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高彧清宁婉茹的小说 高彧清宁婉茹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鉴宝神婿高彧清》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高彧清宁婉茹的小说叫做《鉴宝神婿高彧清》,本小说的作者是举世问苍天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的故事在大街小巷早就传遍了,成了闲聊的笑柄。年前,宁贵阁老主人宁百涛做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鉴宝神婿高彧清》 第2章 鉴宝灵眼 免费试读

高彧清精神恍惚不晓得走了多长时间,走到一个郊外悬崖上,对着狂风骤雨嚎啕道:“为什么都看不起我,为什么?”

轰的一声,忽然间一条猛烈电光咔嚓劈在他的脑袋上,高彧清胸口的一块古玉蹦的一下炸裂开来,夹带众多电花疏忽曲折流动,顺着他的手脚霸道流窜,居然化成了一个玄奥的太极八卦图。

许多各式各样的奇闻密录,众多的记忆涌入他的脑中,各个时代的古董,古画鉴定……鉴宝灵眼,内劲修炼,治病、辟邪、驱魔、秘术,兵法,武功,风水,算命,以及掌控轮回因果,命运。

这一股庞大的记忆是玉佩中的,高家乃天命太初一派灵眼仙师的祖传之物,拥有《风水推演太极秘法》,开启灵眼玄奥无比,一双灵眼上可观天地规律,俯视芸芸众生,命途运转一看既破,是天命八派之中最神秘莫测的存在,被称作“仙人灵眼。”

也由于太过强悍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忌惮,高家一百年前就被人暗下诅咒,高家后代一出生就会断绝灵性,智力低下,二十岁以后命运多舛,永世活不过六十岁,灵眼一派从此欲横。

最后一任灵眼仙师祖上高见仙不愿受此宿命,临终之际借用万年难遇的十二天星相连之力,以寿命作代价,调用天地灵气,将一生所学之精妙灌入自己魂魄在玉佩中强制流传下来,想要后代提取之后破除诅咒使高家重回巅峰。

“除!”

高彧清陡然眼睛略微一动,手自动做出了一个记忆中的手势,双眼中阴阳太极法阵玄奥流转,一钟强横到极致的威慑力在脑中轰然爆发开区,魂魄猛然注入灵力,他的双眸急骤从木讷变得精光直冒,黑色瞳孔周围一波虚幻金光快速运转稍纵即逝,他整体上的气场也从愚笨痴傻转变的深邃睿智起来。

时光飞逝,新的灵眼仙师即将出世。

原来祖先竟是如此非同凡响。

他顶着风雨放声一笑,获得强大后的气场骤然展开,霸气十足的扭头往城中行去。

……

当全身污水破破烂烂的高彧清返回沪海之时,立即引动了街上的过客们嬉笑讽刺。

“这神经病是掉到了臭水沟?”

“我那个去,这是干了什么坏事,被雷劈了啊。”

“你看他像不像犀利哥?还挺拉风的,这造型我打八分。”

“仔啊,你不好好读书,将来就和他一样,穿的和个乞丐一样。”

一个胖妇人牵着一个娃子轻蔑的手指高彧清讥讽道:“一个永远都是**丝的废物。”

高彧清脸色平淡,这时他的双耳似乎灵敏了许多的感觉,周围一百米的声音都尽收耳底,以至于连轻柔的雨点,都是一清二楚。

可是他的内心已经稳如磐石,完全无视嘲笑,那些人不过有眼无珠,以后也和自己不会有太大的交集。

“小心!”

刹那间。

不远处一阵急刹车声,一个飞速的酒红色保时捷汽车朝着他疾驰而来。

急刹并未奏效,车子携着势不可挡的动力径直往正当过路的胖妇人母子冲了过去。

高彧清瞳孔陡然一缩,手掌下意识做出一个结印,登时小腹涌现一团气劲注入腿部。

咻,他骤然一个灵跃跳出居然走出八九米,在千钧一发之际搂住母子两人与车头擦肩错过。

汽车发出磨耳急刹声直挺挺冲撞到了路边电线杆,泄出一缕黑烟,而电线杆**的电路开始噼啪冒着火花。

“这下完了!”

忽然一个路人失魂落魄的指着车子漏出的汽油道:“快跑啊,要爆炸了。”

此刻,汽油越漏越多,危机瞬息将至。

车内一个靓丽女孩死命想推开车门,可是车门已经卡死绝无可能推开,满脸惊恐呼喊道:“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我们快去救人。”

“这还能救?看着就要爆炸了,还不快跑。”

“说的对,快跑吧,救不了了!”每一个路人都是诚惶诚恐的逃散开去。

高彧清瞬息万变之际挺身而出,疾步踏上冒烟滚烫的车头,这时火舌已经由轮轴渐渐焚烧起来,车内人只在命悬一线。

“起爆!”

他呼号一声,经脉中的气劲涌入双手,他双臂交错举过头顶,陡然奋力往下一砸。

咚!

双手砸到结实的挡风玻璃刹那,双掌爆发一股气劲果断将前排玻璃砸的碎开,飞射而出的碎渣割破他的双手血流不止。

高彧清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势,一手擒住车中女子的肩头奋力拽了出来,抗上肩背就疾跑离去。

轰隆一声乍响,热浪倾泻而出,背后的汽车燃起了熊熊烈火。

四周的路人都瞠目结舌!

这人居然不惧生死从燃烧的汽车中救出伤员。

“太感谢你了。”那女子也惊魂未定,小脸泛白颤颤巍巍,定了定神颤抖说道。

“你是卢以沫小姐?”

瞧见是她,高彧清心头一动,居然碰见了她?

自己拼死救出的人便是沪海大名鼎鼎的飞跃传媒的知名台柱明星。

卢以沫在沪海名气不错,人美,温婉,小家碧玉,各类通告应接不暇的当红人物。

高彧清以前看过她在广告牌上的宣传照片,冷艳美人,身姿完美,并且这种气质是让男人深为心动的纯情,喜不自胜拜倒在她的裙下。

卢以沫十二岁开始拍摄商业广告,因为长相甜美,快速红火,还发布过许多流行歌曲,参演了几部青春剧。

卢以沫平复了凌乱的思绪,看了看高彧清,美眸微微一颤道:“你手……”

这时候高彧清才留意到,他的手被碎玻璃割破正泊泊流血,随意在身上擦拭一下道:“不碍事。”

“你救了我的命,我要好好感谢你。”

原本十分感激的卢以沫观察到高彧清的形象,眉眼略微流露出一抹失望,说道:“请问你是在什么公司做事呢?”

“我是古董坊混生活的。”

高彧清端详了一下卢以沫,略有惊叹,当年拍果汁广告的卢以沫扎着双马尾,纯情无比的样子还记忆犹新。

没料到如今一袭商务装看起来精明强干,清澈如水的双眸,细长的柳叶眉,浓密修长的睫毛,略微的颤抖,白玉无垢的肌肤印出淡抹粉黛,轻薄的唇瓣婉茹桃花花瓣娇艳诱人,不过却是多了几分红尘的妩媚,不太和谐。

“原来是个街上摆摊的。”

卢以沫内心立刻浮现出轻蔑,脸上流露出看乞丐一般的鄙夷,说道:“那这样吧,你救了我的命,我想办法给你安置一个差事,我是飞跃传媒的签约艺人,晓得飞跃传媒总裁吧,沪海第一富豪,万象房产的少爷林跃龙。”

“是吗,挺好的,听说你们已经要结婚了?”

“没,这事你不需要知道!”

卢以沫对于高彧清的询问感到一些不悦与厌恶,说道:“公司的事情我也可以做主,他也反对不了。”

“哇,真不错!”

高彧清答复的有些漫不经心,自从接收了传承之后,他的阅历已经超凡入圣,从前的一些事物完全在他内心波动都掀不起一点点。

“就这么决定了,你去我那公司管理物品吧,轻松活,月薪五千块,不错吧,比起你摆摊子要好多了吧。”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现在就感觉挺不错的。”高彧清平淡一笑礼貌拒绝。

卢以沫微微蹙眉道:“你一个摆摊子的,这个时候就不要好面子了,这没有意义。”

“真不需要,我感觉还行,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高彧清又一次礼貌的回绝,并说道:“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送我回去?你有车子吗?”

卢以沫略带轻蔑的瞅了眼高彧清,拿出手里的包包张扬道:“日常我都不坐价格低于三十万的车,还比不上我一款**包包呢。”

高彧清对此毫无兴趣,恬淡一笑道:“我的确没有车子,我走了。”

“我还是打的吧,这汽车是公司的,出了事故会有公司的人来解决。”

卢以沫从贵重的LV包包中取出一片名片交给高彧清道:“这是我助手的联系方式,你也给个联系方式吧,你救我一命一定是要回报的。”

“不用了!”

“留个电话吧,这时候我出车祸的事情肯定流传网络了,也许之后还需要你出面解释一下,要不然又是一个桃色新闻。”卢以沫乏味的说道。

“这样啊,行,我的号码是137XXXXXXX!”

高彧清即使不太知晓传媒行业的内幕,不过也不想给卢以沫添麻烦,只是帮忙解释一下没有什么。

卢以沫随意记好号码之后,拦下一辆出租车忽然想起什么,从包包里掏出一叠钞票说道:“你也没什么钱,这是三千块,去医院看看医生,有事情可以打电话,我让助手帮你。”

“不必了,这是小伤!”

“拿去用吧,还可以买点好看的衣服。”卢以沫眼光显露出一抹嘲弄,把钱直接递给高彧清就上车开走了。

高彧清瞧了两眼依然呆呆杵在路上,想要离去又不犹豫不决的胖母女。

他走上前抚摸孩子的小脑袋把钱交给了孩子,开口道:“记住,好好学习是没错的,但还要学会帮助他人,叔叔请你吃东西。”

那胖妇人含着泪光嗫嚅了片刻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朝着高彧清的离去的身影躬身鞠了一躬,感动的啜泣道:“谢谢恩人!”

这时高彧清电话响了,拿出陈旧的砖头机,是一串眼熟的号码……她怎会打电话给我?