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完结版在线阅读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最新章节列表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小说简介

沈默默钱正祁是小说名字叫《亲爱的,我们分手吧》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落落,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她清楚钱正祁是花花公子的性格,从认识钱正祁的第一天开始,沈默默就知道。沈默默更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可以去和钱正祁吵架,她不敢,尤其是在自己即将成为钱家少夫人的情况下,她更加的没有胆气去争执。…

《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第五章 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 免费试读

“怎么?回到了听雨别墅都不见见我?”

钱正祁倒是大言不惭地问道,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的既视感。

去见你?

见你和那个你从酒吧带回来的女人翻云覆雨?

“家里阿姨说你有朋友要招待,我就没有贸然前去打扰!”

沈默默忍住了心里面的不悦,还是很得体的回答道。那是什么朋友,不过就是钱正祁从酒吧带回来的乱七八糟的女人,但是沈默默的措辞还是非常体面。

在沈默默的心理,其实自己和这些女人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钱正祁看着沈默默,还真的是不愧是沈默默呀,就连自己和其他人厮混这样的事情,沈默默居然都能赋予一个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确定要和我结婚?”

钱正祁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但是并没有看沈默默的眼睛,只是目视着茶几上的一个水晶杯,语气也恢复了往昔的冰冷。

“雨冉刚刚睡下,去书房吧!”

沈默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二楼,声音里面倒是听不出悲伤或是难过,只是一种类似谈判的语气。沈默默顺着钱正祁的目光,不自觉地再次的打量着钱正祁。

钱正祁的长相绝对可以称得上的小鲜肉级别的了,尽管棱角分明,但是也带着一丝被保护的很好的稚气。

在书房柔和灯光的映衬之下,钱正祁的颜值似乎又平白无故的增添了几分冷峻。单纯论颜值的话,沈默默想大部分的女生都会对钱正祁动心吧。

如果结合上钱正祁的家世背景,那对钱正祁动心的人简直就是向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胜数了。

“你看**什么?”

钱正祁不知道此刻沈默默内心正有着很多“龌龊”的想法,只是觉得沈默默一定又是在盘算什么事情,大声的质问道。

沈默默倒是没有什么迟疑,反正自己不久之后就要变成钱正祁的合法妻子了,再者说,两个人早就是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的。

说时迟那时快,沈默默突然猛地弯下了腰,双手撑在了沙发上,将钱正祁拢在了自己的怀里的感觉。

不等钱正祁反应,沈默默稳准狠的将自己的樱桃小嘴送到了钱正祁的面前,顺势双手捧住了钱正祁的脸,攫取着沈默默想要的一种狂欢和**。

钱正祁自然是万分抵抗,对于沈默默,钱正祁觉得自己完全是不了解对方,对方就像是影子一样的如影随形,让钱正祁手足无措。

但是无论是钱正祁如何的抵抗,沈默默似乎和钱正祁已经融为一体了,双手游刃有余地解开了钱正祁衬衫的扣子。

“如果我在结婚之前顺利怀孕,或许我愿意不和你结婚!”

坐在钱正祁身上的沈默默敏锐地察觉到了钱正祁身体的异动,一只手扣住了钱正祁的腰带,一只手托着钱正祁的下巴,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就是魔鬼,你走开!你今天不会得逞的!”

钱正祁此刻就像是受到了牛盲侮辱的小媳妇一样,脸瞬间就涨的通红,身体极度扭曲的蠕动着,想要将沈默默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嘴上说着不要,但是奈何身体非常的诚实。

“正祁,我们在一起六年了,如果你真的不想娶我的话,那就让我拥有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吧!这也是礼物啊!”

沈默默万分温柔的语气,不过也只是想要稳住钱正祁罢了。

结婚,沈默默自然是要结定了的,但是孩子,沈默默自然也是心心念念的。

况且,实际上沈默默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让钱正祁没有了力气,完全沉浸在了温柔乡里面。

对于钱正祁的身体敏感度,沈默默绝对有着相当强的话语权,她最清楚如何能够让钱正祁舒舒服服的享受一场精神和身体的盛宴。

不过,沈默默心里面实际上却非常的鄙视自己,此刻的自己放荡的和在夜场里面的公主又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刚刚钱正祁还和其他人在自己的楼下云雨,现在自己不也是正做着刚刚自己万分厌恶的事情嘛?

“啊!”

钱正祁突然按住了沈默默的双手,将沈默默的双手直接困在了沈默默的身后,不等沈默默反应,钱正祁就直接变被动为主动了。

“干嘛?下来!”

沈默默觉得钱正祁似乎变成了一个开疆扩土的王者一般,想要劫掠走自己身上的每一寸领土。张爱玲说过,婚姻就是长期的卖shen。

结婚呢,无外乎因为有了一纸婚约,一切都变得体面一些罢了。

沈默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读张爱玲的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相似的青少年经历,沈默默向来赞许张爱玲的看法。

书房很快弥撒开来了一种疯狂之后的肉体的血腥,满地的玻璃渣中混杂着两个人的衣物,其间也带着汗水的味道。

沈默默半依偎在钱正祁的怀里,搂着钱正祁的腰,六块腹肌不管到什么时候都非常的吸引人。

“正祁,其实我是真的爱你,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沈默默温柔地满是撒娇的语气和钱正祁说道。

钱正祁正摸索着从沙发床的一角拎起来了自己的西服裤子,从裤子的口袋里面翻出来了一盒万宝路香烟,刚刚把烟点上,沈默默却直接地接了过去率先地抽了一口。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钱正祁目瞪口呆的看着沈默默,沈默默抽烟的姿势实在是过于娴熟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无聊的抽一支啊!”

沈默默笑着回应道,语气云淡风轻。

“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和我结婚?”

钱正祁自然是知道沈默默口中哪些心情不好的时候是指什么时候,木然地看着沈默默,又自顾自的重新拿出来了一支烟,一边儿点上,一边儿问道。

“不然呢?”

沈默默微微仰起头,看着钱正祁,笑嘻嘻地说道。

“好吧!”

钱正祁思忖了一下,在看看自己以及地上一片狼藉,钱正祁似乎没有什么资格评价什么样的爱情是真正的爱情,只好是无奈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赞同,同时也是一种嘲讽。

沈默默对于钱正祁的反应不知可否,但是心里面却是在隐隐作痛,自己到底是哪一点做的不够好,总是要被钱正祁这样的否定。

坦白说,大多数的时候,钱正祁安全不能理解沈默默,不知道沈默默到底想的是什么。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两个人彼此的不理解,因为沈默默也完全不了解钱正祁,不知道到底钱正祁想要一位什么样的妻子呢。

沈默默觉得只要钱正祁真正的列出这个标准,沈默默是可以像一个完美的演员一样出演这场婚姻大戏。

只是两个人都是非常要强的人,两个人也都是那种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种。

就算是所谓的容忍也都是带着一连串的附加条件,并不是出于本心的善意。

“我回楼上休息了,你可以去次卧!”

沈默默抽完了手头上的这支烟之后,很是干净利落的站了起来。只是简单地随意从地上捡起来了一件衣服,然后穿在了自己的身上,曼妙的身材在卧室灯光的映衬下显得风姿绰约。

钱正祁只是怔怔地盯着眼前的沈默默,但是沈默默全程都没有回头,穿好了衣服之后甩下来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一个人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去。

推门准备出去的时候,沈默默还是稍微地停顿了一下,或许也没有停下,钱正祁看到的就是一个潇洒离开的背影。

钱正祁本想着说点儿什么的,但是根本沈默默就没有给钱正祁可以反应的时间,沈默默就已经推门走了出去。卧室里就只留下了一个全身都是干干净净的钱正祁木木、呆呆地躺在沙发床上了。

这一刻,钱正祁甚至是都不知道,刚刚两个人到底是谁睡了谁?

怎么感觉,自己才是那个被吃干抹净的人呢!

沈默默光着脚,并没有穿拖鞋,一路踩着光洁无瑕的大理石地板像是芭蕾**一样地回到了走廊尽头自己的主卧室。

什么都不去想,沈默默第一时间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迅速地去洗了个热水澡。

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浴缸里面,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浴缸里面沸腾腾地水在身下肆意妄为地流动着。

热水的雾气迅速铺满了整个浴室,热气扑面而来,似乎可以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全部都吞噬掉。

沈默默爱钱正祁嘛?

沈默默自己都不知道!

目前,沈默默唯一能够确认的事情就是沈默默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嫁给钱正祁。

但是,实际上钱正祁说的也没有错,因为自己更想嫁给的人是钱家的少爷,至于这位少爷到底是谁,对于沈默默来说或许是无所谓的事情。

六年前,沈默默从硕士院校顺利毕业,研究生毕业之后的沈默默觉得自己意气风发,马上就能够大展拳脚了。

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是狠狠地扇了沈默默一个耳光,差一点儿就让沈默默一蹶不振了。

沈默默的家世背景并不清白,父亲曾经因为寻衅滋事以及过失伤人曾经被判入狱十年,也正因为如此,沈默默是在单亲的家庭长大了,但是父亲的灾难竟然没有在十年之前停止。

毕业后的沈默默一心想要进入自己心仪的单位,但是因为父亲作为直系亲属的关系,沈默默的政审始终都是不合格的了。

沈默默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要始终背负着这份耻辱,挣扎了一年之后,沈默默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以偿的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国企。

那一年对于沈默默来说都是浑浑噩噩的,但是接着考了两次试之后,沈默默放弃了想要进入体制内部的想法。

毕竟母亲一个人供自己念书这么多年已经是很辛苦了,原本不富裕的家庭为了供自己念书真的是捉襟见肘了。

一切终究都是虚无,就算是学了那么多的哲学、文学、历史,沈默默也依旧没办法解决好现实的问题。

毕业的那一年后,沈默默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钱,才是可以解决一切的最终途径。

而老天爷偏偏喜欢和自己开玩笑,当沈默默终于决定放弃体制的时候,母亲却又查出来了癌症。

还很年轻、刚刚步入社会的沈默默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为了在最快的时间之内赚足医药费,沈默默只好先选择保守治疗,靠着家族里面比较心善的亲戚救济一段儿时间。

沈默默衡量利弊之后最后决定去一家私企,重新开始找工作的沈默默只有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就是薪资待遇。

某呼上有一句话,如果月薪百万,那么公司的方向就是我生命的意义。

钱氏集团对于沈默默来说就是这样的公司,凭借着自己的学历背景以及国人的能力,沈默默顺利地进入了钱氏集团。

进入钱氏集团后,沈默默开始疯了一样的工作,完全不知道辛苦是什么。

尤其是为了得到私人助理的职位,沈默默真的是花费了很大的精力,终于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沈默默在工作半年之后PK掉了一众的竞争者,如愿地进入了钱氏集团的秘书室。

也正是因为进入了秘书说,沈默默才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钱正祁的私人助理。在做钱正祁私人秘书的那段儿时间让沈默默得以亲眼看到那个她完全不知道也未曾设想过的世界。

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渴望之门一旦打开,就再也无法轻易的关闭了。

因为有了至少足够治疗的钱,妈妈的病基本算是有了很好的控制。

但是最终可怜的沈默默的母亲还是没有办法熬过天意,在第二年结尾的时候,唯一的亲人,沈默默的母亲还是不幸过世了。

去灵堂的路上,只有沈默默一个人,从殡仪馆离开的时候,就只剩下了沈默默以及手里木的骨灰盒。

在为母亲的身体奔波的那两年,让沈默默算是彻底的见识过了人情的冷暖,有的时候长大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情。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促使他长大的事情是因为父亲的重病,让他早早的见识了世态炎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