。

但是不等着钱老夫人挽留,钱正祁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顶楼的旋转餐厅。

钱老夫人只好是任由着钱正祁离开了,也不好在餐厅大声地阻拦,免得引来什么非议,钱老夫人到底还是比较宠溺自己的宝贝儿子的。

沈默默全程只是默默地笑着,但是看着钱正祁离去的背影,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悲伤情绪弥散开来。

这种情绪因何而来,沈默默并不知道,只能是默默地看着,不发一言。

“当时能够送走果然然,汉川也是帮了忙的,谁承想,正祁既然是怨恨到了现在,真的是不懂事!”

钱老夫人有点儿不高兴的语气和沈默默低声的抱怨道。

“正祁是念旧的人,为人善良,总是记挂着过于也未尝是一件坏事!但我会帮忙让正祁逐渐忘记一些不必要的过去!”

沈默默知道钱老夫人可以和自己抱怨钱正祁,但是自己可没有这个身份跟着钱老夫人一起抱怨,总是还要挑一些好听的话或者是避重就轻的话来说的了。

“还是你乖巧、听话,要不是这六年有你在身边儿呀,还不知道正祁要做多少错事呢!”

钱老夫人听着沈默默的话,倒是觉得心里面非常的舒服,连忙地和沈默默说道:

“你也要再多用一点儿心思,让正祁能够好好的待你!”

毕竟,钱老夫人也知道钱正祁对沈默默并没有那么的上心,总有一种沈默默和钱正祁本来没有缘分,但是全靠着自己硬捆绑到一起的感觉。

“我会的,请您放心!”

沈默默随即就和钱老夫人保证道,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们俩的事情,我就不多过问了,我也是一个开明的婆婆,只是在外人面前,你心理要清楚!”

钱老夫人也是非常的现实,沈默默也同样是现实的女人,这样也好,现实的并且聪明的人在一起反倒会比较的省时省力。

“我明白,我一定会做好钱家少夫人的,绝对不会做什么错事!”

“下午还有季度会议呢,你先下去休息吧,别再这儿耗精力了!”

钱老夫人对于沈默默的回答非常的满以,心满意足地和沈默默交代道。

“怎好让妈妈一个人在这儿用餐呢!”

沈默默连忙地回答道。

“下去休息吧,一会儿我约的客人也就上来了,不劳烦你照顾了!”

沈默默听到钱老夫人这样讲,才慢慢地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很是恭敬地和钱老夫人道别之后才一个人离开了顶层的旋转餐厅。

刚刚一从餐厅出来,沈默默的脸色就不那么的好了,甚至是心情变得非常的不好了。

最主要的问题是,钱老夫人刚刚问自己关于顾汉川的问题让沈默默察觉到自己身边儿竟然没有一个可以用得上的人,周围全部都是钱老夫人的人,或者就是钱正祁的人。

沈默默原本倒是也没有特别的在意,但是因为钱老夫人今天不经意之间地询问了顾汉川的事情,反倒是让沈默默警觉了起来。

要怎么培养自己的人脉呢?这件事情的确是让沈默默觉得有点儿头疼了,毕竟这件事情也非常的棘手,沈默默觉得自己要快速地处理好了。

一路踌躇着,沈默默回到了自己在钱氏集团的私人办公室,刚刚坐下,就有人敲门。

“怎么了?”

沈默默压住了心里面的不耐烦,尽可能平缓的语气问道。

“沈副董,集团的郭董事找您!”

秘书走进来客客气气地回答道。

“嗯?”

沈默默稍微的后仰了一下shen子,脑袋直接靠在了椅子上,大脑则是飞快的运转着。郭董事应该是陈昭显的朋友,这个时候,这个节骨眼儿来找自己,一定是要替陈昭显求情了哦。

沈默默才没有这个功夫搭理呢,现在除了钱老夫人亲自开口要求自己放陈昭显一马之外,其他人说的话,沈默默根本就不会往心里面去了。

况且,钱氏集团的内部规矩就是总部的董事是无权干涉分公司的事情的。谦安娱乐是钱氏集团的子公司,但是没有义务向总部集团的一位董事负责任。

“就说我这会儿正在和钱老夫人汇报解约罗生的事情呢,有什么事情要说的话,就请等到一会儿的会议之后吧!”

直接拒绝也不是沈默默为人处世的风格和态度,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情和下属有什么直接的不愉快。

但是间接地拒绝这样的事情可是沈默默最为擅长的了,给你一个台阶下,也很委婉但是不容质疑地表达了本人的态度。

“是!”

秘书立刻答应了下来走了出去,小声地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刚想着好好休息一下,沈默默包包里面的电话突然之间响起了来。

沈默默一共有两部手机,一部就是直接拿在手里面的,也就是公司办公的专用电话,处理一些业务伙伴儿之间事情的电话。

另外一部电话则是完全属于沈默默的私人电话,电话里面的通讯录中人非常的少,可是说这部手机里面的每一个人对于沈默默来说都是重要的人。

既然是包包里面的电话响了,那就自然是和自己有直接关系的人了.

沈默默连忙地拿出了手机,发现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嗯?”

沈默默倒是狐疑了一下,这是谁打电话给自己?推销的嘛?应该不会的吧!迟疑中什么嘛最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我是顾汉川!”

顾汉川在电话接起来的瞬间,就很是着急地自爆了家门,倒是让沈默默觉得非常的吃惊。

“哦,顾少爷,有何指教?”

听着顾汉川的语气,沈默默就猜到了顾汉川应该是又遇到了什么困难了,否则的话,顾汉川这么骄傲的人才不会给自己直接打电话呢。

“我在兰城的清苑,你方便过来接我吗?”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顾汉川还用如此直接的语气和沈默默讲话,沈默默这会儿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求谁办事情了呢。

没办法,有的时候骨子里就是傲慢的人就算是吃了生活的巴掌也依旧傲慢。

“顾少爷,清苑是什么地方,你我心知肚明,我需要带多少钱过去比较合适呢?”

沈默默对于顾汉川的话倒是也没有特别的介怀,不过就是同样用言语要搓一下顾汉川的锐气罢了。

“三千万!”

停顿了一分钟,顾汉川终于在电话那头小声的说道。

这句话的语气与刚刚说话的语气已经是判若两人了,看来也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了,这就属于典型的色厉内敛。

清苑属于兰城和棋城的相交地带,但是清苑实际上的属地已经是棋城了。

换句话说,顾家可以在兰城“威风凛凛”,但是到了棋城,可就是属于城头变换大王旗了。

顾家的势力可能也真的涵盖不到这个程度了,不过多多少少还是会给些面子的.

毕竟,棋城和兰城也是有很多业务上或者是生意上的往来的呢。

清苑是两城三地人尽皆知的酒店,也就是所谓的高端消费的场所了,几乎就是一条龙的服务。

顾汉川欠了三千万,对于顾汉川来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按照顾汉川的消费习惯,欠下三千万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